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chapter 3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周五午前时刻,利亚伴着抑扬顿挫如咏叹调般的男性嗓音入睡,而她梦中竟然真实上演了一出《理查三世》莎翁戏剧。

那位在长达几世纪的传闻里,被称为谋杀兄侄摄政篡位,却拥有卓越施政才华,成就斐然的阴谋暴君,在她梦境中,有着深邃异色瞳膜,以及雕塑般冷硬颧骨与直挺鼻梁。

当利亚被常规手机铃声叫醒时,发觉自己正躺在柔软高柱床上。

她从软垫里爬起来,看见Khan身处与寝室相连的内室书房中,他坐在卷叶雕刻的古董金棕色长桌之后,饰以金箔贴饰的桌面上摆放着几叠文件与MacBookPro.

和她从前想的一样,这位拜伦式的激进阴谋政客,当然不可能空闲到不受公事叨扰,但不得不说,他坐在充满古典厚重美学内涵的书房里处理事务的场景,还真是睿智又优雅。

Khan在她的黑莓手机铃声响起时,便已经停下敲击键盘的指端,目光朝她看来,“谁的致电?”

利亚这才从床边漆金丝矮柜的苍翠大理石台面上,摸到她持续振动响铃的键盘机,她按下接听键,语调是朋友间的自如,“斯潘塞,是有新案子发生?”

此时是工作日下午,小博士致电当然不太可能是为了私事,利亚率先表示道,“如果需要,我可以随时停止休假。”

“确实有个麻烦事,但我不想破坏你的假期,致电仅仅是想询问你的意见作为参考。”瑞德坐在匡提科圆桌会议室内,与她谈起分析组最新接到的棘手案件,“哥谭城里,从今天上午开始出现奇怪的流感症状,呼吸道与肠道问题伴随着皮疹与头痛。”

他按下扩音键,让利亚能同时与组内其他人交流。

艾米莉对她说道,“到五分钟前,已经传播至上千人,传染疾病最易引起社会恐慌。”

“等等——”利亚回忆今年初曾在《华盛顿邮报》看过的新闻,“一个多月前,以色列北部区,似乎也曾出现过类似流感症状。”

电话另一边,JJ补充道,“确实如此,目前相关症状表现一致,而在以色列拿撒勒城中发生的传播流感,导致超过千人入院治疗,引起当地广泛恐慌。”

此时,听筒里传来加西亚对组员的通知声音,“联调局刚刚与航管塔台沟通,一小时后,BAU便可以乘上公务机,前往哥谭。”

而斯潘塞·瑞德还在向利亚说明流感事件的奇异之处。“但以色列拿撒勒城的传播疾病在一周后,所有症状便自动消退,至今医学界未能找出任何原因,连传播方式都毫无头绪,以至于很多传言将这场流感归结于群发性的宗教性超自然事件。”

因此他向利亚致电,是想得到她的意见,关于哥谭城内这场流感,是否有可能是超自然力量引起,或者仅仅是未知病毒传播。

利亚视线扫过落地钟,“我暂时无法得出结论,不过在一小时后,我想我能抵达匡提科机场,与你们一同搭乘公务机前往哥谭。”

她在洛城警署挨的那一拳算不上多重,只不过是撞击伤痕而已。到目前为止已经休假两天,算是合理的修养时间。

利亚认为她在面对这场半天内波及上千人的棘手‘流感事件’中,理应销假返工。

但坐于书房内的那位男士,显然不是如此想。

在利亚与分析组结束通话后,Khan已经走近,神情紧绷的朝她阐述,“联调局通知邮件中,你的因伤休假时间是四个工作日,而目前刚刚过去不足四十八小时。”

“你十分清楚,这些小伤口对我几乎完没有影响。”利亚走到床尾软塌旁坐下,身边是她昨日穿着的衣物,已经清洗过整齐叠放。

Khan目光放在她那叠衣物上片刻,目光伪饰成温良关切,实则暗含命令,“我要求同行。”

“不,”利亚声音温和的拒绝,她看向不远处书房桌面的几叠黑色文件夹,“关于今天下午的安排,我销假返工前往哥谭,而你则要留在这儿,解决你的政治事务。”

她可不希望这位权势政客由于过于迁就她,以至于只能抽挤时间来处理公务。

她外出工作,刚好能留给他安适空间。

利亚认为她的安排是最佳计划,但对于Khan而言,明显不是如此。

在他看来,此刻致使利亚离开他,前往其他城市处理危险事件的联调局分析组工作,无疑便是最有可能导致他‘失去利亚的意外或差错’原因之一,她甚至拒绝他同行前往。

可他竟然该死的不能强硬将她留下,反而要伪饰成温良。

Khan坐在她身侧床尾软塌上,继续尝试说服她,嗓音深沉而性感,“我以为你了解,我是世界最佳的‘安顾问’。”

