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杀意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杀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二更送到,求红票!!!)

秦城等人饭吃到一半,跑堂伙计借着端酒的借口又跑了过来,他将酒放到案几上,对秦城道:“将军,消息传回来了,上面的人一拨来自南边,一拨来自北边。”

一拨来自南边,一拨来自北边,不用说,就这两个条件,已经足以将其划入秦城和跑堂伙计所说的“猎物”范围之内了。

“人手准备好了?”秦城喝了口酒,问道。

“大伙儿都准备好了,就等将军一声令下。”跑堂伙计正色道。

“封住大门口和窗外通道,其他人跟我上去会会这些人,动静小些。”秦城本来还想说疏散群众,想想如此做恐怕还不等这些群众跑出门,猎物便跑了,也就作罢,只想待会儿尽量将这些人控制住。

秦城提着酒壶站起身,对白馨歆和小蓉儿道:“你们就留在这里,不要胡乱走动。”

“嗯!”白馨歆脸色肃然点点头。

随着秦城站起身,三个跑堂伙计面无表情走了过来,到了白馨歆和小蓉儿周边不同方位,做出或摆放餐具或擦拭案桌的样子,将她们俩护在中间。小蓉儿看到站过来的这些人,即便不明白具体的事,也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会很有趣,她看着秦城,和白馨歆同时开口道:“将军小心。”

秦城向他们微微一笑,便以一副很随意的样子向楼梯走去。

先前那个跑堂伙计向几个在柜台边的伙计示意了一下,在秦城上楼之后,先先后后也装作各种目的,向楼上行去。

就在秦城上了楼,向阳春阁走去的时候,一楼大堂内突然响起一声突兀而刺耳的口哨声!

如同野狼骤啸,瞬间就吸引了一大部分人的注意!

变故来得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不好!”秦城心喊一声,知晓这定然是阳春阁中之人的同伴在向他们示警,当下展开身形向阳春阁冲去!

几个跟着秦城上楼的跑堂伙计,听到这声口哨,即便是再笨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就不用再掩饰什么,跑开手中的托盘水壶等物,抽出袖中短刀,跟着秦城一起冲上楼!

那先前坐在角落吃饭,中间注意到秦城和跑堂伙计略显不正常交谈的一名陈由手下眼线,在看到秦城等人向楼上阳春阁行去之后,知道不好,立马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出声示警,一声口哨吹完,他便扑向白馨歆和小蓉儿!

不管二楼的情况如何,要是控制住了这两女,这名眼线知道,一定会有很大的作用。所以即便知道白馨歆和小蓉儿周边有三个“跑堂伙计”护着,他也必须试上一试!

这名眼线呼喝一声,抽出袖中短刀,便扑了出来,动作干脆利落,速度极快,看得出来身手不凡。

他快,方才听到他吹口哨的三名跑堂伙计比他更快,其中离他稍近的一人已经向他冲了过来,短刀瞬间就到了他眼前!

而另外两名“跑堂伙计”则是靠近白馨歆和小蓉儿,将他们紧紧护住,以防还有人对她们进行伤害性行动。

……

秦城刚冲出没几步,眼看就要到了阳春阁门前,那门“轰”的一下从里面被震飞出来,秦城急忙刹车稳住身影,就见两个人一先一后提着短刀从里面冲了出来。

那两个提刀刀客看到秦城,二话不说手中短刀便向他招呼过来,同时大喝:“滚开!”

几乎是同时,雅间破窗的声音传来,不消说也知道有人已经从窗户跳了出去。

秦城稳住身形之后,手中酒壶就朝奔出雅间的刀客脸上砸了出去!

因为双方已然离得太近,所以最先一刀向秦城挥来并且呼喝了一声的刀客立马悲剧,虽说成功挡住了酒壶,将酒壶击碎,但却挡不住酒壶中的酒飞溅出来溅在他脸上。水花散在刀客脸上,让他的视线有了一个短暂受阻的时间,而就是这个短暂的时间,让他丧了命!

秦城闪身避过刀客胡乱劈斩出来的一刀,同时身形前移,已经抽出的随身携带的短刀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流畅的滑过那名刀客的脖子!

短刀滑过这名刀客的脖子之后,秦城顺势将他还未软下去的身体拖甩出去,撞到另一名刀客身上,随后果断一脚踹出,将其连人带尸震开,然后自己就闪身进了雅间。

雅间里空荡荡的,临街的窗户已经破开,残破的窗纸在灯火中无力的摆动着。

秦城没有停留,短刀横在身前,从窗口跃了出去!

