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报应不爽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报应不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小胡屠做梦都想着多斩几颗汉人头,无非是为了自己在草原上扬名立万有被大单于重用的资本,以赚取更好的前途。年轻的时候谁都有野心,越有本事的人,野心也便越大。小胡屠的本事在别人眼里如何不得而知,反正在他自己眼里,那是十分了不得的。

今日他看到汉军杀来,也知道自己这些人抵挡不住,但是抵挡不住也必须得挡。两翼的汉军呈包围之势而来,小胡屠若是不率众抵挡,自己的这些族人不说被屠尽,少说也要被屠个七七八八。到了那时,别说跟着大单于征战沙场扬名立万,没有了这些人作后盾,他出征也只能做一个马前卒,不过是炮灰的命罢了。

再者,小胡屠虽然看出今日汉军十分精锐,但是草原上有一句俗话,叫做没有狼王的狼群就是一群羊,所以小胡屠仗着一身热血也想擒贼先擒王。真到那时,汉军必要是要溃的,即便不溃,也是要退的。正是因为如此,在看到一身将袍的秦城一马当先、兵锋可不挡的时候,小胡屠的那颗沸腾的野心顿时燃烧了,要是能杀了秦城,既可击退汉军,又能让自己在草原上树立起威名,可谓是一箭双雕!

殊不知,人要成功,光有野心、有热血是远远不够的,还得有实力!

小胡屠是认为自己有实力的,不过这回他可真是糊涂了一回,而且还是大大的糊涂。一回糊涂,便丢了自己的性命,到最后,斩了几颗汉人头不得而知,反倒是自己的脑袋搬了家。虽说死在秦城刀下不冤枉,但就这么死了,总归是对不起自己二十几年的野心,憋屈得很。

秦城一刀砍了小胡屠的脑袋,便有跟前的匈奴人失声喊道:“少族长!”还拼命杀过来,想来定是小胡屠的亲兵。

他这发自内心的愤怒和惶恐的声音,不喊不要紧,一喊便暴露了小胡屠的身份。

秦城和冉闵等人将这三三两两冲上来的亲兵三下五除二砍翻,秦城便将小胡屠那颗圆滚滚的头颅抓了起来,抛给冉闵。

冉闵会意,将头颅高高举国头顶,就在几个亲兵的护卫下,开始绕全场跑圈,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尔等少族长已死,速速投降!”

本来这胡屠部族的人,不管是战士还是平头百姓,都被汉军重骑冲得七零八落,杀得血肉横飞,也不知死了多少人,早就没了抵挡的信心。这会儿见自己英勇的少族长被杀,仅存那点勇气顿时灰飞烟灭,听到汉军劝降,有了第一个人扔下长刀之后,接二连三以至于练成一片的战士都扔下了长刀,和平头百姓一起,蹲在地上。

小胡屠本来是想杀了秦城,以威慑汉军的,结果反而是自己被杀了,自己的头颅被用成了威慑、劝降自己部族的工具,若是他的魂魄这会儿没有走远,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知会不会附身上那具无头尸体,再来跟秦城大战一场。

战场形势到这时候就基本成了定局,胡屠部落再没有翻盘的可能性,一个个战士放下了屠刀。

秦城冷眼扫过眼前的匈奴人,眼中的杀气却没有散去。

最终,虽然这些战士放下了屠刀,但是秦城也没有给他们立地成佛的机会。凡是方才拿了刀的,秦城下令:全部坑杀,一个不留!

想当年,霍去病就是这么做的。秦城在心里道。

但是毕竟人家都已经投降了,再杀人就是杀俘虏,要杀俘虏总得给个理由才是。但是秦城又不能说哥们儿没空带着你们跑,又不能让你们日后再成为能给汉军造成伤亡的的战士,所以只能杀了吧?

凝神思索了片刻,一个绝佳的理由便被秦城编了出来,他骑着战马在那些跪下的匈奴人面前踱步,向他们喊话道:“你们记住,汉人,是这个天下的主人!既然这个天下都是汉人的,那么你们草原也不能例外!但是你们,在你们主人到来的时候,竟然向你们的主人举起了刀枪,这是大大的叛逆与不敬!凡事都有代价,此事也不例外,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作为惩罚,凡是方才拿起了刀枪的匈奴人,都要死!不杀你们,不足以立规矩,不立规矩,则无以成方圆!从即日起,草原人再见到汉军,凡有举起长刀者,杀无赦!俯身而投降者,必受优待!”