他神情看上去机敏沉郁而风度十足,但实际上,Khan内心的愤怒与控制欲已经处于临界点,如果她再次冷言拒绝的话。

而利亚就像是总能抓准他的deadline,她手臂环住男性颈侧,身体则侧坐在他双腿上,姿势亲密而温情,“我当然清楚这件事,您可是近代战争史上‘以一敌万的大规模杀伤武器’。”

她收紧手臂,亲吻上他比寻常欧洲人更为狭长的深邃眼眸,“我喜欢这里的光亮和剔透,还有你身处书房处理公务的模样——”

“真是非常迷人。”她说。

Khan搂住女性细窄腰肢,发觉他的怒意像是被戳破的氢气球,“但你总是一次次拒绝我。”

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简直能令人在顷刻间沉沦,利亚觉得她现在脑袋里就有点晕。

她清清喉咙保持清醒,“我真的得换衣服了,我只有一小时,而光是从这里驾车前往匡提科,便需要花费四十分钟,我甚至没时间返回公寓整理替换行装。”

她随身只有一个波士顿皮革包,希望BAU能在今天,成功破解这场奇怪流感。

而Khan听闻她的话语后,然不提起在高柱床一侧的衣柜内,放置着他今早致电梅西百货女装区,与她身上这件睡衣一同送来的整排女士衣物。

毕竟她正准备穿上的那件漂亮衬衣,被他昨晚不小心扯破了,但她似乎尚未察觉这件事。

而此时,利亚只有些意外于她面前的这位先生,竟然很是配合的松开紧贴合在她腰侧的手臂,甚至将一枚英伦高级轿车的机械车匙交给她,“你还有五十三分钟。”

Khan每次表现的贴心又温良时,通常都是他有所图谋时。

利亚穿着丝绸睡袍,最先套上黑色长裤,之后拿起叠放在一侧的衬衫。

她将其展开,看清衣襟前不但缺少了三粒纽扣,甚至在胸口位置有被明显扯坏的痕迹。

摆脱困倦,利亚终于记起在温室花房里,这位暴力人士将她衬衫用力扯开时,发出的布料撕裂声响。

这件衬衫无疑已经没法穿着,更糟的是,她的外套是件无扣且无系带的翻领法式毛呢大衣,完无法起到身前有效遮挡效果。

更不用说她颈侧还有几块明显红痕印记。

而利亚家中与此地处于相反方向,赴约前往匡提科机场的五十分钟内,不足以增加上返家换装的时间。并且她目前身处在占地二十英亩的牧马庄园里,周围连购物中心的半个影子都没有。

也许她只能在驾车途中,捂住她可怜的外套与衬衫领口,在匡提科附近的威廉王子县郡路边的衣物商店内,快速的随意买件衬衫换上。

此时,Khan正神色如常看着她,唇线坚定,甚至展露出些许笑意,“我有个紧急解决方案。”

利亚只觉得他神情伪善至极。

————————

五十分钟后,利亚驾驶着男友的高级轿车抵达匡提科,披着长外套在公务停机坪上与分析组探员碰面,进入熟悉机舱。

喷气式公务机内气温和暖,亚伦·霍奇纳脱下厚重的黑色羊绒外套,将此次流感事件的相关文件递给利亚,“已经有媒体介入并发表大篇幅播报,引起哥谭城内广泛恐慌。”

“而哥谭市医学中心对此次流感难以给出合理解释。”摩根补充案件发展。

最为老练的大卫·罗西开口,“由于上一次此类流感发生地点位于世界主要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发源地,诸多民间宗教组织开始将此次哥谭城内的疾病,称为大规模诡异事件,甚至是上帝降罚。”

“即便确实是超自然力量引起疾病,比起上帝,”利亚将目光投在展开的文件夹,与平板电脑上加西亚传来的更多资料,“还是耶和华的敌人更热衷于做这种事。”

今日机舱内暖风实在很是充足,利亚只能与其他探员一样脱下外套,她穿着剪裁精湛的宽大法式叠袖衬衣,纽扣一路严谨的扣到了喉咙口。

而衬衣是明确的男士款,并且带有阴郁优雅的馥奇男香,如同上世纪的老派绅士缩影。

分析组探员们并没有人对她穿着男士衬衣表示出意外神情,或者发表任何询问。

而利亚面色平静的翻阅文件资料,心内却想着——

这个城府狡诈的英国佬,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前一晚是在男性家中过夜。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