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5.熟练的【占卜家】(4000)

275.熟练的【占卜家】(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随后,富江......现在用“雨宫怜”来称呼更加合适,只是在青野家里呆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倒不是小姑娘有这么狠心,把雨宫怜赶出了家门。

而是。

青野通知了雨宫前辈。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雨宫瞳,直接选择了暂时抛下手头所有的事情——貌似这一次,他的确正在准备一场和他相关的演唱会。

要是这样突然离开,势必会受到批评和职责,说不定这件事就直接黄掉了。

但是比起他的妹妹,这种事情的重要程度,根本不值一提!

别忘了,雨宫瞳其实根本没有成为偶像的梦想。

他成为偶像的目的,是为了有更多的人能看见他,从而找到失踪的妹妹。

是以,就在这天中午,雨宫瞳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青野家中。

一同前来的,还有雨宫瞳的经纪人——矢吹真帆。

但比起雨宫瞳的焦急,恨不得马上飞到青野家里的态度。

矢吹真帆则显得有些犹豫、磨磨蹭蹭的,有点害羞、又有点担心,对自己的穿衣打扮也颇为在意。

总之,心情十分复杂的样子。

大抵是对她来说,和雨宫怜见面,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类似女婿第一次见丈母娘之类的,见家长的感觉,也难怪她的心情会这么复杂。

正像是青野想得那样,雨宫怜心中的依靠,除了他以外,还有她的哥哥。

在见到雨宫瞳后,便是喜极而泣的重逢。

对矢吹真帆的存在,虽然一开始雨宫怜表现出了小小的戒备,但是很快看出她和哥哥间的关系,于是用极其亲切的态度,主动拉着矢吹真帆的小手,和她说着话了。

矢吹真帆受宠若惊,没想到能被雨宫怜轻易承认。

她本来以为,雨宫瞳的妹妹会对她有不少刁难,或是经历某某考核之类的。

其实这是因为,在雨宫怜被抓走以前,出于工作和家境双重影响的关系,雨宫瞳还没有正正经经的谈过一次恋爱——哪怕和众多富婆相谈甚欢,但双方都明白,那只是金钱的交易而已。

曾有好些女孩认真的找雨宫瞳告白,都被他以家庭作为理由拒绝了。

在后来,正经的好女孩,也或多或少对雨宫瞳的工作有点看法,想要谈一场真正的恋爱,几乎是不现实的。

所以,雨宫怜见到这位极有可能成为她嫂子的女孩时,还是很高兴的。

——雨宫怜的本性,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纯真的女孩子。

非但不会抗拒,反而对此表示支持。

自然想用自己的方式,来鼓励鼓励矢吹真帆。

总而言之,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兄妹重逢结局。

就是神田雪绘在雨宫怜偶尔的抱怨中,小小的发了发脾气——“胸口,好紧啊......”

“这衣服,有点小呢。”

雨宫怜还时不时的拉了拉胸口的布料,似乎不这样做,就要喘不过气来。

以二者身材上的差距而言,这也是在所难免的状况。

惹得小姑娘在心里生着闷气。

她倒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孩子,但是身材差距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足以让人心酸得落泪呀!

到了最后,雨宫怜便被雨宫瞳接回了他们原来的家里。

即便雨宫怜一开始一直盯着青野,恋恋不舍的模样,像是打算就这样留下来,住在青野的家里。

但是,在雨宫瞳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今天先回家,过两天再住进来也不迟。”

神田雪绘:“......”

‘作为这房子名义上的主人,我根本没有同意过好不好呀!’

在诸如此类的话语之下,雨宫怜只能勉强同意。

在临走前,还毫不犹豫的转身抱住了青野,大约一两分钟后这才不情不愿的送开手,可能是吸收了充足的所谓“青野能量”,终于肯跟着哥哥一起回家了。

神田雪绘在一旁目瞪口呆、怒目圆睁,也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可偏偏她还没法对雨宫怜发脾气。

这家伙虽然长得和那讨厌的富江一模一样,但是从性格上来说,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暂且不说她什么时候会重新变回那样子,反正欺负这么一个可怜的女孩,神田雪绘还是没法做到的。

——如果神田雪绘知道,富江在梦境里对青野做了什么,说不定会改变这样的想法。

可是。

‘还是好气啊啊啊啊!!!’

神田雪绘的小脸,都快鼓成一个小包子里。

不管怎么想,心里都还是憋了一股郁郁沉沉的气,真是快要忍不了了!

青野对雨宫瞳他们招招手,关上门走回了玄关。

看见神田雪绘这幅模样,正想开口安慰几句。

突然就感到腹部传来一丁点的钝痛。

这不是神田雪绘恶意报复,在他的早餐里加了些料——其实就算“加了料”也没法对青野产生影响。

而是,小姑娘一个头槌,直接撞在了他的腹部。

也就是神田雪绘这种身高,才能做到这种事情了。

不过就青野的皮糙肉厚,小姑娘这点力量,非但没让他觉得有多疼,反而让神田雪绘自己发出一声痛呼“好疼!”

然后神田雪绘,顺水推舟的抱住了青野的腰部。

竟是和雨宫怜刚才的差不多的抱住了青野——就是她这个起手式,实在令青野颇为苦笑不得。

“撞疼了吧”

青野摸了摸被黑色发丝覆盖的小脑袋问道。

“嗯......”

小姑娘闷闷的声音传来。

青野并不打算把她推开。

他现在多少能理解一点神田雪绘的心情。

也就任由她这样抱着抱一会儿了。

这时,青野倒是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境——不是关于富江的梦境,而是在熔岩之上的、唯独没有富江的梦境。

梦境里,他和神田雪绘一起去看演唱会来着。

在那里面的小姑娘,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来着?

