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该死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该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从矮墙后探出头来吓到陈由的不是别人,正是秦城。他方才并没有被陈由甩开多远,因为陈由手下那两名刀客起到的作用实在是低微,所以在陈由穿过一条小巷,跃过一道矮墙便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秦城其实已经悄悄跟了上来。

陈由惊诧之下抽身就走,秦城怎会让他得逞,在陈由动身的时候,秦城已经从矮墙上跃了下来,一脚便踹在陈由后背,将他踹成了一副狗吃屎的模样摔在地上。

一击得手,秦城便是得势不饶人,趁势而上,就要将陈由拿下。

可陈由也不是吃干饭的,尤其是手中还握着一把短刀,方才他被秦城吓到之后抽身就跑,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秦城,完全是惊魂未定下的下意识反应。这会儿虽说被秦城一脚踹倒吃了点苦头,但总算让他方才被吓飞出去的魂儿又回到了身体里。

陈由借势在地上一个翻滚,站起身的同时,短刀连连挥出,将试图近身的秦城逼退。

秦城退后两步,便站在原地,一时也没有再立即进攻,他冷冷的看着陈由,没有说话,但是他看死人一般的眼神还是让陈由从心底里感到一阵发毛。

陈由这时候也不敢再转身逃跑,将后背交给秦城,他提着短刀,看着秦城,惊魂稍定的他一时也没有立马进攻。

一时间,两人就在昏暗的小巷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只不过两人通红的眼睛绝对跟含情脉脉扯不上半点儿关系,彼此之前更没有暗送秋波,有的只是深深的杀意与深深的忌惮。

秦城的左手臂衣服被鲜血染透,不停往外冒的血顺着他的手臂一滴一滴落下地面。这是他先前为了不被陈由甩掉快速解决两名刀客所付出的代价。

看到秦城滴血的手臂,陈由的脸色反而更难看了些。

场面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在两人沉默对视的时候,小巷边一户人家二楼的木质窗户悄然打开,随着“吱呀”一声,一个头发有些蓬乱的俏脸从窗口伸了出来,或许是被方才的突兀响动吸引,这张美艳少妇的脸好奇的在小巷中搜寻着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然而不巧的是,她看到的偏偏是秦城和陈由这一对摆开拼命架势的对头,如果说这位深闺少妇起先看到秦城和陈由这两人的时候心中还有一丝看热闹的好奇,那么当她看清楚陈由手中握着的短刀之后,这丝好奇立马消失不见。

“碰!”的一声,这位惊鸿一瞥的少妇果断关上了方才轻轻打开的窗户。

秦城和陈由自始至终都没有被这位少妇分散一点注意力,生死攸关时候在保命面前任何东西都是浮云,但是当少妇猛然一声关上窗户的时候,陈由大喝一声,为自己壮了一下胆,便举刀向秦城砍来!

秦城徒手,面对陈由的短刀砍杀,浑然不惧,不退反进,毫无畏惧迎了上去,一时间刀光剑影,“呼呼”声不绝于耳,双方缠斗到了一起。

不得不说,人在极度危险的时候所能爆发出来的巨大能量确实不是能用正常标准来衡量的,陈由本身武艺并不如何精湛,但是此刻一劈一斩之下,气势却是不凡,其力道和速度都有了不正常的大幅度提高,看起来倒像是个搏命的好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在速度和力道兼备的时候,这人便是高手。要是此时陈由挥刀再有一些准确度的话,那便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不过可惜,力道和速度可以借助生命潜能的爆发满足,但是准确性,没有长年累月的训练,凭空是出不来的。

面对陈由狂风暴雨的进攻,秦城不急不躁,进退有序,出手有节,虽然没有一照面便擒住陈由,却也是游刃有余。

一交上手便面沉如水的秦城,没几个回合心中便对陈由的水平了然于胸。虽然陈由潜能大爆发,但是一招一式之间身体防御的空门还是不可避免的暴露出来,秦城看准时机,一手将陈由挥过来的短刀拍开,同时一脚踢在陈由的膝盖上,使其身体失去平衡,单膝跪倒在地。

下盘被秦城袭击,陈由忙回刀来斩秦城。秦城上前一步,将陈由握刀的手腕架住,狠狠一扭,短刀便在陈由的惨叫声中应声落地。

此时陈由也算是发了狠,手腕被折,也顾不上疼痛,脑袋照着秦城的下体便狠狠撞去!

这一招极为阴险,秦城也没想到情急之下陈由会来这么一招,当下只得抽身回撤。还好秦城闪的快,这才保住了自己的命-根子。不过陈由可就惨了,因为用力过猛,惯性太大,没撞着秦城,身体狠狠向地面栽去!

只听见“碰”的一声,陈由的脑袋便与青石板来了个亲密接触,响动之大,连秦城都忍不住心头一颤。定眼一看,只见陈由已经是头破血流!

