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4.大清早的,顶不住(4000)

274.大清早的,顶不住(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只是十来分钟的时间。

青野就差不多想清楚,发生在他身前这幅画面的原因。

先前已经说过,富江的灵魂和肉体,实际上和一般人有着不同之处。

她的每一个细胞里,都有可能会留存着她完整的灵魂。

所以,只要留下一小块微不可查的血肉,又或者是一小片带有活性的组织,富江就能再度重生。

而问题在于,当时的“石山晶子”同样具备这样的能力。

也就是说,如果还有任何一个细胞还保留活性的话,“石山晶子”也能够复生,就达不到彻底消灭她的目的。

为此,富江残存的意识,使用了近乎同归于尽的方法——不是“近乎”,而就是“同归于尽”的方式,以一种决绝的姿态,快速湮灭了藏在其他地方所有细胞的活性。

“石山晶子”当时才会表现出震惊、不敢置信,以及恐惧。

没有人能不畏惧死亡。

对“石山晶子”而言,她相比很难理解,明明能作为她的一部分幸福的生活下去,富江却还是选择了那种办法,想把她一起拉进地狱。

而且,富江真的做到了。

假如没有她的帮助,青野也没法杀死会无穷无尽复活的“石山晶子”,那诡异仪式就不会终止,鬼知道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模样。

而这代价是,在青野看来,富江同样因此“死掉了”。

为此,青野还在岩浆里沮丧的泡了一段时间,天真的等待“奇迹”的发生。

现在的他可以确定,那种不舒服的、令他沉闷压抑的心情,不是名叫“难过”,就是叫做“伤心”。

按照青野的经验,对一个从前的敌人的死亡,流露出这种情绪,其实是很奇怪、很不正常的。

但那或许就是,青野的“特质【冷静】”变成了“超凡技能【绝对冷静】”的原因吧?

青野不是没有想过富江有什么后手,比如突然某天就从哪个角落里跳出来,用那种娇媚的语调向他问好。

可是。

不管青野的想象力再怎么丰富,也全然没有想到,富江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床上,还是以这种一丝不挂的状态。

稍稍一想青野却是突然醒悟。

如果说这世上有哪里还存在着属于富江的、鲜活的细胞的话。

那么那个地方,只有可能在这里在这个房间里在这张床上,在......

青野自己的身上。

青野曾经吸收了富江的鲜血并因此获得了【超速再生】的特质。

不过在这之前,青野从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过因为在他看来被他吞食的血液,应该是化作他自身的养分,变成他的一部分。

这才从来都没有去想过这一点。

现在想来,昨天那罕见的发烧正是因为这一点。

富江意识的苏醒和青野身体本能的反抗进行斗争。

而最后那场云里雾里的梦境,恐怕是一种隐喻——假如青野最后没有进入那个梦境,没有去到富江身边,那富江的灵魂或许再也无法苏醒,更不会有现在这情况。

反之就像是青野的意识,做出了同意的决定。

最终就成了眼下的局面。

让青野不由得想起了从前看过的一部漫画那部作品的主角是一个能变成电锯怪物的家伙,设定大抵是那个世界存在各种各样的恶魔其中一个和主角要好的女角色——是血之恶魔一类的东西——被大反派坏女人杀死,最后在主角要被坏女人杀死时突然从主角身体里复活了过来。

就是因为电锯主角吸过血之恶魔的血这才能复活。

漫画里的剧情正和青野此时的情形类似。

“......青野君?”

