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chapter 16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华都风雪降临的凛冬清晨里,他呼吸竟然变得灼热。

时间线仿佛被无限拉长——

科尼塞克幽灵的聚碳酸酯纤维防弹车窗透光性良好,细长耀目的浅金色光线洒进车内,夹杂着弹药击中钢板的枪击声响,带来浮华又危险的气息。

Khan上半身躯躺倒在副驾驶座椅上,头部抵在边缘,沉默谛视他身躯之上的女性。

颜色深沉的微卷长发,几乎能看见淡蓝色血管并且纤细到不堪一击的脖颈,她下颌轮廓精致,丝绒红唇神秘而古典。

他看清那双眼睛,浓郁多变的深蜜糖色,眼神冷静却让人沉迷。

Khan几乎想要触摸她形状略上挑的精致眼尾,或是抹掉她嘴唇上的红色。

他眼睫闭合,再重新张开,第三发钢芯弹击中车身。

他漫长的注视,竟然仅仅是狙击手发射弹药间隔的0.8秒。

而利亚已经迅速远望狙击手方向,距离科尼塞克幽灵大约四十英尺远的停车场左侧,一辆深灰色福特皮卡内,匪徒射手依旧持续朝她射击。

但却暂时无法奏效,这辆科尼塞克幽灵的防爆级别极为优越。

她不准备就此躲在防弹车内无所作为,狙击手随时可能对停车场内无辜民众造成伤害。

保持掩护身下之人的姿势,利亚手持贯穿力惊人的M1911手.枪,意图降下车窗反击时,身下男士单手有力的握住她的手腕。

与此同时,Khan已经打开副驾驶位置的储物箱,一架支肩扛式反器材狙击步.枪暴露在她视野中,“M1911不足以瞬间击穿对方车身钢板。”

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的作战对象包括装甲车、飞机与油库等一众昂贵军用物资,有效射程甚至能够达到千米以上,破坏力惊人,寻常人可不会在一辆炫目的顶级跑车里放上一把穿甲武器。

“‘撒克逊’先生,我得牢记今后千万别惹怒您。”

在谈话过程中,利亚已经收起M1911,将反器材狙击步.枪抵在肩部。

降下驾驶位车窗,她骤然扣下扳机,口径12.7MM的穿.甲.弹瞬间射出,极致速度撕裂空气,直接击穿福特车汽缸。

福特皮卡车燃起火光,爆破声响中,车内狙击手试图弃车窜逃,利亚重新持起M1911半自动勃朗宁手.枪,毫不犹豫立即朝匪徒开枪射击。

她连射两枪击中匪徒,直到对方完丧失威胁能力,倒在福特皮卡车旁陷入昏迷。

实际上利亚可以直接射击匪徒头部、心脏等要害位置,这是无可指摘的正当防卫,没有任何人会质疑她的开枪契机有问题。

但将匪徒重伤后逮捕归案,更有利于联调局有效调查这场街头枪击案,以此让她尽快知晓这场袭击是针对车内这位“秘而不宣”的政治家,还是毒贩集团对她的报复攻击。

不过在利亚看来,针对她的可能性更高。

她可不觉得被多国武力围剿,短短几小时丧失百分之八十原本控制地区的极端组织十环帮,目前还能有心力对这位‘灭其复仇之力,断其复仇之念’的暴君发起袭击。

此刻是清晨时分,想必附近警力在几分钟之内就将赶到处理。

在利亚进行反击与思考的整个过程中,Khan始终维持原本仰躺在车内的姿势。

他目视背对他而坐的年轻女性,因为事发过程突然且紧急,她的身体几乎形成坐在他双腿之上的姿势,隔着几层衣物布料。

开枪射击时,微卷的深色发尾在他视线内摆荡几下,就像是逗弄家猫的孔雀翎羽毛玩具。

那种若即若离忽远忽近的摆动弧度让他不满,于是他用手指触及,却顺遂的下滑落空,指端在惯性下,极轻的碰触到她发尾下方的背脊,因为力道轻缓,利亚甚至并未发觉。

这让Khan萌生出,用他的身躯然接触她背脊的非理性情绪。

莫名其妙且毫无来由。

他几乎是顷刻间便制止这一莫名思绪,甚至想要将她推远。

这种无法控制的意图接近心理,让他近日一再反常。

从初次见面起,那首反战曲通过空气振动,进入他较人类杰出数倍的听觉神经时,Khan看清荒芜屋前花园中的女人,隔着雪茄灰白烟雾,她冷静戒备的眼神像只安哥拉猫。

纤细,优雅,特立独行,不喜抚抱,要让她自由。

他开始审视她,以一名FBI高级特工有可能挖掘出他真实身份为理由。

当晚利亚·李的所有个人资料传达他的电子邮箱内——

父母在9·11事件中遇难,但她却成长为反恐精英,联邦调查局明星探员,在被《华盛顿邮报》称为“诺曼底登陆”的扫毒行动中备受瞩目。

一个不能更正派的年轻人。

和他几乎是然相反的天性。

那晚,Khan心头闪过罗曼罗兰在《米开朗琪罗》中的论调——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隔日清晨,他在窗后投下审视目光时,她敏感察觉到他的视线,却只是匆匆一瞥就漠然离去,然面对无关紧要之人的态度。