在战场上秦城可没有慈悲之心,心头颤动过后,秦城便又要上前去,意图彻底制住陈由。

但是这次秦城小瞧了陈由。

方才那一撞虽然使得陈由额头破了一大块,就差没有**迸射,但是这一下下去,也使得陈由有了再次捡起短刀的机会。

秦城近身之后,陈由猛然握刀斩来,几乎是贴着地面,这一下下去要斩得实了,怕是要将秦城的小腿齐根斩断!

“操!”秦城骂了一声,千钧一发之际身体一跃,就从陈由头顶跃过,落到了陈由身后。

尚不等秦城有什么动作,陈由也不起身,便半跪在地上回身又是一刀斩来,刀法和方才如出一辙!

这次秦城有了防备,一个连环后退前进步,在避过陈由这一刀的同时,一脚狠狠踹在陈由胸口,只听见“咔嚓”一声,陈由的身体倒飞出去一两丈,一口鲜血喷出,怕是肋骨断了好几根!

“咳咳!”陈由卷缩在冰冷的青石板上一阵剧烈咳嗽,地面上不多时便多了几摊鲜血,在暗淡的灯火映照下,显得格外妖异。

这个时候,秦城没有再立即动手,而是冷冷的看着陈由。

咳嗽完,陈由以短刀支撑着身体站起身,只是肋骨断了好几根的他身体再也无法站的笔直,身体弯曲着,夜灯拉长他的身影,显得格外扭曲。

陈由看着几步之外的秦城,竟然咧开嘴笑了一下,笑着笑着,他声音越来越大,浑然不顾如此牵扯到伤口的疼痛,到最后,陈由恶狠狠盯着秦城,嘶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狠,为什么你一定要杀我?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甚至是不惜背着伤也要来追我?为什么?!”

秦城冷笑一声,道:“你也配问我为什么?如你这种人,汉人人人得而诛之!我不杀你杀谁?”

“狗屁!”陈由渗血的嘴嘶吼一声,倒像是极为愤怒,“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如此辱骂与我?汉人为何就要杀我,我也是汉人!”

“你也是汉人?”秦城冷笑道,“你也记得自己的祖宗是汉人?我原本以为你早已经忘记了!”

“你……你要杀便杀,何必如此羞辱与我?”陈由吼道。

“羞辱你?不,我没那个心情。对于卖国贼,我从来都没有羞辱你们的心情,你们只配死在我手里。”秦城冷道,“事实上,若不是我愿意,你们连死在我手上的资格都没有。”

秦城说到这里,陈由猛然嘶吼一声,举刀就向秦城斩来,他或许是真的愤怒难当了!

秦城轻松让过陈由的短刀,双手探出,抓住陈由握刀的左手狠狠一折,将他的左手手腕也折断,顺势将短刀抢过,而后又是一脚狠狠踹在陈由胸口,将其踹飞出去!

陈由身体撞在小巷边的墙上,而后又重重摔在地上。

这回,陈由身体卷缩的幅度更大,咳嗽的更加剧烈,吐出的血更多。消停下来的时候,陈由好不容易靠在墙上,虚弱的看着秦城,除却眼神依旧恶毒之外,再不能做其他事情。

秦城走到陈由面前蹲下,短刀架在他脖子上,笑了一声,冷冷道:“跟匈奴人勾结,残害自己的同族,你说你该不该死?”

陈由的嘴中不停的往外冒着血泡,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咕噜咕噜”的声响。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今天借助了匈奴人的势力,他日大业有成了再灭了他们便是,对不对?”秦城看着陈由,道。

陈由不能说话,但是秦城能从他的眼神中看懂他的意思。于是秦城继续道:“所以你更该死,因为你们连基本的道德都没有,你们已经不配成为一个汉人,还妄想在大汉的国土上统治大汉的百姓?

你还记得先前在飘香楼外面抱着你的小腿而被你斩断手的那个伙计吗?那是我的部下,是汉军!

我是谁?我就是秦城,是你们上回想杀而没有杀掉的秦城,是让你们和匈奴人的合作出现意外的秦城,也是你们的掘墓人。

你想杀我?你为什么想杀我,因为你已经没有了良心,没有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今天我便要杀了你,为我的部下报仇,也为大汉除害。当然,更是为我自己,谁让你们之前想杀我呢。

想不到吧,千方百计想杀我,最后连死在我手上的时候都不知道我是谁,你说这世上还有比你们更愚蠢的人吗?”

陈由不能说话,秦城便把所有的话都说了,等他的话说完,陈由已经面如死灰,第一次出现了不想挣扎的认命姿态。

秦城站起身,转身向小巷口走去,淡淡道:“放心,不用担心到黄泉下会寂寞,今天杀了你,明日我便杀尽你们惊雷,杀尽你们淮南八公。”

说到这里,秦城回头对陈由淡淡一笑,“谁让你们想杀我呢?”

说罢,秦城再也不看陈由,手中短刀一甩,那短刀呼啸一声,便插-进了陈由胸口。

————————————————————————

终究还是在凌晨之前赶出来了,是不是红票鼓励一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