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chapter 4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抱歉,我有些困倦。”利亚尽量驱散困倦感带来的眼底惺忪,再次着重在这两位非传统意义上的‘漂亮男士’身上,进行详细观察——

外貌年龄相近,同样苍白高挑,异色虹膜,高颧骨,狮子鼻直挺,并且唇线明显。

零点五秒后,她终于找出两人外在形象的唯一差别,她刚刚搭住对方手臂的男士,发色稍浅一些,并且向脑后严谨梳拢的短发发尾处,略微带着点卷曲,虽然由于他的发型而很不明显。

并且更关键一点,在Khan身上她依旧看不出分毫的命理吉凶,但面对另一位男士,她能探知到些许独属于法师具备的魔法天赋,虽然此时似乎尚未被发掘引导。

在利亚刚刚用半秒钟时间分辨出这份区别时,她左臂后方,被男性有力手掌握住。

Khan面容上不带一点正在施加力度的神情变化,但利亚已经被那股力量带入他怀中,他垂眸谛视她稍显苍白的脸,嗓音深沉难测,“看来你确实很是疲惫。”

他左臂牢牢环住女性肩背,身躯贴合,利亚几乎能听清他胸膛中的强力跃动声响。

而Khan已经看向那位长相接近一模一样的男士,“斯特兰奇博士,好久不见。”

作为耳目众多的政客,Khan当然不是第一次与这位很是有些名气的神经外科医学博士碰面。

对于两人过于相似的面容,他自然进行过一些合理调查,以确认这个出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美国人,与他诞生的英格兰家族毫无关联。

而对于利亚竟然将斯特兰奇错认成他这件事,即便Khan本身十分清楚两人的高度相似之处,但了解归了解,他心中滋生的邪火可丝毫不会因此平复。

至于刚刚被陌生女性搭住手臂,又很快放开的史蒂芬·斯特兰奇,优越而冷漠的神情几乎没有变化,他看向不止一次在社交场合有过交集的石油商人,“撒克逊先生。”

在这位被Khan称为斯特兰奇博士的男士开口后,利亚得以辨认出两人的又一区别。

此时牢牢将她固定在手臂与胸怀之间的男士,说着抑扬顿挫的不列颠公学标准音,而她错认的那位先生,更偏向东海岸口音。

斯特兰奇目光短暂在利亚脸上停留片刻,他显然没有留下继续交谈寒暄的意思,“抱歉,我需要尽快返回纽约。”

作为球首屈一指的神经外科专家,斯特兰奇需要在两小时后乘上纽约飞向伦敦的航班,出席明日在帝国理工医学院内召开的国际神经学协会论坛。

他工作安排忙碌,在结束医学论坛后,还将以联合国和平使者身份前往尼泊尔,参与人道主义志愿工作。

Khan当然更没打算与他展开交谈,他嗓音冷漠,“当然,请自便。”

两位相貌冷硬优越的男士,简直是如出一辙的高傲姿态,利亚在一旁看的都要有些胃疼。

“跟我离开。”贴合在利亚肩背的男性手臂施加些许力道,主导她身躯向前脚步迈出,走近等候区一侧的电梯间。

而斯特兰奇则已经进入与其并列设置的另一间。

看来这两位男士还真是没什么与彼此寒暄的打算,即便都是准备进入地下停车场,随即离开哥谭医学中心,却还专门选择不同电梯间。

“你能尽量放松点吗?”利亚在走近升降电梯后,对他要求道,他身体紧绷的好像随时能展开一场暴力且迅速的厮杀。

Khan目光停在她脸上,“在你将无关人士错认成我之后,这要求可真是‘合理’。”

利亚还未来得及回答,升降电梯便已经抵达地下停车场,Khan依旧维持原有姿势,接着为她开启LIMO高级轿车后座车门,示意利亚进入,神情紧绷,“我想你会给我个合理解释。”

而在利亚刚刚坐进车中,车门尚未合上时,一侧通道极快开过一辆银灰漆饰兰博基尼。

透过车窗,能匆匆看清史蒂芬·斯特兰奇神情漠然的侧脸。

随后坐进宽敞后座区域的Khan同样面无表情,在升起车厢之间的隔音挡板前,他已经驱使前排驾驶员前往阿奇·古德温国际机场。

利亚看向身侧男士,诚实说道,“你和那位男士的外貌相似水准已经超出单卵双胞胎的程度,几乎像是人工克.隆。”

“这就是你错认恋人的辩解?”Khan眉骨下压,前额紧绷,显示出明确的负面情绪。

利亚混淆是非,“我以为最先发出质问的应该是我,考虑到你至今也未向我说明的真实年龄,我几乎有理由怀疑是你在三十年前惹出了些麻烦事。”

“我和斯特兰奇毫无关联,并且——”他嗓音更为愤怒危险,但依旧对她精确说明,“他时年三十七岁,我仅仅较他年长不足十岁而已。”

利亚可不想继续谈论她由于困倦认错男友一事,她顺着年龄问题谈下去,并且表现出讶异神情,故意称赞道,“可你们在外貌上看不出丝毫年龄差距,强化基因真是个非凡试验。”

“你指望如此轻易就敷衍过去?”Khan步步紧逼。

“不然——”利亚稍有迟疑,虽然这两位男士相似的过头是事实,但她将旁人错认成亲密爱侣也的确有点说不过去,她让步说道,“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个需求作为补偿。”

Khan沉眸注视她,“一次不列颠之行。”

“我希望能带你看看我出生之地。”他再次朝她伪装温良,试图说服利亚,以达成他的目的。

她对这一要求稍有犹豫,“什么时候?”