在秦城跃出窗口的时候,陈由正在和秦城布置在窗外街上的人缠斗。他本来以为人多的地方方便隐匿行踪,但是谁能想到他选地方的时候偏偏选到了秦城的地盘,如今境遇狼狈,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跳出窗户的正是陈由和匈奴特使以及他的护卫,那两个从雅间正面出去的刀客就是为他们打掩护的,而因为飘香楼的剑客军士也有限,这会儿更是分散在各处,所以在这里拦截陈由他们的实际只有四个人。

陈由功夫不怎么样,其实他擅长的不是搏命而是跑路,在淮南八公中他都是跑得最快的一个,要知道淮南八公中可是有雷被这样超一流剑客存在,由此可见陈由即便是别的本事没有,仅是这跑路的本事都足以独树一帜了。

陈由武艺不怎么样,但是和他一起跳窗的匈奴特使和他的护卫武艺就很精湛了,基本属于千百人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因而仅是一个照面,拦截他们的四人便有两个被他们砍翻在地,还有一个也挨了刀,被逼的退开了好几步。

秦城从窗口跳下,一刀直接就向匈奴特使护卫的后背斩去!

那护卫觉察到身后的动静,忙转身挥刀来挡,两者的短刀相撞到一起,因为秦城借着下坠的趋势,力道大上不少,一刀就将那护卫劈斩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您快走,我来挡住他!”护卫头也不会喊了一句,显然是争对匈奴特使的,然后再次挥刀向秦城斩来!

一个照面的时间,又有一名飘香楼“伙计”被打趴在地,匈奴特使回头看了护卫一眼,一刀将正在和陈由缠斗的飘香楼“伙计”砍翻,喊了一声“分头跑”便头也不会跑了出去!

陈由来不及说什么,也知道这时不是多说的时候,转身就想跑,不料前脚刚迈出去,后脚怎么都跟不上去,身体一下失去平衡,便一头栽倒在地,回头一看,却是先前一名被砍翻在地的“伙计”正满手是血的抱着他的后腿!

“松开!”陈由大急,没被抱住的那只脚狠狠踹在那“伙计”的脑袋上,按说这“伙计”本就受了极重的伤,脑袋上再被狠狠踹上一脚,应当是扛不住了才对,可是这“伙计”偏偏死死抱着陈由的小腿,脑袋也用力贴在陈由的小腿上,无论陈由怎么用力踹,就是不松开!

“你娘咧,你倒是松开啊!”陈由看了一眼正在和秦城拼命缠斗的护卫一眼,看出那护卫已经落在了下风,更是心急如焚,奈何这几脚脚踹下去,那抱着他小腿的“伙计”已经鲜血流满了整个脑袋,偏偏就是死死拽着他的腿不松开,他如同一根钳子一般掐在那里,硬的很。

踹了好几脚之后,急得都想哭出来的陈由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握着一把刀,于是他骂了一句“狗日的”,挥刀便将这名“伙计”的双手斩断!

没了双手的“伙计”终于抱不住陈由的小腿,被陈由轻易踹到一边,躺在地上没了气,一双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好似在盯着陈由一般。

陈由被这个“伙计”死人的眼神吓得心脏猛地跳动了好几下,站起身的时候朝早已经没了意识的“伙计”吐了口口水,转身就跑,嘴里不忘骂道:“妈-的,跟茅厕的石头一个德性,又臭又硬!”

秦城接连劈斩好几刀,没有任何花招,只有霸道的力道,将面前的匈奴人震的连连后退,他微眯的双眼开始变得猩红,浑身的戾气使得短刀挥出一刀比一刀狠。

终于,匈奴护卫承受不住秦城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已经发麻到没有知觉的手臂一个不小心,短刀便脱手而出。秦城趁势一个大进步,短刀狠狠-插-进匈奴护卫的胸膛,然后迅速在里面搅动两下,一脚踹在正在死亡的匈奴护卫小腹,接着反力将长刀抽了出来,带出的鲜血喷到秦城脸上,将他的脸色染得如同眼眸一般猩红!

此时,陈由正跑出不到十丈,秦城没喊没喝,事实上在他杀气鼎盛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安静的,只有手中的刀越来越狠。他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几名“伙计”,迈开步子便追着陈由而去!

陈由奔出十几丈,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好看到一脸鲜血的秦城提着滴血短刀跟了上来,又苦又恼的陈由没半点儿儒士风度的骂了一句,拼尽了吃奶的力气向南城门的方向跑去。

夜晚的乾桑街道,两个提刀的亡命之徒,开始上演一场生死追逐的血腥游戏。

前番被“惊雷”刺杀,差点儿没命的秦城,盯着陈由这个跟“惊雷”绝对撇不清关系的卖国贼,脚步奔驰如飞,手中血刀轻吟,心中杀意滔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