她当天甚至未归。

Khan发觉自己无缘由在长窗后伫立许久时,那种飘忽不清的心绪让他随即生出莫名的怒气。

他从不对谁另眼相待,他只爱冷静克制的自己。

Khan在远离卡德洛克社区的布拉德利庄园住了三天,而他再次返回卡德洛克的原因,是为了取回书房里的《战争之艺术》,即便这本书籍他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能倒背如流。

当晚发生了爆炸案,在这个几乎称得上陌生的年轻女人面前,他暴露出超越人类的力量与速度。

以‘她是个FBI高级探员,重伤死亡会让他卷入不必要的琐事’为原因,庇护她在强烈爆炸下不受伤害。

而在几个小时之后,她所在的FBI特别行动组就调查出他的真实身份,这可比‘一个FBI探员受爆炸案牵连枉死’造成的麻烦琐事超出千百倍。

可他发现自己不但没因此萌生怒意,竟然还重回嘈杂烦嚣的爆炸现场,她颈侧那两道划伤血痕,似乎比筹划对十环帮发动围剿膺惩更让他留意。

但他的怒气还是成功被她点燃——

她竟然该死的是那副态度,Khan被她戳穿自身都无法理清的心绪时,基因强化后本就比寻常人类更旺盛的愤怒傲慢,让他几乎怒气盈胸。

可他却将所有负面情绪都放在了部署指令围剿十环帮上,甚至在第二天清晨,独自驱车来到卡德洛克社区附近。

这次他的原因是了解被轰炸到仅剩地基的住宅,目前的清理状况如何。

昨日这栋房子还不值得他出面接受警方调查,今天就足以重要到令他亲自了解清理重建,态度转变速度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但Khan并没有瞧见都铎式住宅的萧条地基,在他还未进入社区时,就发觉那辆极光白色英格兰古董车行驶而出,在大脑中规划出合理理由之前,他已经驱车跟随在后。

直到枪击发生,他被利亚以近乎紧拥姿势扑进车中。

在枪战结束后,Khan为自己构建出一个恰似无懈可击的理由,得以说明他近日的反常——

吊桥效应。

当人类处于类似‘危险吊桥行走’这一类惊险危急的场景时,会将危险情境引起的心跳与呼吸的异常表现,理解为对异性的青睐心动,甚至是爱慕,意乱情迷。

他与身前女士经历的爆炸事件与当街枪击,正是此类危险场景。

Khan认为自己只是将生理唤醒进行了错误归因。

他试图以此说服自己。

将他以往在成千上万次危险经历中,始终铁石心肠毫无所动的事实然抛到脑后。

强化人暴君在上世纪末,如同杀人机器般用双手生生捏碎仇敌颅骨时,也没见他心跳呼吸有任何异常表现。

但Khan执意将他的反常缘故如此认定,他不接纳其他原因。

更遑论是失去冷静自制,无法控制的意图接近她。

他试图重新筑起防备隔绝的冷漠姿态,而他身前的女性竟然已经率先推开车门,打算走向丧失威胁能力,晕厥在福特车旁的狙击手。

Khan在利亚脚上的布洛克中筒靴鞋底刚刚触及停车场地面时,便已经极快坐起,瞬间拉住她的手腕。

他停顿两秒后才开口,脸色完算不上好,“你该等候当地警探处理匪徒。”

利亚对这位先生此时似乎和友善沾不上边的态度有点困惑,但视线扫过科尼塞克车身上的弹痕,她认为自己应该表现的和睦些。

“这场狙击有极大可能是墨西哥黑帮毒贩对我的意图报复。”利亚照实向对方说明。

Khan紧绷面庞更为冷沉危险,他邮箱中那份出色的个人履历中,关于扫毒行动的相关记载,她甚至曾被与毒贩勾结的州警枪击。

在左臂位置,稍有偏差也许会射向心脏。

他望进那双深蜜糖色的眼珠,一如既往的温和冷静。

莫名,Khan感觉他的铁石心肠像是浸进清甜的,危险的,酸涩的,诱人堕落的,足以将他牵绊缠绕且难以挣脱的柔软物质之中。

如同蒙着暗红丝绒的古罗马绞刑十字架,是一切冷静自制的葬身坟冢。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