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chapter 4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面对这一场可怕的视觉‘灾难’,利亚几乎要以为自己是患上了散光复视,而眼前这三位男士都是重影幻觉。

“你们能彼此站远点吗?我不盯着看甚至不容易区分是谁在讲话?”利亚无视身旁正牌男友越发危险的神色,继续建议道,“或者在开口之前,自己先报上姓名?”

她想象了一下那副画面,好像十分怪异并且有点…蠢。

于是利亚又接着说道,“算了,你们还是暂时保持沉默吧。”

正要开口的Khan和夏洛克听闻她的要求,下意识闭上嘴。

零点一秒后,察觉到这一顺从反应完不符合两人的高傲本性,便要再次发声质问,可惜利亚已经看向另一位男士。

“斯特兰奇先生,”她回答起这位医学精英之前对于流感的问题,“关于哥谭城的传播疾病,我确实起到了些用处,昨晚曾协助另外三位猎魔人。”

斯特兰奇对她的回答并不惊讶,语带些许好奇继续向她询问道,“所以你是魔法师?”

“你可以这样认为。”毕竟向一个美国人解释一千八百年前创立的中国宗教太过琐碎,利亚顺着他的言论简短回答。

随后又想到她在斯特兰奇身上看出的魔法天赋,“关于魔法,有一件事也许你应该知道。”

利亚如实说出,“我能看出你拥有强大的魔法天赋。”

斯特兰奇神情惊异。

“我想如果你接受法术学习的话,能成为极为卓越出众的法师,”利亚继续向走廊出口方向迈进,接着看向Khan,“我们不是说要去海德公园吗?”

利亚已经转而与正牌男友交谈,而被她告知拥有魔法天赋的斯特兰奇,发觉他竟然真的对这段‘听起来似乎不太靠谱’的交谈有些上心。

魔法天赋?

虽然斯特兰奇并不至于因此真的打算成为什么优秀法师,但回想他明早便要作为联合国和平使者前往尼泊尔的安排,一则有着魔法色彩的传言窜入他脑海——

近些年来,始终有传闻称,至尊魔法师就生活在喜马拉雅山上。

仅仅是一个眨眼间,斯特兰奇想到,或者如果他有时间的话,可以在那座尼泊尔与中国西藏之间的天然国界山脉附近,进行一场远足。

即便不能幸运拜访到传说中的至尊法师,但在世界海拔最高山脉周边,实行一次远足健行,也没坏处不是吗?

昏暗古旧的走廊通道将要走到尽头,室外街景逐渐进入利亚视野内。

而在她身旁,原本因为回忆起二十年前的海德公园往事,已经要忽视利亚之前再次‘错认男友事件’的Khan,对于她刚刚那一段‘头晕难以区分’的言论,无疑准备再次锱铢必较,“请向我解释,你为何无法认出自己男友?”

设身处地想一下,利亚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点过头。

毕竟如果是Khan无法在几位女性里辨认出她,她难免也会心生不悦,虽然利亚并不觉得自己在这世界上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克.隆.体’存在。

但面对正牌男友此时的质问,她似乎也只能寻找借口,但神情看上去别提多正直可信,一派严肃,“我可能有点脸盲。”

这则回答对于Khan来说,当然算不上好答案,他正要继续诘问,却被静谧走廊内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来自身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

咨询侦探按下接听键,听筒里当即传来苏格兰场雷斯垂德探长的声音,“夏洛克,我需要你前来南肯辛顿博览会路,就在五分钟前,苏格兰场再次收到报案。”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一起类似袭击事件,报案者无一例外都是女性,声称在街头遭遇他人暴力袭击,”雷斯垂德语气紧急,并且困惑非常,“可是在街头监控影像中,却记录着所谓袭击事件,是这些女士持刀自伤。”

夏洛克·福尔摩斯视线投在利亚已经迈出走廊尽头的背影上,“就像是1938年时,发生在英格兰哈利法克斯镇的那场群发性诡异事件。”

“什么?”雷斯垂德一时未能反应过来。

而夏洛克已经结束通话,几步走到正要坐进车内副驾驶的利亚身侧,“我需要你的帮助。”

在利亚表现出讶异或疑问前,咨询侦探的语速让她插不进任何只字片语,“肯辛顿-切尔西区近期发生了多场连环伤人案,超过十位女性报案声称在街头遭遇暴力袭击,而就在刚刚,苏格兰场接到又一起发生在博览会路的此类报案。”

Khan冷言打断夏洛克,“这是伦敦市警探的任务,与她无关。”

神情漠然的咨询侦探并未理会他,而是继续对利亚说明,“但在案发地周边监控影像中,清晰记录着是这些女士持刀自伤,而在1938年冬季,英格兰哈利法克斯镇曾发生类似事件,袭击事件数量多达当地警局难以控制的程度。”

利亚握住Khan的手掌,示意福尔摩斯先生接着说下去,“我想知晓后续。”