“今晚。”Khan丝毫不觉得他的安排突兀紧急。

而利亚只觉得这位先生还真是花样百出,她感觉自己像是又一次钻进了他的圈套里。

Khan继续步步为营,深沉嗓音少见的和缓,“你看上去很疲倦,而我们长达六小时的飞行航程,足以让你安稳休息。”

他恐怕是最好的伪装者,在有意劝服时,神情真诚可信的就像是罗马教廷礼堂壁画上描绘的天神。

甚至还擅长软硬兼施,他又沉下目光,“你难道认为这要求过分?”

十五分钟后,利亚再次登上那架大型超远程公务机,三万英尺高空上的晚餐完扭转了她对飞机餐的刻板印象,不过在这之后,‘食困’似乎更加重了她的疲劳感。

躺进舱尾几乎双人宽的软塌一侧,正要入睡,感觉身旁软垫下陷的同时,她手腕被握住。

利亚睁开眼,看清那双深邃眼眸。

她立刻想起上一次在这一位置,这位先生差点成行的过激打算,她强调,“你似乎不久前刚刚承诺我六小时安睡时间。”

“虽然我一向变化多端,”Khan将她脸颊边碎发拨开,“但你现在看起来太过劳累了点。”

他总是有目的性攻击的有力身躯,用近乎顺从的力道将她揽入怀中,轻吻她额侧,“做个好梦。”

利亚环抱住他腰背,呼吸平缓很快便安稳入睡。

而Khan维持安抚姿势,脑中则在图谋等她再次醒来,心力充沛之时,他对于今晚这一‘错认事件’的惩戒手段。

————————

美东时间晚七点自哥谭机场出发,六小时的飞行航程后,抵达不列颠时,时差拨快五小时的伦敦正是清晨六点时分。

湾流公务机直接降落在伦敦西郊,泰晤士河畔,零度之上的气温带着潮湿水汽,占地近一公顷的占堡式建筑群四周,森林与河湖密布。

清晨空气是浅淡的蓝灰色,云雾压低,虚实难分,利亚从泰晤士河岸进入古堡入口前向他询问,“你在这里出生?”

Khan朝她示意建筑群里一座哥特式垂直建筑,“在其中一间古老寝室里。”

他握住利亚指端,进入最外侧优雅的英式庭院内,缀花绿茵上,葱郁灌木簇拥着遍植的铃兰与蔷薇,玫瑰园在清晨雾气中带着细小水珠。

庭园另一侧甚至还设有一个典型的不列颠式迷宫园林,而Khan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这所有一切,原本都是那位新伯爵继承的不动产之一。”

而他分文不得。

利亚短暂沉默,“但这座庄园现在属于你。”

“你在想什么?”Khan饶有兴味的观察她神情,“你认为我动用强权,夺来了这一切?”

在利亚回答之前,他率先解释道,“这可和我无关,在继承贵族头衔后,那位新伯爵赌瘾越发加重,拉斯维加斯、大西洋城、蒙特卡洛,他将所有身家都留在了那几座赌徒天堂,而我只不过是合法购入这些被拆零出售的资产。”

Khan显然不打算提及那位伯爵次次输个底掉,跟他对赌场管理者的不少驱使行为,当然脱不了关系。

“你的言论一向真假难辨,”利亚他的说法持怀疑态度,两人言谈间,已经走近列柱回廊复杂而华美的哥特式主建筑,“不过泰晤士河的静态之美真让人赞叹。”

“观赏泰晤士河,有更好选择地点。”Khan迈步进入室内,利亚随即发觉建筑内部并非极尽奢华的法国宫廷风格,而是多了几分不列颠式严谨克制。

他并未过多停留,带领利亚经过挂满家族肖像的门廊厅,进入顶楼一间宽敞挑高的长形书房。

深棕嵌入式书架之间,巨大落地窗外的泰晤士河面正晕起迷雾,而仅仅是在进入室内的短暂时间里,空中云雾持续压低,似乎顷刻间便要降下雷雨。

“这里是绝佳观景地。”Khan坐进落地窗前的黑色柯布西耶单人沙发,与此同时,握住利亚手腕,让她安稳坐于他腿上。

她看向窗外,古典建筑与森林河湖在清晨灰蓝色调的烟霭水汽下,构成一副威廉·透纳式浪漫主义风景画。

利亚几乎要对Khan身上那种刻到骨子里的贵族式‘享乐主义’而哑口无言。

她随手拿起沙发一侧矮柜上的平整报纸,发觉竟然是今日最新日刊。

窗外传来清晰的震荡雷声,阴雨随之连绵不绝敲在落地窗上,而利亚暂时被报纸内一则新闻吸引注意力——

“伦敦皇家歌剧院上演真实歌剧魅影?怪事频发,悚然声响,是否存在幽灵出没?”

Khan顺着她的目光看清新闻内容,他嗓音沉下,不悦质问,“即便到了伦敦,你难道也准备抛下男友,忙着去对抗邪恶力量拯救世界?”

窗外雷雨天降临,灰蓝雾霭阴沉的令人心悸,利亚感觉到身后男士手掌贴合在她腰腹上,沉冷暗示,“我想你的困倦已经得到充分恢复。”

“你总不会以为错认一事,能如此简单了结。”他出尔反尔说道。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