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chapter 5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独栋住宅开启的栎木门前,利亚试图脚步向后退去,进入室内,同时拉开与他的距离。

可腰背却被他死死抱住,锁在怀中。

“重新思考这段关系——”Khan神情一滞,原本恶意昭彰的苔绿眼珠里,罕见的流露出一丝迷惘。

他总是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智慧头脑,此刻却有种晕眩之感,仿佛无法理解她所说的话。

他在头脑之中,尽力试图为利亚的这段话语,寻找出其他意义。

可是却一再失败。

她的克制神情,理智语气,所有一切细枝末节,都指向唯一合理解释——这是段分手言论。

Khan眼神中的不可置信被愤怒取代,绿眼珠熊熊燃烧着,仿佛下一秒随时可能掏枪杀人,或者打断他人肋骨一样。

可他的语气中,在盛怒之下,竟然夹杂着一丝惊惧,“你要离开我?”

面对他的质问,利亚尽力压下头脑与心脏位置,升起的那些近乎后悔的沉闷情绪。

利亚察觉到自己今日有些缺少耐心,此时的分手言论也许对他并不公平。

早在和Khan相处之初,她就十分清楚两人之间矛盾重重,即便情感确实明确存在,但却并不匹配。

Khan成长在冷漠疏离家庭,自幼扎根内心深处的愤恨与憎恶,造成了他孤僻多疑,意图掌控一切的野心与城府。

他想要的,就必须牢牢控制在手中。

而利亚需要的独立与尊重,对他来说基本上就是危险和意外的代名词。

对于彼此而言,两人都不能算是对方的绝佳选择。

但情感从来不是商场里公开售卖的物品,更没法用道理解释说明。

每当利亚看向那双灼热的绿眼珠时,便仿佛理智失序,对他的专横与暴戾天性,一次次视而不见。

可她并不能因此,就放弃她的信仰与应尽职责,甚至在这段情感关系中,因他的掌控欲被剥夺职业,限制自由。

此时,利亚必须将这件事摆在最关键位置,而不是让Khan一次次在她面前伪装温良,令她忽视平静海面下的暗潮汹涌。

利亚尽量维持理智,语气平静,“只是暂时分开,你需要冷静。”

她又一次提起‘分开’一词,Khan胸口被愤怒烧得发闷,或者不只是因为愤怒。

他心脏撞击胸膛,仿佛将要碎裂,双眼甚至泛出猩红血丝,喉咙里发出愤怒低沉的斥责,“别再胡言乱语!”

他的反应令利亚神情一怔,她下意识便放轻声音,“你——”

她声音被迫中止,Khan再次将她紧紧锁在怀中,与此同时,身躯朝她施加力量,下一刻,利亚被迫进入室内。

栎木门砰的一声被他关上,利亚尚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粗暴的按在门上。

他骨节修长有力的双手贴合在她脸颊两侧,强迫她抬起头,利亚看见那双色调复杂多变的虹膜里,此刻注满愤怒痛苦与惊惧。

他嗓音沉滞,像是难以呼吸一样,“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们——”

利亚的话语再次被他打断,Khan唇线明显的嘴唇猛地吻住她,力度沉重的像是再施加惩罚,他将唇舌作为武器,在深重欲望之外,仿佛要将所有痛苦愤怒发泄出来。

可他竟然在微微颤抖,几乎难以察觉的幅度,却让利亚的挣扎动作,因此停滞片刻。

而Khan贴合在她脸侧的双手逐渐下移,顺着下颌,触及脖颈,他胸腔内被欲望与愤怒烧得滚烫窒息,浮现在面容上的痛苦神情表露无遗。

他手掌贴合在利亚脖颈位置,此时,有声音在他头脑中响起,“没有人能这么对我,既然不能完得到,就毁了她。”

只需稍稍用力,他就能捏碎她的骨头,从此之后,她再也不能说出,那些让他愤怒甚至是恐惧的言论。

Khan深吸一口气,他试图让自己收紧手掌。

可他的指节却无法施加任何力度,他竟然做不到。

他只能让它们继续下移,触及她的心脏之感,感受她胸腔内的搏动跳跃。

若神明要惩罚世人,必先让其得偿所愿。

在Khan称得上波澜跌宕的生命中,从没有哪一天,像此刻这样,他的头脑与胸腔之中,竟然生出近乎无助的情绪。

利亚感觉到他的唇齿长久之后才停下,面容转而埋在她颈侧,呼吸沉重之间,灼热气息仿佛能点燃她的皮肤。

许久之后,他与她紧紧贴合的身体,才稍稍退离一些。

Khan直面注视她的神情,那双苔绿眼珠依旧熊熊燃烧,但他的声音却克制,近乎请求,“我让步。”

“我会取消所有原定安排。”他继续说。

决定退步后,Khan开始谨慎观察她脸上浮现的任何情绪,机警奸诈的寻找借口,“你再次受伤,令我一时过于愤懑,我只是恐惧会失去你。”

“你能谅解对吗?这只是个意外。”他贪婪的试图索取她的原谅。

利亚忽然觉得有些累,也许是因为右臂挫伤,或者是由于面前男士的变化多端。

并未能得到利亚的回答,Khan当然不会放弃继续说服她。

他手掌依旧牢牢握住她的腰侧,再次隐藏起暴虐本性,神情中无一丝负面情绪,“这仅仅是我们的初次争吵,完不必造成如此严重后果,你是否也该收回暂时分开的言论?”

