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chapter 5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利亚对男友‘今日结束工作后,第一时间返家’的承诺,注定无法成真。

她刚刚与摩根和艾米莉,从FBI学院的配枪战术训练中心结束指导,返回行为分析组办公室。加西亚就向组员通知道,“加州内陆帝国区发生了枪击案。”

圆桌会议室内

“加州的圣贝纳迪诺,一周时间不到发生了两起入室案件,案发地点临近,作案手法相同,家庭成员部被枪杀。”

数字屏幕上,此时定格着两张家庭照片,双双是一家四口的白人中产阶级家庭,孩子均不超过八岁,其中甚至包括一名刚满六个月的婴儿。

每位探员身前桌面上,都摆满案件相关资料。即便BAU小组每次面对的都是美最为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但这类连稚龄孩童都不放过的入室枪杀案,无疑令人格外心情沉重。

“让我担心的是作案间隔时间,两案仅隔四天,”部门主管亚伦·霍奇纳下达命令,“加州与匡提科相距遥远,我们得马上出发,三十分钟后起飞。”

这次连返回家中,整理外勤行装的时间都没有,不过探员们已经习惯工作的紧张性。

整组人员走出联邦调查局办公室后,直接带上随身物品,前往匡提科停机坪。

而在乘上公务机后,在加州当地警方或是信息专家加西亚,找出更多有效案件线索之前,分析组探员们有点短暂时间,能向各自的家人伴侣,致电或短信通知,说明分析组今日需要又一次临时出差,并且归期未定。

由于BAU小组的工作性质,行为分析科这些侧写师们,有时并不能算是合格的伴侣人选。

比如亚伦·霍奇纳就是因此才与前妻分开;大卫·罗西曾三次离婚,与忙碌工作也不无关系。

而JJ虽然并没和爱人威尔结婚,但两人一直关系稳定。在有了儿子亨利,成功组建家庭之后,JJ时常对威尔与亨利心生愧疚。

至于其他几位暂时还不打算组建家庭的组员,由于繁忙且危险的工作日程,令他们在维持稳定关系方面,也是十分困难重重。

公务机上,JJ正在与四岁的小亨利通话,而霍奇纳,艾米莉和摩根,也在给最近的约会对象发送短信,取消这几天原本约定好的交友安排。

利亚并未拨通Khan电话,而是发了通电邮解释今日行程,并且再次向他强调,“请绝对不要再次贸然出现在我的外勤地。”

马里兰州,卡德洛克社区住宅内,Khan目视最新收到的电邮。

她在几个小时前的清晨里,刚刚承诺傍晚会如期返家,此时却因为一宗该死的枪击案,需要再次前往南加州,为那些无能的地方警探破获案件。

Khan对此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他手指在按键上操作,力度几乎能让手上的键盘机报废。

在他刚刚按下几个词组,还未点击发送时,利亚的又一则电邮到来,“我知道你会尊重我的,对吗?我保证,会尽快解决案件返家。”

利亚甚至没给他回复的机会,又接着写到,“我接下来需要讨论案件,勿回。”

Khan长久注视着这封电邮,眼底沉冷难测。

公务机上,信息专家加西亚,此时向分析组探员传来更为详细的案件资料。

对于这起极为凶残的入室谋杀案,有关线索最先指向当地黑帮,并且疑似涉及黑人帮派谋杀白人家庭的种族问题。

而在数小时后,分析组抵达加州内陆帝国区,很快发现这起连环入室谋杀案,背后隐藏着更大阴谋——

不名嫌犯将凶残的谋杀案件,伪装成黑人帮派与非法移民所为,意图煽动种族对立,引起社会恐慌。

深夜,BAU小组兵分两路,分别前往内陆帝国区不同地点,保护可能会受到不明嫌犯袭击枪杀的无辜人士,并且同时将要搜捕抓获不名嫌犯。

霍奇纳、罗西与艾米莉一组,而摩根、JJ、瑞德和利亚,则组成另一临时行动小队。

抵达目的地后,资历最深的摩根观察眼前住宅,作为临时队长向其他三位探员说道。

“瑞德和我从前方进入,吸引不明嫌犯火力;JJ和利亚在后方迂回包抄。我们要守住前后,防止不名嫌犯逃跑,行动——”

JJ和利亚持枪走至后门方向,进入室内,“FBI——”