——————————

一周后。

青野带着神田雪绘,一起拜访了。

在东京别动队另一位能力和灵魂有关联的超凡者的帮助下,的意识恢复了正常。

这和他本身的占卜能力就涉及神秘的梦境,有一定的关系。

简而言之,意识层面的修补,大约就类似于,先把碎成碎块的意识碎片,摆回它们原有的位置,再用“胶水”把它们黏合在一起。

而本身意识就更强大的超凡者——比如,他们的意识碎片本身就具有相当的黏性,会自行粘连在一起。

所以,即便比一般超凡者更容易陷入疯狂,但他其实也比一般人更容易被治好。

再加上一些幸运的因素,只是一周多的时间,就重新恢复正常。

正是从日野彩香那里听到这个消息,青野便来到医院里探望他一番。

若是没有的占卜,他们恐怕只能被动的守株待兔,就会有更多人被“石山晶子”所掳走。

现在想来,“石山晶子“之所以掳走他们,是为了把他们拖入梦境里,继而在梦境里汲取某些未知的力量,达到供给仪式完成的目的。

之后“石山晶子”不需要再次袭击超凡者的原因也很简单,她已经获得了一部分力量,再以这部分力量,获取更多的力量,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

假如你身上一分钱没有,你或许很难借到一万块钱,但如果你已经有了一万块钱,你就有可能通过这本金牟取数倍的利益。

“石山晶子”所依靠的,就是这样的道理。

不管怎样,对这起事件中的大功臣——,表示关切和感激,都很有必要。

青野走进病房时,正靠着坐在病床上,和年轻漂亮的小护士,玩着占卜游戏。

“那么,美丽的小姐,请从这些牌堆里,再随机抽上一张吧?”

“就......这张好了!”

小护士的表情有点奇妙,用神奇的眼神看向,大可以猜测到,先前几次占卜的结果都很准确,是以她对接下来占卜的结果很是好奇和期待。

以至于都没有发现,青野他们从门口走了进来。

倒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但眼神只是轻微一扫,就收了回来。

同时拿走了护士小姐手里的那张牌。

在看完牌面上的内容后,做出认真思考的模样,闭着眼睛“冥思苦想”,接着道。

“的结果是,很快,你就会见到一个好看到难以想象的男人,然后不可避免的爱上他。”

“但是这段感情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只是你单方面的喜爱而已。”

“......你别胡说呢。”

小护士显然对这占卜结果一点也不相信,觉得他肯定是在开玩笑,笑嘻嘻的回应道。

“哪里会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嘛?”

然后。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护士终于回过了头,看见了青野。

“哦呼!”

口中发出了意义不明的惊呼声,且瞬间脸颊上泛起了羞红的粉色。

大概,他的确是如同说的那样,不可避免的爱上了青野——起码爱上了青野的颜值。

在解释了自己的来意后,小护士就飞似的从病房里跑了出去。

临别前,还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向,似乎在埋怨“你的占卜怎么能这么准啊!”

“看起来,你很熟练啊。”

青野稍稍感慨一声。

就的表现来看,他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或许还把这当做了撩妹的手段而已。

“那只是最基础的占卜而已,没有带有......那种能力的哦。”

笑了笑。

“简而言之,就是对心理学的一种应用吧?”

“青野君,如果有兴趣的话......”

这话说到一半,认真看了看青野的脸,一半懊恼一半悲愤的说道。

“你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学这种东西吧?!”

青野:“......”

虽说的心情,在经过强烈的对比之后,显得不那么美好。

但在三言两语间,他们的气氛倒是活跃了不少。

青野和神田雪绘,也算是见识了新的一面。

说到底,在这之前,他们也只是见了一次而已,完全称不上有什么了解,会暴露出全新的一面或是几面,都非常正常。

话说回来,现在不再是那天见面时那幅邋遢的模样。

头发被修理过,下巴的胡茬也被剃得干干净净。

乍一看,年龄二十五岁左右,不会超过三十岁,还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精神小伙。

——当然,和青野是根本没法比的。

“哦?你说这种情况么......”

考虑到对梦境也有些研究,趁着神田雪绘暂时出去上厕所的空档,青野把之前“石山晶子”构建的梦境的部分情况向说道,而且提出了一些疑问。

“通常来说,梦境是对潜意识的一种表现,会带有一些隐喻的意义。”

开口说道。

“即便是置身于他人构建的梦境,也会拥有类似的状态,也会一定程度上体现做梦者的意愿。”

“例如你看到的日野前辈,想必就是身体健全的状态吧?”

“是的。”

青野稍加回忆,发现确实如此。

“而且还有一点,在梦境里的情绪,是有可能被放大的。”

“你说的神田小姐的异常行动,可能就是出于平时的某种情绪,才会在梦境里做出那种事情。”

斟酌了一下用词,对青野说道。

“好的,我明白了。”

青野如是说道。

但仍是有些怀疑的看向青野——这家伙,真的明白了吗?

‘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也不好过多干涉。’

心念一转,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

就他们的熟识程度,只能说言尽于此。

“还有一件事。”

青野本来就对这个问题不是特别在意,他真正想问的,是另一个秘密。

“你知道,日野君......他的情况吗?”

“日野君......”

用“君”来指代,说得自然不会是日野家那对母女,而是日野幸。

一怔。

本想用惯用的手法,例如“我不是很清楚”这样的话语来搪塞过去,可和青野那双深邃的眼睛对视时,他像是莫名失去了说谎的能力。

开口回答道。

“我只知道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