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狼王

第一百六十五章 狼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大汉的元光五年渡过的并不平静,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大事小事,而到了元光六年,不管人们还记不记得去年发生过的趣事,今天注定又会有新的事新的人走进人们的视野,走进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中。

彼时,刘彻已是二十八岁。

“陛下,臣听说边郡前些日子又发生了战事?”宣室殿,老臣及黯面对刘彻拱手而拜。

“这事不是人人都知道么,你那还用得着去听说。”刘彻抖了抖袍子,在皇塌上坐下,看了及黯一眼。

“是。臣还听说,这回匈奴人入侵的人数并不多,几个边郡的郡守抵抗都很得力,匈奴人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除了……上谷郡守秦城。”及黯不急不忙道。

“原来及大夫今日是来参揍的,参揍上谷郡守秦城?”刘彻道。

“是。这是臣的参揍。”及黯浑然不觉刘彻话中的不快,自顾自递上一卷竹简,而后好整以暇道,“上谷郡守秦城,自出任上谷郡守之后,在过去的一年多之中面对匈奴人不时南下侵袭的军队,恍若未觉,龟缩城中从不出兵,致使上谷郡北部各县镇连遭匈奴人战火,房屋财物损失不计其数,大汉国威受损,天子威仪沦落,臣请陛下严查此等不作为之辈。如果不然,边郡郡守,恐怕日后无人肯出兵对战匈奴。

另,上谷郡守秦城,以训练新骑为由,徒耗大汉财物无数却不做实事,此等骄奢淫-逸好逸恶劳之辈,还请陛下严查,以肃大汉官员之纪。”

及黯说完,站在原地,不再言语。

上谷郡这一年多来的损失为何只有房屋而不见百姓伤亡?便是连财货损失的都极少,大致可以忽略不计。只不过这些及黯自然不会去理会,恐怕在这位大学士眼里,只有杀死几个匈奴人才是正经,不管你自己死多少人,损失多少,再怎么不能丢了我大汉的颜面不是?至于到底是丢了大汉的颜面还是丢了他自家有空子不钻有忠言不谏的威名就不得而知了。

刘彻的眼神在及黯身上飞了一圈,也没有其他表示,道:“及大夫这几年对山谷郡关注的可是不少,参揍都能摆满朕这一桌子了,是不是朕现在不给你办理你就吃不下饭了?”

“回禀陛下,不止是臣,恐怕是满朝文武举国百姓,都要食不知味。”及黯不卑不亢道。如今一大把年纪的及老大夫在刘彻年少时就能因为刘彻上课迟到打自家的板子,刘彻不认错他便不停下来,有这样的历史及黯现今既然打定了某个主意显然不会轻易将这一篇翻过去。

“好了,及大夫先下去歇息吧,上谷郡的事朕自有打算。”刘彻将及黯呈上来竹简放到一边,道。

“陛下,秦城既然领了上谷郡守之位便要尽心尽责报效朝廷,可是他这一年多只知道跟朝廷开口要财物要军备,说是训练新骑可新骑去了哪里却没人知道,反倒是之前李广李将军尚在上谷时他还立了些军功。

秦城年纪轻轻以一介布衣入仕,如今做了上谷郡守,偏居一方无人约束,自大之心一旦生成便只知享受,耽误了国家大事,辜负了陛下信任,陛下不能不明察啊!”及黯心知刘彻不会这么轻易就对秦城如何,要不然也轮不到今日了他还为此事上参揍,眼见刘彻要敷衍了事,及黯迎头拜倒,大声控诉,大有刘彻不办理秦城便不起身的架势。

“你这是在威胁朕吗?”刘彻前倾着身子,换了个口气问跪地不起的及黯。

“臣不敢。”及黯虽是如此说,却偏偏不起身。

“那你便跪着吧!”刘彻冷哼一声,佛袖而去。

“陛下……”及黯眼睁睁看着刘彻绝尘而去,一时愣在那里。

及黯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如今的刘彻,再也不是那个会因为及黯打自己手板而着急得认错的少年郎,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受任何人胁迫的君王。

“这帮老骨头净知道给朕惹麻烦,前番上谷守军奔袭大漠的时候他等也参揍,这会儿上谷守军不动了也参揍,难道这些人就没有自己的事要做了,只知道盯着人家的鸡蛋挑骨头?”这些时日以来不少朝臣都在为上谷郡面对匈奴入境不出兵的行为参揍,刘彻已经是忍无可忍,“朕若是让他们领兵去打匈奴,他们能给朕提几个人头回来?就知道在朕面前耍嘴皮子,还食不知味,朕看他们是吃的太饱了!”

