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将骨 > 第一百九十章 骠骑营,向前!

第一百九十章 骠骑营,向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虽说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但是今日骠骑营和血狼的这场会战,从一开始打到现在,情势从根本上却没有如何剧变。骠骑营以八千对两万,从一开始就没有占到什么上风。要是碰着一般的匈奴骑兵队伍,骠骑营凭借着四千重骑的强悍冲锋,就够对方喝一壶的,少说也能给对方打残了。奈何血狼也是草原上的一支绝对精锐,是不是第一不好说,反正战力绝对不俗。

骠骑营自打冲锋开始,重骑一路向前,起先凭借其惯性的作用,倒是狠命突进去一大截。不过伊稚斜好似早有防备,重骑在突入一大段之后,由于血狼不计代价的阻挡,速度就慢了下来。虽说血狼在阻拦重骑的时候,伤亡绝对惨重,付出的代价也确实让伊稚斜心痛,但是好歹将重骑的步伐迟滞了一些。

在骠骑营重骑的步伐被迟滞下来之后,形势变成对骠骑营不利起来。重骑本就是惯性冲锋的队伍,其威力大部分要靠冲锋的惯性才能得以发挥。若是重骑的速度一旦慢下来,那么其行动迟缓的弱点就会被无限放大。因而重骑一旦慢下来,基本就成了任由一般骑兵宰割的局面。

重骑先前在马大山的带领下冲锋,虽然战果不俗,但最终速度还是被血狼给拦了下来。幸而秦城及时赶到,带领重骑发动了第二次冲锋,总算将重骑的速度再次提了起来。避免了被围而歼之的命运。

本以为这回冲锋能够一鼓作气冲出血狼军阵去,但是秦城还是小瞧了血狼,也小瞧了伊稚斜。

刚开始的时候,重骑确实有突破军阵的迹象,但是随后,伊稚斜本人虽然被冉闵困着,一时无法到达这里,但是这并不妨碍伊稚斜将军令传达过来。

战场上的血狼大军,不顾伤亡,开始向重骑对面汇集,死死将重骑拦在中间,不让其突围!

若是秦城从一开始便带领重骑冲阵,或许能冲出阵去,但是重骑的速度本就慢了下来,要想逆势加速,加之又有血狼拼命阻拦,实在是难上加难。秦城以一人之力,确实是很难办到。

而重骑慢下来之后,跟随在重骑后面的轻骑,其承受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血狼仗着人数上的优势,不断从两边夹攻,轻骑已是伤亡惨重!

好在军阵的后方有乐毅带人死死顶着,不至于让那六千血狼一下子冲过来咬了骠骑营的尾巴,如若不然,骠骑营面临的形势,将更加严峻!

从战争开始,到现在,战斗的场地,已经向重骑冲阵的方向,移动了不下五里!

秦城眼见面前的血狼杀了又来,少了又多,重骑的速度隐隐又有慢下来的迹象,心中一阵恼火,挥舞秦戟的动作猛然大了几分。

“碰!”秦戟狠狠挥向一个血狼的脑袋,随着那血狼脑袋的碎裂,秦戟传来一声刺耳的“咔嚓”声,竟然应声而断!

“你-妈-的!”秦城恼火的骂了一句,将手中半截秦戟朝一个血狼狠狠掷去,随即一把拔出环首刀,挡住已经近在咫尺的一把长刀。刀锋一转,顺着对方的长刀刀身切下,将对方的手腕齐根砍断!

随着杀戮的继续进行,秦城手中的环首刀沾血越来越多,血流到刀柄上,使得秦城的右手已经握不紧刀柄。没奈何,秦城一把扯下围在脖颈上的布巾,将长刀缠在手上,死死绑住,这才好了一些。

杀戮继续。

“顶住,给我顶住!”负责阻拦重骑的血狼万夫长,扯着嗓子嘶声吼道。

“重骑,杀!”整个一个血人的马大山,秦戟竖拍下来,将一个血狼的脑袋重重拍的陷进脖子里,而后用盖过那血狼万夫长的嗓门大喊。

重骑依然在前进,只不过这个前行,却是来得如此艰难!

秦城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大概是鲜血黏住了眼皮吧。眼看着就要冲出血狼军阵,秦城甚至都能看到对面血狼军阵后面的草地,但是就是这似乎近在咫尺的距离,成了重骑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墙。

用力挥出环首刀,将一个血狼的劈斩而来的长刀挡下,秦城忽然觉得肩膀一凉,随即是一阵剧痛传来!秦城知道,这是自己又挨刀了!