秦城这一番话,可以说漏洞百出,至少在逻辑上是这样的。但是没有关系,现在没有人能站出来反对他,因为他是胜利者。道理永远都是站在胜利者这一边的,规则也是胜利者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所以秦城这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

然而,秦城没有想到的是,他今日这一番话,对之后几年汉军对匈作战,产生了多么大的影响。最为明显的一个例证,便是汉军纵横匈奴领地时,一些中小部落,根本就不抵抗,直接弃刀投降,并且迎接他们的“主人”!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总之,秦城这一番话说完之后,汉军大屠杀便开始了。要说匈奴人,成年男子皆为战士,秦城这一句话,基本上是宣判了所有成年男子的死刑!但是没有关系,现在他才是手握长刀的人,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柳木倒是皱了皱眉头,眼中露出不忍的神色,但是也仅限于此,在这个时候,作为副将,他知道留着这些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下场。

秦城分出一部汉军承担坑杀俘虏的角色,主要的汉军则去“解决食物”。没办法,汉军长途奔袭,不可能携带多少食物,那么匈奴人的牛羊,便成了他们的战利品。

工程说起来好似很浩大,其实不然,一个万人的部落,其牛羊何止几万只,汉军一个猛扑冲过去,其实每人还杀不了一支牛羊,便没了事情。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地方,那便是**屠。话说在小胡屠被秦城斩杀之后,**屠当时就暴走了,挥舞着长刀便向秦城杀来,那架势倒是颇有几分当年的雄风。只是可惜,他面对的汉军却不是当年的汉军,所以没等他冲到秦城面前,便被一个普普通通的重骑军士,一戟给洞穿的身躯!

于是乎,这胡屠部落的一对糊涂爷俩,便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行动迅捷的骠骑营军士,做完了该做的工作,列好队便准备出发了。恰在这时,后面有斥候来报,说是南方又发现了匈奴人的游骑。人数倒是有十几个之多。

秦城朝南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下令大军开拔,对身旁的柳木说道:“后面的这群匈奴骑兵,不跑死也得给我们羞死!”

柳木白了春风得意的秦城一眼,没有理他。

半个时辰之后,伊稚斜带着血狼大军到了面目全非的胡屠部落,当他看到火光冲天,狼狈不堪的胡屠部老弱妇孺时,气得鼻子都歪了。这还没完,当他看到火光中有一大摊方圆几十丈的触目惊心血迹,血迹上倒着几千具尸首分离的年轻男人时,眼前一黑,直接从马上栽了下来。

或许在他们肆意南下侵扰汉境,毫无人性残杀汉军和汉人普通百姓时,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报应总是来得让人措手不及,在始作俑者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

……

军臣单于领着三万大军,本是来打大仗的,结果仗没打成,对手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现在的军臣单于除了派出大量游骑外,没有一点儿办法。如今他不知道汉军到底打的是什么注意,也抓不住汉军的踪影,所以他也没法儿有什么大的举动。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军臣单于觉得很不爽。跟汉人打了一辈子交道,一直都是自己主导着形势的发展,而现在,攻守异形之后,军臣单于才领会到被动者的尴尬和无力。

最后,还是伊雪儿跟他说道,以不变应万变即可。

军臣单于想想也是,总要弄清楚汉军的意图,才能有所行动。

完了没过多久,伊雪儿又来跟他说,秦城两年前就突袭过草原部落,这回要提防他故技重施。

虽然军臣单于不认为汉军真有那个本事,但是现今手头也没有其他事,也就有一手防一手,于是下令游骑去各个部落传递他的命令,要谨防汉军袭击,若有汉军袭扰部落,不必硬战,避其锋芒,禀报给大军即可。

最后的最后,于单又跟军臣单于说道,眼下形势如此严峻,要不要集结各部落的可战之兵,施行撒网战术?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不过草原那么大,一时间哪里能集结那么多的骑兵去撒网?再者,各个部落的骑兵都调走了,要是汉军真去袭击了,那就算是玩完了。因此,于单的这个提议被军臣单于果断否决。

一天下来,下面的让人提了不知道多少意见。这让军臣单于只觉得自己老了,很多事情都没有想到,联想到此番出征的挫败,不免赶到一阵疲惫。

好歹过了酉时,军臣单于也打算歇息了,不管怎么说,在对手动向不明之前,自己不能先把自己给累垮了,要是自己给乱了阵脚,那就不用对手如何便败了。

刚一睡下,便有军士来报,说是紧急军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