青野把被子全部裹在了一丝不挂女孩的身上,但是她白皙的锁骨依旧暴露在空气里,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丰盈和沟壑。

总之,光是这画面,就足以令人发出“HSO”这样的感叹。

有句话说得好,露得多不如遮得好。

青野现在觉得,这话确实很有道理。

最关键的是,少女的眼神十分清澈纯真,好似林间游荡的小鹿,大眼睛湿漉漉的。

她歪着小脑袋,和青野对视。

可女孩偏偏长了一张娇媚的脸蛋,还有极佳的、惹人犯罪的身材。

真真是魔鬼和天使的完美融合。

这大清早的,着实有些顶不住。

青野默默叹了口气,脑海里莫名其妙冒出一些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片段,貌似主角都是眼前这个少女。

只是画面闪得太快,他还没看清就一闪而过了。

大概也是梦境的后遗症之一。

“清澈”“纯真”,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富江的话,想必是很奇怪的。

是的,这十几分钟后,青野便确认——这个少女并不能算作是严格意义上的富江。

用“雨宫怜”来称呼她更为合适。

雨宫怜暂时没有任何属于富江的记忆,可意外的,对青野一点都不陌生,反而表现得相当亲昵,就算以赤(喵)身(喵)裸(喵)体的状态出现在他身上——还不只是床上——也没有任何的惊慌,也没有像正常少女那样突然羞涩的惊呼。

像是对她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

之所以是“暂时”,这并不是空穴来风。

而是青野切实的感受到,还有另一个意识,正在她的体内苏醒。

或者说......融合?

大概就相当于,她会逐渐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恢复从前富江的性格,但是那些过去的惨痛遭遇,会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模糊不清——对富江也即是雨宫怜而言,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以后再也没有富江的两个人格,而是一个全新的单独个体。

只是这融合过程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就是青野没法预料到的了。

总而言之,富江的复活,都是一件好事。

现在的问题是......

该怎么处理她呢?

青野穿上了裤子、上衣和外套,稍微掩饰了一下他的窘态,一边向门口走去。

打算叫神田雪绘过来帮帮忙。

“青野君......”

看到青野这动作,雨宫怜似乎是觉得青野想要抛下她离开了。

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也丝毫不顾从身上滑落的被子,用小手轻轻抓住了青野后背的衣服。

委委屈屈的说道。

“不要走......”

湿湿的卡姿兰大眼睛,瞬间弥漫起水雾。

像是只做错了事,担心被主人赶出家门的小灰狗。

若雨宫怜还是那个喜怒无常的疯女人,青野肯定管都不会管她,直接扭头就走就是了。

但毕竟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眼下的女孩的确懵懂无知,貌似还把他当做心中的依靠,再用那种冰冷冷的态度面对,就未免有些不合时宜,也太过残忍了。

“你先披着这个吧......”

出于礼节角度考虑,青野绅士的将视线偏向一旁,顺带拿起了被子,披在了女孩光洁如玉的身体上。

‘这家伙,在我面前就没有一点羞耻观念的吗?’

青野无力吐槽一句。

实际上,他也只能做到表面上的绅士而已。

以他的记忆力,但凡是曾经见过的画面,就能像是照片那样清晰的重新在脑海浮现,就连一点点细节都不会错过——堪称是“人肉照相机”!还是格外高清,分辨率极高的那种。

青野努力的去让自己不去想起那些画面。

但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属于正常男性的一些想法和冲动的。

况且,心理这东西,就是在希望它不知变通的时候随机应变,又在希望它随机应变的时候变得不知变通,实在是麻烦到难以完全掌控的事物。

换个简单的说法,你越不想去想,就越是容易想起。

所以......咳咳!

只能说一句,懂的都懂。

由于脑子里想着些和“车灯”“排球”相关的事物,青野意外的没有听见房间外的一阵脚步声。

直到房门被打开,青野听到来自神田雪绘惊喜的声音。

“青野君,你醒了啊!”

站在小姑娘的角度,先是只能看见青野的背影。

但是很快,她就看到一抹惊人的白腻,还有地板上那只晶莹小巧的小脚丫。

“......诶?”