这已经不是秦城今天第一回挨刀了。

领着重骑冲锋,一马当先,说着挺威风霸气,但是要承受的巨大压力,绝对不是一份轻松的差事,反倒是险象环生!看不到尽头的血狼涌向骠骑营重骑,首当其冲的便是秦城和马大山。马大山还好一些,皮糙肉厚,身高马大,一杆秦戟舞得虎虎生风,如同战神一般,寻常人看了都难免一阵后怕,又怎么会主动去找他的麻烦?再者马大山本身就是重骑装备,身上的铁甲厚的,寻常一刀砍在他身上,还真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秦城就不同了。秦城本身就是轻骑装备,这会儿手中又没有了秦戟,只一把环首刀,加之与马大山冲在一起,相比之下更多的血狼涌向自己,纵然秦城个人武艺再强,也无法在这样的军阵中使自己毫发无伤!

秦城身体一矮,反手就是一刀,将那砍了自己肩膀一刀的血狼骑兵斩杀。来不及松口气,面前又同时冲来两个血狼!

“啊!”

秦城嘶吼一声,长刀连连挥出,先是将右边那个血狼的手臂切了下来,再想去挡左边那血狼的长刀时,已经来不及,当下只得侧过身体,堪堪避过他这一刀。

却不料这个血狼也是善战之辈,在长刀要掠过秦城身体的时候,刀身硬是被他向下压了不少,那长刀便在秦城身上又带出一道血槽!

鲜血、伤痛的刺激,使得秦城身体中的兽性被彻底激发出来!在对面一个血狼丈马刺刺过来的同时,秦城环首刀贴着那丈马刺一引,身体一侧,左手闪电般探出,抓住了那丈马刺,趁着两人靠近的时机,一刀削掉那血狼的脑袋,将丈马刺夺了过来!

秦城右手持刀,同时兼顾缰绳,左手握住丈马刺,左刺右扫,不多时竟然被他在周身清理出一片空档出来!

好不容易有了喘一口气的机会,刚呼出两口粗气,便又有血狼围了过来!

渐渐的,秦城感到视线越来越模糊,肺叶也疼痛异常,双臂如同灌了铅一般,极为沉重!

出现这种感觉,秦城知道,这是力竭的征召!

没奈何,秦城周身的伤口已经不下五处,失血太多了些!

在秦城周围,护卫他的亲兵和重骑,一个接一个倒下,这些秦城亲自培养出来的骠骑,每倒下一个,秦城的心便要撕痛一下。然而秦城也清晰的认识到,再如此打下去,只怕是不消多久,自己也要面临和他们一样的命运!

“狗-日-的!”秦城心中不甘的嘶吼,“老子今天难道要死在这里了么?”

一柄长刀贴着秦城面门切过,秦城扭转面门,避过刀锋,环首刀探出,将与自己擦身而过的一个血狼切开了肚子,那五脏六腑,瞬间就从马背上抖落下来,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杀完这个血狼,秦城不由得笑了一下,暗想老子又转了一个!

是啊,本来这辈子就是赚的,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歹......好歹哥们儿也来汉朝拼搏了一回,弥补了了上辈子想从军却只能做贼的遗憾!

秦城自问,前世,自己也拼命过无数回,也杀了不少人,那些人中人自然有该死之人,但说到底,那都是在为自己拼命。终其一生,从来都没有为这个民族做过什么,混了一辈子黑道,最后还是死在警察手里!

人活着的时候,没给这个民族做些什么,似乎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在临死之际,却不免深深遗憾!

这辈子就不一样了,做了官军,杀了匈奴,也算是为国家做了事,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征战沙场,马革裹尸,这本就是军人的宿命!

手臂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伤口让秦城的眼神又凛然了几分,丈马刺从背后探出,在那个血狼划了自己一刀、还自以为能保得一条性命的时候,将他戳下马来!

“骠骑营,杀!”马大山依旧在嘶喊,这声音传到秦城耳朵里,恍惚间秦城忽然觉得这声音是如此动听。

秦城看了马大山一眼,嘴角又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一万骠骑营,是自己的心血,也是自己兄弟!

好男儿,有一万兄弟陪自己一起,血洒沙场,人生快意,莫过于此了!

死,又有何惧?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不在乎再多死一次!

“爽快!”秦城这时竟然还有心情赞叹一句,环首刀一举,拼尽最后的力气大吼一声:

“骠骑营,向前!”

......

“呜~”

“呜呜~~”

很突兀的,在血狼军阵后方,也就是骠骑营重骑冲锋的方向,那个南方,响起一阵沉重而又不是嘹亮的号角声!

汉军以号为令,有汉军的地方,便有号角!

秦城听得这阵号角,眼睛一亮,突然有种想放声大笑的冲动!

“娘希匹,总算让老子赶上了!”李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抽出环首刀,向前一引,向身后的七千汉军招呼道:“秦将军就在前面,随本将杀过去!”

“杀!”

于此同时,在东方,一条红色长龙奔行而来,为首一名中年将军看了几里之外的战场一眼,神情一愣,“怎么打起来了?我还没到,你们就打起来了?太不给我面子了!”说罢,猛地一下抽出长刀,招呼身后的七千将士道:“大汉的好儿郎们,随我公孙贺,杀过去!”

“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