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头顶繁星吹夜风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头顶繁星吹夜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如今作为大汉统治阶级的一员,秦城便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不像前世,大半夜的在大街上杀了人便直接跑路,也不需料理后事。而现在,秦城解决掉了陈由,还得想着给他收尸。死个人不比死只耗子,是会引起震动的。不过这种事自然不用秦城亲自动手,等后面的飘香楼“伙计”赶上来,就由他们去做了。

秦城拍了拍手,准备离开这里,不料这时候两个人影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看到秦城,其中一人大喝了一声“光天化日之下杀了人还想跑?”就向秦城扑来,手中寒光一闪,应该是握着刀剑之类的兵器。

秦城抬头看了夜空一眼,心中骂了一句:“这算哪门子的光天化日?”

那人蒙着脸,冲得近了,秦城已是能看得清他手中的长剑,只听他轻喝一声“接招”,便舞出一团剑花,向秦城罩来。

面对如此情况,秦城应当是很愤怒的,可是此时秦城却发现自己心中没有半点儿恨意,倒是啼笑皆非的感觉多一些,感情自己这是碰到了以武犯禁却偏偏又喜欢维护法律道义的侠客了。

侠客绝对是这个世界上一个神奇的团体,这些人都喜欢给自己打上侠义的标签,碰到不平事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大打出手,崇尚的行为标准那是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只不过他们在维护道义与道德秩序的时候,使用的却是破坏道义与秩序的手段。

秦城如今是带伤在身,经过一场长途奔波与拼命已经被消耗了大部分体力,这会儿面对这蒙面侠客虽然不知其威力如何但仅看他绝对有卖相的“剑花”,也只得步步后退。

这既是为自己赢得休息的时间,也是寻找反击的机会,毕竟体力不多,得节省点用。

于是乎,一名来路不明的剑客,一个疲惫的大汉将军,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一条不知名小巷,上演了一场徒手搏长剑的好戏。

而另一个同时出现的侠客,这会儿正百无聊奈的站在一旁,抱着长刀挤在发达的“胸肌”上,有些无趣的看着正在不远处打斗的两人。

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在被一个蒙着面的对手袭击的时候,最想做的事往往是掀开对方的面纱,这或许是人都有好奇心的缘故,也或者是不想自己死的不明不白或者是不想杀了什么不该杀的人。但是这样一来的结果往往是自己没把对方的面纱扯下来,倒是先被人家取了性命。到自己垂垂欲死之际,成功击杀了自己的对手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在自己面前主动扯下面纱,露出一个标志性的胜利者之笑时,这个时候自己就会恍然大悟般感叹一句:哦,原来是你啊!

然后自己马上又意识到,好像这个人人功夫是没自己好的呀,怎么就能杀了自己呢?

这种只有在后世低级武侠片中才会出现的狗血情节当然不会发生在秦城身上。别人都要杀你了,你还管人家是谁?在保命面前,所有的事都可以排在很后面。所以秦城虽然暂时是以守为攻,但是那架势肯定是早晚要杀回去的。

不过当下的问题是,交手没几个回合,秦城便知道了眼前这个蒙着面一直沉默着在自己身体周边挥舞出绚烂剑花的人是谁。

作为一名优秀的拳手,上辈子秦城就有分析每个自己直接接触或间接接触到的拳手的搏击风格,这就是职业。

“玩够了没?”秦城冷声道。

“没有!”那人一点儿伪装的意识都没有,在秦城一开口便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姑奶奶说过要回来好生教训你的!”

“屁股都没长圆的人就不要自称姑奶奶了,你这是在蔑视一个成熟男人的审美。”秦城便打便说道,“还有,我现在很累,很没心情很没力气跟你闹,你要实在闷得慌那边有个死人,你去戳他几剑玩玩,放心,我不会逮捕不会栽赃你的。”

“不!我对死人没兴趣。”那人的剑花挥舞的更绚烂了,他说,“我就是要趁着你没力气的好好欺负你一下,要是等你有力气了,我就不能教训你了。”

“你这是无理取闹,而且还是不顾后果的无理取闹。”秦城说道,“而且,你应该能够意识得到,你现在闹腾的越厉害,这个后果就越严重。我以一个成熟男人的身份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这是很幼稚和很不理智的行为。”

“不!”那人虽然不坚定自己的伪装身份,但却很坚定自己的立场,“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我……啊……”

这回,不等她的话说完,秦城便夺下了她的剑,顺带赏了她一掌。

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杀伤的效果,秦城在最后关头化拳为掌,而且,在最后的最后,在碰到对方身体的时候,秦城还将五指收缩了一下,化解了大部分力道。

但是那人还是很夸张的叫了一声,然后身体猛然向后惊跳开去。

因为……秦城的那一掌,是拍在她发达的“胸肌”上的,问题是,最后那个五指收缩的动作,着实是……太有威力了!

