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chapter 1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利亚并不觉得Khan确切想要与她发展出一段亲密关系,或者已经对她怀有足够真实清晰的情感。

但自他接连几次的审视与接近,两人之间似乎确实存在某种特殊又隐约的化学反应。

捉摸不定且难以预料。

而利亚此时将这种隐晦不明朗的情绪单方面直白揭露,并且还用不甚真诚的理由拒绝对方,这势必将会导致这位刚愎自用且防备心极重的强势男性,在被她戳穿自身暂时尚且无法理清的不明朗心情后,产生近乎恼羞成怒的情绪。

利亚看着车内男士沉冷紧绷的脸庞,他眉骨下压,前额皱起几道浅淡沟壑,眼睑收紧,她看见自己的面容映在那双异色虹膜上。

Khan唇线明显的嘴唇勾起嘲讽弧度,嗓音磁冷,“所谓情感仅仅是化学物质影响下的生物程序,虚假且荒谬。”

作为上世纪末最具权势的政治家,Khan的残忍无情与铁石心肠众人皆知,利亚听说过不少他在上世纪末如同杀人机器一样的冷酷事迹。

他试图主宰驾驭一切,不会允许任何可能动摇自身意志的存在,更何况是不受控制的异样情感,那只会被他抗拒扼杀在萌生阶段。

不提两人理念,思维,阶级的差异性,只讨论这位先生强硬高傲,严苛且极端的性格,就实在算不上好相处的情感选择,比如现在——

Khan语气无比冰冷锐利,“那些愚蠢因素永远无法令我失去自制。”

他语气果决落下的同时,冷硬金属车门砰的一声就此关上。

下一刻,车内前排的职业驾驶员与以色列陆军专家保镖,便听见雇主肝火旺盛的指令——

“立刻离开。”

而利亚看着顷刻启动,在她视野中逐渐远去的漆黑车身,莫名看出了点怒气昭彰的意味。

不是说永远不会失去自制?那这辆车的主人在恼火什么?

‘亚瑟·K·撒克逊’先生的具体心情暂时无人得知,但利亚终于能顺利返家休息,毕竟之前那辆挡在她家门外,令她无法顺利驾车进入的豪华英伦车,已经载着它‘永远不会失去自制’的主人行驶出卡德洛克社区。

昨夜联调局探员、当地警方、爆.炸.物管理局与国土安部门的轮番上门询问,造成利亚整晚的休息质量很是欠妥,准确的说,她完就没能安眠就寝。

而比起将自己狠狠丢到床上昏睡过去,用来静坐修炼对她来说更能最大限度充沛精力。

光线温和的露台一侧,利亚凝神而坐,守静存思,并有意加长静修时间,以达到虚心坐忘的程度。

等到她再次睁开眼时,时针已经指向晚八点。

而这两日紧张忙碌日程造成的疲惫倦怠,也已经然散去。

拨通社区附近的餐厅电话,点上一份意大利洋蓟奶酪披萨后,利亚在等候晚餐外送过程中,打开起居厅的数字电视——

依旧是CBS新闻台,但所播报的新闻内容已经并非华盛顿近郊爆炸案,而是一起发生在纽约皇后区的一名十岁男孩失踪案。

“美东时间晚七点时分,家住纽约皇后区的十岁男孩彼得·帕克,在与叔叔婶婶前往法拉盛草原-可乐娜公园游玩时,参观公园内的纽约科学博物馆途中失踪。

纽约警局、当地FBI与美国儿童局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找到彼得的踪迹,非政府组织与热心公民如有线索发现,请立即联系警方。”

随着新闻台的播放,美国针对儿童失踪案件的“安珀警戒”已经同步开启,利亚手边的黑莓手机传来多条推送,电子邮件、短信及Facebook社交平台,发布了多条关于此案的紧急警报内容与失踪男孩的详细个人信息。

纽约警局NYPD与当地联调局更是出动了直升飞机与超过五十名探员寻找失踪男孩,短短时间内附近加入搜救的志愿者也已经达到近百人,但截至此时,竟然连足够有效的线索都未能发现。

在儿童与年轻女性失踪案中,最开始的二十四小时是破案的黄金时间,时间持续增加,死亡率便大大提升,一旦超过七十二小时,破案将变得极为艰难。

利亚眉心蹙起,立即试图用失踪男孩的出生日期,推算出其命运。

天师道作为符箓派道教,向来以驱邪扶正,消灾却祸,济生度死为首要职责,但此时面对年幼.男孩失踪,利亚所知线索有限,只能暂时以推命术确认他目前是否安无虞。

利亚所掌握的推命术除了对汉代阴阳五行的继承,由于盛唐时与外族文化的空前交流环境,还融合了西方与天竺的占星术,由星象五行与星象历数共同构成唐代推命术法。

她手掐指决演算占卜,以此尽快推断出彼得·帕克命运的吉凶穷达——

双亲缘浅,自幼父母亡故,但善良乐观,智慧超群,并且极具责任心与正义感,命运虽然跌宕多难,但能够险中求生。

利亚确定推命结果并没有寿命短促早亡的表现后,才勉强松一口气。

但此刻的危险紧张运势也是十分明确的,她试图进一步占卜到男孩所在的具体方位时,耳边却忽然传来简短急促的门铃声,大概是餐厅外送员。

这位披萨外送员似乎然不知何为温和,一声声催促的门铃声刺耳急促,令她必须聚精会神才能进行的占卜无法继续。

利亚快步经过玄关推开房门,眼前一袭黑色风衣的男人面容苍白且英俊,他一手夹着丝卡香烟,另一手则托着花哨的披萨纸盒,嗓音低沉又懒散,“约翰·康斯坦丁为您服务。”

看着眼前同时充满乖张放纵与冷郁颓废多种矛盾混乱气质的驱魔人,利亚只觉得这是厄运上门,对方看上去可不像善良之辈,“有何贵干,康斯坦丁先生?”