“这宗暴力袭击案的结案十分异常,警探难以追踪到嫌犯任何线索,而受害者身上的遇袭伤痕形状与特征,极为接近自身造成的伤口,”夏洛克谈论这起疑点重重的老旧案件,“在卷宗记载中,多位报警人最终在伤痕鉴定物证面前,只得承认袭击事件是出自幻想,但依旧有部分人坚称这是暴力攻击。”

“当局结论如何?”利亚询问。

这场疑点重重的上世纪三十年代案件,是夏洛克那些疑案卷宗的其中之一,他对此自然很是了解,“苏格兰场与当地警方均称,在黑暗街道袭击无辜女人的肇事者,仅仅是幻想,从不存在。”

“我希望能了解近日发生的袭击案更多细节。”利亚若有所思。

夏洛克认为这位女士是他钓上钩的金鱼,“根据这十一名女性的报案记录,无一不是在晚间时刻经过肯辛顿-切尔西区的某条巷道时,莫名失去意识,当再次醒来时,身体出现多处刀划伤痕,且失血过多,但根据体检报告,在十一名受害者体内,并未遗留任何能够致使意识丧失,甚至是致幻自伤的药物残留。”

利亚挑眉,“所以在歌剧院的幽灵扰乱后,你怀疑这是又一场超自然事件?”

“是超自然力量作祟,还是不明嫌犯通过其他途径,令这十一个女人出现致幻自残行为,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差别。”夏洛克神情机敏而沉郁,一派高功能反社会外在特征。

他仅仅是喜欢洞察每个细节,而这些复杂悬疑的案件,能让他不需要依靠做个瘾君子来维持思维振奋。

利亚对于这副长相的男士的性情脾气,早已没有丝毫正面要求,咨询侦探听起来似乎无甚同理心的言论,也并未让她萌生出言反驳的打算。

她转向Khan说道,“关于福尔摩斯先生说的这件事,也许我需要去案发地点看看。”

面对又一次试图忽视他,去对付邪恶力量拯救无辜者的利亚,Khan心中再次给她记下一笔。

虽然对她的要求并未驳斥拒绝,但他无疑又开始谋算事后算账,Khan嗓音磁冷简洁,“上车。”

而在他话音落下后,利亚甚至尚未坐进副驾驶,一旁的咨询侦探就已经砰的一声拽开车门进入后排座椅,接着又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面对夏洛克·福尔摩斯的‘高度自主性’,利亚沉默了片刻,看向站在街边,原本同行的斯特兰奇先生。

她并不知晓这位医学精英今日出现在伦敦的原因,但看他站在弓箭大街道路一侧,目光投向街上行驶出租车的样子,应该是并未驾车前来。

“您要去哪?也许顺路。”利亚礼节性询问。

由于今日仅仅在伦敦短暂停留一天,而并没有专程租车的斯特兰奇,自然是准备拦下一辆出租车,返回位于伦敦帝国理工校本部附近的酒店住房。

而面对利亚的礼貌询问,他配合的回答道,“南肯辛顿,伦敦巴廖尼酒店。”

利亚稍有点意外今晚的巧合程度,她幼时就住在那附近,毗邻海德公园与皇家艾伯特会堂,并且距离她此时要前往的案发街道博览会路,同样临近。

而在她正准备邀请斯特兰奇同行时,咨询侦探降下车窗,对她质问道,“你为何还在拖延闲谈?”

接着这位天然卷先生又看向斯特兰奇,“还有你,立刻上车,别再延误我的探案时间。”

有一瞬间,利亚只想将他踢下车。

她看向史蒂芬·斯特兰奇,神情不冷漠但也不过分热情,“我正要去那附近,现在是晚高峰时段,这附近看起来似乎并不容易搭车。”

虽然斯特兰奇对于车内另外两位男士的印象,基本接近负面,但他对于好意发出邀请的利亚,少有的观感不错,这位女士年纪轻轻但却正派可信。

“多谢,我原本已经准备好在街边站上半小时。”斯特兰奇走向硬顶四座轿车另一侧,打开车门进入。

他无视同样坐在后排长椅上的黑发卷毛,目光看向副驾驶位的利亚,低沉嗓音像是悦耳大提琴乐章,“我发觉这两晚的接连相遇十分奇特,真是有趣的因缘际会不是吗?”

本就因后排坐进两个多余存在而心情降到谷底,脸色极差的Khan,听闻斯特兰奇提起所谓的‘因缘际会’,脚下狠力踩下油门。

硬顶跑车轰出原地的同时,他声音响起,语调沉压暗含凌厉,“你可真热衷于胡乱猜想,斯特兰奇。”

而顶着一头骚包天然卷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还在一旁火上加油,向利亚声线平淡但肯定的说道,“关于因缘际会,今晚你成了我的暂时探案合伙人,这确实是少见的意外联系。”

随着车内三位男士不停顿的接连言谈,再次需要移动视线辨认发声者的利亚,感觉她的视线和大脑双双正在陷入混乱。

于是她抛下一句“我头晕,需要休息”之后,便开始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确实是“因缘际会”,只不过八成是孽缘,利亚默诵着清心咒——

这天没法聊,我选择修仙。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