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明争暗斗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明争暗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下午饭的时候,秦城从军营回到了天狼居,一身汗臭的他一进门便被管事告知饭已经准备好了,秦城吩咐了管事一声让他招呼白馨歆等人先吃,自己则是先去洗了个澡。等秦城洗完澡换好衣服,已经过去了两三刻的时间,但是当他走出房间去吃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白馨歆小蓉儿和郭冬冬姐妹都坐在桌前等着他。

“不是让你们先吃么。”秦城对众人笑道。

看到秦城进来,白馨歆刚一起身,郭希希便从笑嘻嘻的案桌后面迎了过来,“秦大哥你终于洗漱好了,我们都在等着你吃饭呢,快点坐,莫让大伙儿等急了,我们都饿了呢!”说罢,还很善解人意的为秦城卷起衣袖,伺候着秦城坐下。

“其实你们不必等我……”秦城道,“下回就不要这样了。”

“我们怎么能不等你呢?将军是一家之主,你不上桌我们怎能先吃饭呢?将军,从军营赶回来一定渴了吧,来,先喝口水润润嗓子了再吃饭。”小蓉儿殷勤的端来一碗清水,递到秦城面前。

“嗯……好。”秦城接过水,只觉得小蓉儿今日怎么突然变得懂事了?之前自己可是没从她这里享受过这么体贴的待遇。

“哎,慢着慢着,饭前要喝汤才比较好,喝汤开胃,这样就能多吃饭了。秦大哥在军营那么累,要多吃些饭才是。”郭希希一把将秦城放到嘴边的水碗夺下,碰上一碗热汤,瞄了小蓉儿一眼,一本正经道。

“哦,好。”秦城觉得郭希希说得也有道理,便顺手接过郭希希手中的汤碗,顺便看了郭希希一眼,只见她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喝汤,喝汤,你看我干嘛?”郭希希见秦城光顾着打量自己,笑着催促道。

“……”秦城忽然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今日郭希希和小蓉儿都表现的太懂事太体贴人了,之前两人可没这样啊!尤其是郭希希,没让自己给她端茶倒水就是好的了。

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秦城看着碗里的汤、眼前笑嘻嘻的郭希希,忽然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冒上来,该不会是自己做了什么犯众怒的事,这些人……要对自己圈圈叉叉吧?

想到这里,秦城捧着汤碗的手一阵僵硬,脸色一阵发青,眼神一通发愣,再也无法将汤朝口中送去。

“将军,这汤是不是太烫了?太烫了就不要喝了,我们还是吃饭吧!”蓉儿不由分说就要拿下秦城手中的碗,瞥了郭希希一眼,阴阳怪气道:“烫太烫了是不能喝的,哪里有凉水好,没看见将军刚从军营回来给热着了么,哪里还喝得下去滚烫的汤水?”

“额……”秦城觉得事情也许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烫吗?”郭希希一把抢过汤碗,尝试着喝了一口,“是有些烫,那就不要喝了,我们还是吃饭吧。秦大哥,来,吃饭。”说罢,往秦城碗里挑了一块羊肉,得意的飞给小蓉儿一个示威的眼神,“秦大哥吃点肉吧,补补身子,嘿嘿!”

说罢,自己也不吃饭,而是一脸希翼的看着秦城,那眼神就是在催促秦城赶紧吃下那块肉。

“嗯……好。”秦城用筷子捡起那块肉,端详了半响,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勉强笑了一下,“大伙儿都吃饭吧……”

郭冬冬和白馨歆相视一眼,都有些想笑,好歹忍住,也都端起饭碗,开始吃饭。

小蓉儿见秦城迟迟不肯动筷子,瞟了郭希希一眼,冷哼一声,给秦城夹了一片青菜,腻声道:“将军,还是先吃青菜吧,那肉太腻了,这大热天的,谁有口味吃肉啊,是吧将军?”

“大热天的怎么就不能吃肉了?大热天就是吃肉才补身子!”郭希希终于忍不住对小蓉儿怒目相视,那神态就差拔刀相向了,两人的争斗终于由台下搬到台面上。

“大热天就是不能吃肉,就是只能吃青菜,你没看见将军不想吃肉吗?”小蓉儿回了郭希希一个鄙视外加看白痴的眼神,浑然不惧她吃人的眼神,那泰然自若的神态倒是有几个白馨歆的神韵。

“你……”郭希希被小蓉儿的眼神气极,她一甩头看向秦城,阴恻恻问道:“你不想吃肉吗?”