起居厅开启的数字电视上,新闻台依旧在播放着儿童失踪案相关内容,隐隐约约能传到两人耳边。

“我需要个协助者,”康斯坦丁又准备开始实施他最擅长的手段,欺骗别人为他卖命,“以共同对付邪恶生灵。”

“抱歉,我暂时没兴趣。”利亚抓住披萨纸盒一端,另一只手则握住金铜色门把,准备与这位“兼职外送员”就此别过。

但对方并不配合,康斯坦丁托着披萨的手掌后退离开,令她的手指落空,他挑眉看向电视新闻方向,“我以为你想救下那个无辜男孩。”

利亚神情一顿,约翰·康斯坦丁上门求援,和这起儿童失踪案有关?难道男孩是遭受了非自然生物的绑架挟持?

她不露痕迹的试探,“但我并非必须与你合作,我会将占卜所知位置通知执法警方。”

这是利亚原本的打算,她身处华盛顿近郊,与纽约距离不算近,驱车需要三至四个小时,乘坐飞机光是飞行也要至少花费一小时。

而利亚并不擅长瞬移这类法术,比起她自己赶去营救,当然是纽约当地探员更为快速。

但如果与邪恶生灵有关——

康斯坦丁吐出一口烟雾,“想法不错,如果制造这起绑架案的不是一伙吸血鬼的话。”

“吸血鬼?”利亚神情沉压,“你还知道什么线索?”

驱魔人朝她露出个冷郁乖张的敷衍笑容,“这需要你同意合作,才能继续谈论下去。”

骗人骗鬼骗上帝的约翰·康斯坦丁,觉得眼前这位漂亮女士已经尽在他掌握之中,马上就能被他骗的团团乱转。

可惜利亚并不太配合,她明确严苛的询问,“与你合作的益处是什么?我想我能独自前去纽约解决此事。”

“......”面对不容易被哄骗的年轻女人,康斯坦丁暂退一步,释放诚意,“我能利用古欧洲魔法阵,将你立刻传送至那倒霉男孩被绑架监.禁的地方。”

对不擅长瞬移法术的利亚来说,这是个有力的合作原因。

虽然她依旧认为这位驱魔人不值得信任结交,但为了尽快营救失踪男孩,利亚侧身允许对方进入家中。

康斯坦丁选定玄关位置,开始在两人脚下勾画传送魔法阵,“绑架那倒霉男孩的是一伙吸血鬼组织永夜兄弟会,盘踞在纽约哥谭,热衷于绑架人类当做奴隶兼长期储备粮。”

“而领导着这伙吸血鬼的修道士MadMonk尼科莱,是哥谭那只黑蝙蝠最早的对手之一,”他露出一切尽在掌控的神情,“十分钟前,我向这位哥谭义警,以及正身处纽约忙着建造蠢笨大厦的托尼·斯塔克,透露了此事些许线索。我想这两位狂妄自大的超级英雄,此刻应该正在赶去营救倒霉男孩的路上。”

康斯坦丁说明自己的完善绸缪,利亚却询问道,“为什么你会知晓是那伙吸血鬼绑架了彼得·帕克?”

“为了将这群怪物拖下地狱,我已经对其监管多时。”气质自负阴郁的驱魔人将手指间燃尽的丝卡烟丢进金属垃圾桶,“我亲眼所见。”

她嗓音不再温和,“所以在男孩被吸血鬼绑架之时,你就有机会救助。”

“也许?”康斯坦丁用一种轻率敷衍的语气回答。

面对利亚越发沉冷的神情,他再次取出一只香烟抿在嘴唇之间,随后用雕刻着繁杂宗教图文的金色打火机将其点燃。

康斯坦丁用力将打火机甩上闭合,一簇烟雾袭来,他看向面前女人,“我救下那个倒霉男孩,然后独自招致一群吸血鬼婊.子群起围攻?”

“你瞧现在,男孩失踪登上美新闻台,引起了包括你和那两位白痴英雄在内的无数人重视关注,意图营救,这令我成功多了三个有力帮手,今晚能一举将那群吸血鬼婊.子拖下地狱。”

“倒霉男孩也许会受些惊吓,但不会就此送命,”康斯坦丁嘴角冷淡勾起,“宰了那帮怪物,才能使更多人免于死亡。”

更何况,没什么比他的利益与生存重要。

玄关地面上勾画完成的魔法阵,发出火焰般的一簇簇幽蓝光芒。

在两人完成瞬间传送,消失于原地之前,利亚甜冷声调的嗓音明确清晰,“希望今晚过后,我们别再有机会碰面,人渣先生。”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