“砰——”室内之中,不名嫌犯直接开枪射击,枪弹击碎两人身后门窗玻璃。

下一刻,枪口对准JJ无法被防弹衣保护的脖颈位置。

利亚立即掩护JJ向一侧扑倒,带着强大冲击力的枪弹,击中她的防弹衣肩部位置。

由于枪弹的冲撞力度,利亚身体向后撞倒,落地时最先着力点在于右臂,此时清晰传来痛感。

“利亚——”JJ朝嫌犯开枪反击,声音焦急关切。

“我没事。”利亚贴着门扉坐起,虽然右臂受伤,但作为左利手,伤处并未影响她持枪。

利亚抬高手臂,尽量忽视身体另一侧传来的肌肉疼痛,她心跳节奏平稳,手臂与配枪保持重力平衡,朝不名嫌犯所在方向,平稳扣下扳机。

随着子弹撕裂空气的啸音,格.洛.克23式配枪射出的0.40in手.枪.弹,正中嫌犯前额,一枪毙命。

——————————————————————

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圣贝纳迪诺综合医院内,JJ陪同利亚处理手臂处的肌肉拉伤,以及她虽然被防弹衣挡住,但由于强大冲击力道,已经泛起青肿的肩部位置。

伤处很快就被处理好,两人走出医院,准备驾车回到警署与组员回合。

驾驶位上,JJ对此明显很是内疚,“是为了掩护我,才导致你今晚受伤。”

由于肌肉拉伤,利亚肩部与手臂处挂上了黑色悬臂袋,以减轻受力,更有益于恢复,“我只是做了将伤害降到最低的选择,仅仅是肌肉拉伤而已,一周左右就能恢复。”

当时嫌犯很有可能击中JJ暴露在防弹衣外的脖颈处,位置致命。

利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向JJ,“总不能在你回到华盛顿后,让小亨利再次发现你受伤。”

利亚并未将今日受伤之事放在心上,不管是作为行为分析科探员,还是之前从事反恐工作,意外受伤都称得上是家常便饭。

至于BAU小组内的这些探员们,因工作遭到暴力伤害更是常有的事。

比如利亚身旁的JJ,不只曾因抓捕嫌犯数次负伤,甚至曾在战场上受到袭击而导致流产。

“利亚,你能加入BAU,是这一年中发生过最好的事情之一。”JJ之所以如此说,不只是因为利亚刚才掩护她躲避枪击,几乎是救了她一命,更重要的是,这位年轻探员值得信任并尊敬。

利亚正要回答,衣兜内的黑莓手机传来振动声响,她看向致电人——Khan.

以这位先生的神通广大程度来说,利亚怀疑他恐怕是不知从哪一处信息通道,知晓了她意外受伤一事。

于是她只能对JJ说道,“抱歉,我先接通电话。”

利亚按下接听键,抢在Khan兴师问罪之前,率先说出,“我大概在六个小时之后,就能回到华盛顿。”

“带着肩伤和上臂肌肉拉伤?”他沉声质问,利亚几乎能想象到他紧绷凌厉的神情,“这已经是你第几次受伤?”

她有些头疼,“无论如何,你照我们约定的,在家中等我好吗?”

砰的一声,利亚耳边传来不小声响,之后便是长久的‘嘟-嘟-’声。

她怀疑Khan是在愤懑之下,直接将手机砸了出去。

利亚叹气,重新将手机放回衣兜,JJ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朝她看了一眼,“我们的工作性质,对于另一半来说,确实不是件公平事。”

她开玩笑说道,“威尔到目前为止都没和我分开,简直是个奇迹。”

BAU小组探员的感情生活通常都不太顺遂,而JJ这一对,无疑称得上十分幸福。

威尔为了包容配合JJ的工作生活,放弃了警长工作,而是选择做一名普通警探,能更好的照顾JJ和儿子。

但这似乎更像是个特例,至少分析组里的其他人,大部分都经常因为工作,令生活变得有点糟。

利亚呼出一口气,“希望我能在这之间找到平衡点。”

—————————————————————

返回华盛顿的公务机起飞时,是加州太平洋时区晚十点,五小时航程后,再加上东西海岸的时差,利亚由于手臂受伤,搭乘出租车回到卡德洛克社区时,已经是清晨时分。

她推门走下出租车后座,尚未走进住宅前部庭院时,就看见房屋门扉呈现开启状态,而利亚最为熟悉的高挑男士身影,站在栎木门外,阶梯之上。

他目光落在她吊着黑色悬臂袋的肩部与手臂。

利亚拎着包走近Khan,迈上阶梯站在他面前,“你看,我之前说了,六个小时左右就能顺利返家。”

而Khan只觉得她现在是在又一次,试图对他敷衍蒙混过去,他垂首凝视那双色泽深浓的眼珠,“今天你又准备找什么借口?这又是一次意外?”

他眼底的严厉情绪几乎要化成实质的锋利刀刃,“下一次呢?直接丢掉你的小命?“

Khan再没心情跟她伪装温良,“从此刻开始,你所谓的高尚思想,沉着志愿,独立尊重,一次次涉身险境的生活,彻底结束。”

他瞳膜异色的双眼中,有着无边无际的控制欲与多疑阴郁,而在可怕的侵略性之外,是难以掩饰的安感缺失。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