神田雪绘呆立当场,手里端着的早餐——她特地为青野熬煮的一大碗粥,差点就跌落在地上。

此情此景,若是配上“明明......明明是我先来的!”这样的台词。

或是一曲“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的背景音乐,想必都是极为应景的。

好在神田雪绘还是个冷静的女孩子。

虽说现在有着“硬了!硬了!拳头硬了!”的态度,但还是愿意听一听青野的解释。

于是,五六分钟过后。

听完了青野的讲述后,神田雪绘点点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

这回再看向雨宫怜的视线,不像刚才那样充满了敌意,稍微温和了些许——当然,只是“不再那么”而已,敌意还是有的,大约等同于从猪突猛进的豪猪的愤怒,变成了一只竖起倒刺小刺猬的程度。

“不管怎样,还是先去换上一身衣服吧?”

神田雪绘提议道。

“跟我来吧。”

即便少女的直觉告诉她,青野和对方之间貌似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但是既然找不到证据,就只能就此作罢。

还有......

小姑娘瞄了一眼那对明亮晃眼的“车灯”,只能在心里发出一声悲鸣——

‘可恶,怎么能长到那么大嘛!’

“唔姆......”

对于神田雪绘的提议,雨宫怜躲在青野的身后,像是对她有点害怕似的。

只露出半张小脸蛋,坚决的拒绝道。

“不、不要!”

神田雪绘:“......”

变成这幅状态的富江,怎么变得更加麻烦了?

“除非,青野君一、一起。”

雨宫怜怯生生的继续说道。

岂止是一般的麻烦,简直是超级麻烦啊!

神田雪绘无奈吐槽,可仍然是坚定的拒绝道。

“不可以!”

雨宫怜委屈的看向神田雪绘,像极了那种惹人怜爱的小动物,总是会让人们投出更多的同情心。

“嘶......”

神田雪绘和青野在这方面有些类似,都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对这样的“可怜攻势”还真是有些招架不住。

但她毕竟还是狠了狠心,再次重复道。

“不行,就是不行。”

说完,就强硬的拽着雨宫怜往自己房间走去。

而雨宫怜则是拉着青野。

为了防止她身上的被子又突然掉下来,青野只能暂时像个连体婴儿一样,跟在雨宫怜的身后。

直到来到神田雪绘的房间。

小姑娘用狐疑的眼神看了眼青野,像是在怀疑他真的打算跟着她们一起。

青野摆了摆手,对雨宫怜说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就在外面等你,不会抛下你跑掉的。“

“......真的?”

雨宫怜似乎不太相信,弱弱的问道。

青野斩钉截铁:“真的!”

“......那好吧。”

雨宫怜这才轻轻点头,松开青野的手,跟着神田雪绘走进房间。

直到房门关上之前,她的视线都一直锁定在青野的身上。

大约才刚进去十来秒,隔着房门就能听到雨宫怜焦急的问话。

“青野君,你还在吗?”

青野:“......在的。”

又过去了一分钟左右。

“青野君,你还在吗?”

“在的呢。”

“青野......”

“在!”

“......”

几乎每过个半分钟的时间,雨宫怜就要出声确认一次青野是否还在房间外。

这一点看起来有些荒唐,实际上,对于骤然出现在陌生环境,且记忆里增添了许多内容的雨宫怜来说,却是极为正常的。

除了青野之外,她不知道还有谁能够依靠、信任——可能雨宫瞳在这行列,只是他目前不在这里。

从侧面印证了女孩现在心灵上的脆弱。

即便是对她有很多不满和警惕得神田雪绘,也尽可能的对待她。

之前富江对神田雪绘一直处在上位压制的状态,还经常戏弄于她,现在这情况明显逆转了过来。

可是对小姑娘来说,起伏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可怜少女,也没法得到一丁点儿成就感。

“唔唔!太、太紧了......”

神田雪绘看着眼前换上了她衣物的雨宫怜,对方脸上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像是被勒得很紧,压迫到了心脏很难受。

硬了!硬了!拳头又硬了!

‘可恶啊,都说了长这么大肯定是不正常的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