秦城伸着手掌,动作停顿了半响没有收回,也不知是被对方那一声尖叫吓着了,还是在回味方才手掌的……触感。

“你……你……”那人丢了剑,还中了秦城形式上是一掌实际上是一记抓胸手的攻击,此时纵然有千言万语也是难以说出口。最后,她很做出了一个很英明的决定,她回头对隔岸观火了半响的同伴急道:“冬冬,你还不来帮忙?!”

这两人,却是郭冬冬郭希希两姐妹。

方才,被郭希希拉到屋顶看星星的郭冬冬,无意中发现了在小巷中追逐的秦城和陈由,这便被好奇心大起侠客性情大发的郭希希拉过来看热闹。

“帮忙?”郭冬冬正在用一把匕首修着指甲,她朝郭希希举了举手中的匕首,“没看见我也很忙吗?你们俩继续便是。”

“冬冬,你……”郭希希顿时暴跳如雷,她回头一看,却见秦城已经阴笑着走了过来,手里还握着她的剑。

郭希希惊吓不已,连连后退,完全不复方才挥舞剑花时的豪气和威风。

“你看,我说过后果会很严重的,我没骗你。”秦城逼近郭希希。

郭希希不知所措,俏脸通红,那不是给吓的,是给羞的。

看到郭希希呼吸急促,胸脯起伏的厉害,秦城忽然生出几分恻隐之心来,于是,他决定暂且放过这个碎女子。

“好了,念你千里迢迢从长安赶到上谷来也殊为不易,今日我便饶你一回,不过……”秦城伸出手掌,对着郭希希前胸,一本正经,“来,再让我拍一掌……”

“啪!”

于是,郭希希果断一拳打破了秦城的鼻子,完事了还夸张的尖叫一句:“流氓!”

……

三人并排坐在一座颇高房屋的屋顶,秦城在左边,郭希希在中间,郭冬冬在右边。三人头顶是一片繁星,脚下,几个飘香楼“伙计”正在清理陈由扭曲的尸首。

一般男人陪女人看星星不仅是因为浪漫,温馨,事实上夜晚在屋顶看星星一点都不温馨,因为风吹着着实很冷,这个时候男人们便能堂而皇之给身边的女伴提供一个温暖的胸膛,然后,相信两人都不会觉得冷了,因为接下来的节目足以让当事人都忘记还有冷这回事。

本来秦城也是如此打算,所以在上屋顶之后,秦城就往郭冬冬和郭希希中间坐去——如此便可以左拥右抱。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很美的事情。但是男人之所以是这天底下最辛苦最悲剧的生物,其原因就是有很多刁钻且不愿意让男人好过的女人。

在秦城正做着左拥右抱的美梦时,郭希希很直接将秦城拉到了左边去,然后还很理直气壮说道:“冬冬不喜欢男人。”

秦城闻言一阵诧异,郭冬冬闻言则立即扭过头剜了她一眼,心道:我有吗?

“……挨着她坐。”兴许是感受到郭冬冬杀人般的眼神,郭希希心虚的补充道。

郭冬冬这才收回眼色,秦城则暗自松了口气。

“你们何时到的上谷,怎么也不知会我一声?”秦城背靠乾桑城,面对郭希希,眼睛却瞟着郭冬冬。

“秦大将军那么忙,我们两个小女子哪里好意思跑去军营打扰?自然是只能在这里慢慢等咯!”郭希希夸张道,“哪知道千万分等待,一见面就被你口口声声要好生教训,还抓……拍了一掌。”

“明明是你大言不惭,屁大的年纪还敢自称姑奶奶。”秦城鄙视道,心中还是很温暖的。

“哼!”郭希希一甩头,“反正就是你的错!”

“我们也是昨日才到。”估摸着是为了报复郭希希方才说自己不喜欢男人,郭冬冬果断拆了她的台。

“原来如此。”秦城示威性的看了郭希希一眼,眼中意味不言自明。

郭希希一阵羞窘,忙低下头摆弄自己的衣角。

“本来希希说要直接去军营寻你。”郭冬冬今日话貌似有些多,她嘴角浮现出一丝调侃笑意,却是目不斜视,“不过她一挨着酒店的床,便一直睡到方才。”

“冬冬,你出卖我!”被郭冬冬揭了老底,郭希希大为不满。

“弄了半天,不是因为我忙,而是你忙啊!”秦城“恍然大悟”道。

说罢,他和郭冬冬一起笑起来。

郭希希羞的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笑着笑着,秦城握住了郭希希的手。

郭希希被秦城突然的动作惊到,诧异的看着秦城。

秦城看着夜空的星辰,嘴角含笑。

别人或许想不到,但是细心如秦城又怎么会想不到:一挨着床便睡了一日一夜,不是正好说明郭希希一路着急赶路给累狠了么?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