那让人浑身猛其鸡皮疙瘩的语气,让人不想听出其中的滔天怒意都难,秦城觉得自己要是回一句不想吃肉,他相信郭希希便会吃了自己。

正犹豫间,小蓉儿“柔情万分”的看着秦城,弱弱道:“将军,不想吃你就直说,我知道你喜欢吃青菜的!”

这个,绝对是温柔贤淑的典范。

“……”看着眼前双双将目光投向自己的两人,秦城一头黑线,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秦城看了白馨歆和郭冬冬一眼,见两人时不时促狭的看自己一眼,好似还在偷笑,其中幸灾乐祸的意味不言而喻,看到这,秦城心里忽然猛地窜出一股邪火来,直冲脑门。

现在他终于明白今日这饭桌上的暗流汹涌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都一个都还没过门呢,要是真全都嫁进门了,那还了得?

“都给我乖乖吃饭,谁再多嘴一句拖出去打二十军棍!”秦城吼道,浑身气势一变,神色立即狠起来。

“……”

“……”

……

事实证明,后宫之所以不宁,完全是因为男人的威慑力不够。

……

来到这个时代,秦城越来越喜欢在夜晚的时候坐在屋顶,不看皓月,不看繁星,甚至是不看任何风景,只是任由夜风吹打自己的身躯。

然而今日,秦城坐在屋顶,却是在等一个人。

当月上中天的时候,秦城等的那个人终于来了。

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进了院子之后,秦城从屋顶跃下,落到那人的面前。

“你就不能不要每次都从屋顶上跳下来,这很吓人的!”南宫商放下头罩,不满道。

“你就不能适应我每次都从屋顶上跳下来,都这么久了。”秦城笑着回应道。

“你要知道,我不会功夫。你要一个不会功夫的人适应一个会功夫的人,其难度远远大于一个会功夫的人适应一个不会功夫的人。”南宫商说道。

“你现在说话越来越有内涵了,要不是军营源源不断的财物入账,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去读书了。”秦城和南宫商走进自己的书房,道。

“经商的人就不能读书了?经商是需要知识的。”南宫商神气道,“特别是奸商。一个懂得发财并且能够发财的奸商,更要有知识。”

“这话倒是实在。”秦城关上门,和南宫商在书房里相对而坐,“尤其是一个心怀大志的奸商。”

南宫商拿起案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和秦城各倒上一杯茶水,自己一连喝了三杯,这才道:“所以,下回你就不要再从屋顶跳到我面前了。我不会功夫,我有文化。”

“匈奴人有没有文化?”秦城问道。

“你是想问匈奴人有没有脑子吧?”南宫商直接道。

“匈奴人的脑子肯定没你好用,要不然你现在就不能坐在我面前了。”秦城道,“用商人的脑子做情报,这应该是个创举。”

“否提什么创举了。”南宫商方才茶杯,正色道,“这回的情报很重要,你得给我足够的好处我才说,要不然我可是亏狠了。”

“你不是一直亏着的嘛,这又不是第一回了。”秦城笑道,“什么情报?”

南宫商摇摇头,严肃道:“我觉得你得给我介绍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我如今也算是半个朝廷的人,你也算是我半个上级,我常年在外奔波半年看不到几个汉人女子,你得为我考虑这个。”

秦城愣了愣,随即肯定道:“好,这事包在我身上。”

“这还差不多。”南宫商露出一个笑容,“这回的情报涉及到一个匈奴小部落。这个部落之前并不属于匈奴,是在军臣单于扩展匈奴版图时兼并过去的。当时匈奴大兵压境,这个小部落的首领阿米德为了保全这个部落不得已投降了军臣,但是这些年来这个小部落在军臣的统治下生活的并不容易。首领阿米德觉得部落的尊严被军臣践踏了,所以他想要起来反抗,决心挽救部落生存的尊严,避免子孙后代遗忘了先祖的荣耀,只不过几年前的反抗尚没有真正施行,便被军臣察觉,而后进行了血腥镇压,首领阿米德也在那场镇压中死去。现在这个部落的首领是老阿米德的儿子,小阿米德。小阿米德背负着国恨家仇,继续统治着这个部落,日子过得也并不舒坦。

商队在与这个部落交易时打听到了这个消息,我这便连夜赶了回来。怎么样,这个消息值一个好姑娘吧?”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若是我们能争取到这个部落,就等于在军臣的心脏上安插了一颗定时**……额,一把尖刀,关键时刻能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秦城有些激动,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实在是太有爆炸力了。

“嘿嘿,我也是这个意思。”南宫商阴笑道,标准的奸商嘴脸。

“不过……”秦城看着南宫商认真道,“这个消息或许值很多好姑娘,但却不值你南宫的夫人一根汗毛!”

南宫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