卫青跟在刘彻身后,低眉颔首,不知此时该说些什么。

刘彻看了卫青一眼,见他恭敬而略显尴尬的立在一旁,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卫青,你在想什么?”

“……臣在想,或许大战就要来了。”卫青如是道。

“说说看,何以见得?”刘彻好整以暇,问道。

“臣觉得,汉匈之前安静的太久了。这种安静,不正常,也让人觉得压抑。”卫青道,“臣不敢妄自揣摩圣意,但觉摸着是不是该跟匈奴人大干一场了?”

“嗯,是该跟匈奴人大干一场了。”刘彻凭栏俯瞰着长安城,道。

……

大漠,伊稚斜王庭。

伊稚斜自从几年前给军臣单于送出匈奴王庭自立门户之后,便一直在经营着自己的血狼精骑。伊稚斜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而且懂得怎样去经营自己的野心,在军臣单于面前,他是一个有能力却不逾矩的王子,他将自己的雄心壮志掩藏在心底,从不让人发觉。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自己的獠牙,然后默默的积蓄力量,等待爆发的那一天。他就像草原上的狼,而且是一个懂得等待时机的狼王。

在军事天分上,伊稚斜如军臣单于一样,有着自己独到的一面,他将他的血狼训练成了一支只听命与自己的骑兵,一支绝对悍不畏死的铁箭,一把利刃。

对中原人而言,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但是对草原人来说,秋天却并不那么好过,为了贮备过冬的物资,草原人在秋日时候常常需要南下出草,去劫掠。

草原人,这是一个离开了中原无法正常生存的民族。而为了满足他们对中原物资的需求,他们选择了抢掠。

然而这个秋日,一切似乎都显得特别平静。

在伊稚斜王庭附近的一大片草场上,两支草原骑兵纵横交错,互相冲阵,一阵厮杀,“嗷嗷”的狼叫声不绝于耳。

“阿妹,看看你的雪狼精骑,如今已经练成了!”伊稚斜以马鞭指着正在冲阵的草原骑兵,对身旁的伊雪儿大声道,“从今日开始,雪狼精骑便是草原上第二支绝对精锐骑兵!”

伊雪儿立马小丘之上,面容严肃的俯瞰着不远处的骑兵兵团,眼中的兴奋之色难以掩盖,大声道:“将近两年,我的雪狼精骑终于练成!王兄,我真要感谢你!没有你的血狼,便没有今日我的雪狼!”

“哈哈……”伊稚斜一阵大笑,“雪狼如今练成的正是时候,用不了多久,你便能在战场上看到你的雪狼如何纵横驰骋!那将是一把无往不利的利刃,是可以碾碎一切敌人的存在!”

说到这里,伊雪儿想起自己一年多以前在上谷的接连两次大败,她深吸了一口气,笃定道:“汉军,上谷,秦城,当日之辱,我一定会血洗!”

“那是当然!”伊稚斜道,“没有哪个敌人能在血狼和雪狼的铁蹄下活下来!”

伊雪儿郑重点了点头,想了想,对伊稚斜道:“王兄,大单于出兵的日子定下来了吗?”

“还没有。”伊稚斜道,“不过应该就在不久之后了。为了这次出草,大单于准备了将近两年,到时候一定能够马到成功。”

“王兄,我有话想问你,你可以不回答,但是如果你回答的话,请你告诉我实话。”伊雪儿突然认真的看着伊稚斜,肃然道。

“王兄还有什么事会瞒你么,你但说便是。”伊稚斜道。

“此番出草,若是大单于借机让太子掌握你的血狼,你会答应吗?”伊雪儿问道。说完,静静的看着伊稚斜。

“阿妹,你应该知道,雪狼只听你的命令。”伊稚斜没有迟疑,他指了指不远处正在演练的骑兵,看着伊雪儿道,“除了你,没有人能够指挥他们!”

说完,伊稚斜看着自己的精骑,目光锋利的如同刀子一般。

伊雪儿点点头,继而又道:“王兄,你会让他吗?”

她问。

伊稚斜明白伊雪儿的意思,他没有立即回答伊雪儿的话,而是看着眼前广阔的草原,神情虔诚起来,“阿妹,在草原狼只有在狼王的带领下,才能获得猎物。一个合格的狼王,能够让他的族群繁衍生息,在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并且能够发展他的族群,带给他的族群食物和荣耀。狼群的领头人只能是狼王,而不能是绵羊。绵羊只会将狼群带向灭亡。

匈奴就是一个狼群,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狼王,而不是一个绵羊!”

伊稚斜如是说道。

“我知道了,王兄。”伊雪儿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多少意外,相反,她的表情越发坚定,“我们需要一个狼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