利亚虽然依旧难以谅解Khan之前的掌控施压,但被他逼迫的烦躁火气逐渐消下去之后,更多理智回笼——

她对于刚才轻易提起分手一事,认为自己确实多少有些不够成熟。

两人的天性冲突,她不是今天才清楚,爆发争吵矛盾之时,也许她在维持自我立场的同时,应该对他给予更多耐心。

她理应第一时间寻求解决方式,而不是在恼怒之下,试图用暂时分开这样的手段,躲避矛盾冲突。

既然她致力于建立一段足够郑重且严谨的情感关系,就应该负起责任。

但刚刚的一段争论让她越发感觉疲惫,利亚将Khan推远一些,“我很累,现在只想回房休息。”

至少利亚不再提起‘分开冷静,重新思考关系’那些话,这令Khan稍觉定心,他又开始得寸进尺,“你手臂受伤,恐怕不能独自沐浴。”

利亚脸色不算好,“仅仅是肩部皮肤青肿和手臂挫伤而已,没有外伤创口,并没有多少影响。”

她率先结束交谈,转身从他身前离开,迈步走上阶梯,砰的一声关上主卧房门。

而Khan依旧站在被她抛下的原本位置,目光停留在那扇紧闭的主卧房门上。

面对利亚依旧未消的不悦,他当然不准备就这样放任,令她从此疏远冷待。

——————————

清晨,浴室内光线不算明亮,不过利亚并未再特意开启浴室光照。

她走近摆放在扇形长窗旁的浴缸,在放满水后,忍着一阵阵搏动性痛感,不太自如的摘下肩膀和手臂上的黑色悬臂袋。

几分钟之前,Khan说她不方便独自清洗沐浴的言论,其实能算的上准确实情。

但他不久前将她彻底惹怒了,利亚难免有些邪火,她宁愿自己处理,因此忍受更多的肌肉痛感,也不想顺从他的意愿。

摘下黑色悬臂袋后,右臂肌肉拉伤处失去固定受力,一时传来的尖锐痛感让她太阳穴跟着一跳。

如果不是几小时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枪战抓捕,利亚几乎想要忽略清洗这件事,直接躺进床上。

虽然她是个左利手,右臂受伤不算太过受限,但要脱下衣物时,当然比平日里困难不少。

而在她刚刚解开衬衫第三粒纽扣时,浴室房门传来两声敲击声响。

“叩—叩——”

看似礼节完善,却在利亚有所回应之前,浴室木门便从外侧被推开。

男性身躯高挑挺拔,几乎称得上尽善尽美,由于浴室内光线稍显昏暗,更显得压迫感十足。

利亚看着他,“我现在朝你开枪射击,大概率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实际上,我完不介意你这样做。”Khan走近她的同时,挽起衬衫袖摆。

他站在利亚身前,看清她额头因为疼痛沁出的一点细汗,语气近乎无可奈何,“你简直是在借此惩罚我。”

他在出声的同时,手指已经触碰上她衬衫上的第四颗纽扣,并且轻易解开。

Khan既然已经登堂入室,利亚并未继续坚持,拒绝他的帮助。

他帮她脱下衬衫时,几乎没有触碰到右臂伤处,甚至在她肩部隔着防弹衣造成的青肿淤痕处,落下一吻,温柔的仿佛不像是他。

“就如你曾经所说的,我完完是个恶棍。才会在你受伤的情况下,一再逼迫施压。”

Khan手指解开利亚长裤的纽扣,接着左腿弯下,屈膝在她身前,将她身上的长裤脱下,她瓷白的身体皮肤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利亚随即进入浴缸,将身体浸泡在浓厚泡沫之下的温水中,“你今天让我清楚了解到,近代战争史上将你称为恶棍和卑鄙小人,完不是曲解。”

Khan手上拿着天然海绵,浸水后十分柔软,从利亚身体皮肤上擦拭而过,而他的嘴唇轻轻触及她的双唇,“我很抱歉。”

昏暗光线下,他的眼珠颜色更接近苍蓝,“我的情感沉重而令人不快,但即便如此,我依旧不能放任你离开,永远。”

有一瞬间,利亚感觉像是有电流点燃她的身体。

Khan再次靠近,指节握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我带着所有的骄傲与自负,向您投降。”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