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8.逃走的日野幸(4000)

278.逃走的日野幸(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青野君!”

由于宾客的数量不多,举办地点更是在井田龙马的家里。

是以他很快就看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青野,还有他身边的神田雪绘。

神田雪绘则主动向那边的日野留美子走去——就算不提青野和井田龙马的关系,日野留美子在东京别动队里,也是神田雪绘信赖崇拜的前辈,在这种时候,自然要好好祝福一番。

顺带一提,井田龙马的家可不是那种简简单单的一户建,而是那种面积颇大的传统日式房屋,还拥有自己的庭院和专属园林。

就东京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就算这里处在较为偏僻的地方——那价格,不用猜都知道极其恐怖。

和在华国北儿京儿二环买套四合院差不多的概念。

说不准还要更夸张一点。

可见井田龙马家里,也属于那种不差钱的类型。

真要说起来,这些容易冒出超凡者的家族,的确不会缺钱。

用超凡能力对付不可名状偶尔会显得十分吃力,但倘若用在一些可以牟利的方面,就是堪称“金手指”的存在。

“龙马君好啊。”

青野笑着冲井田龙马打招呼。

今天的井田龙马,穿着一身灰色的日式和服——有点类似于漫画里经常会出现的那种武士形象。

即便是他那不太高的身高,穿着这一身,也显得颇为威风,还有那么一两分的帅气。

就是身上的肌肉都被较宽松的布料遮蔽,少了些平时那种粗狂爆裂的气质。

反而意外的,有一点点文质彬彬的感觉?

是的,青野竟然真的觉得眼下的井田龙马,有些书生气!

说不准是因为即将订婚的缘故,井田龙马不仅沉稳了不少,而且还改了改性子?

“青野君,好久不见呐。”

井田龙马热情的拍了拍青野的肩膀,手劲还是一点都不小。

让青野都感到一点点沉闷的钝痛——能让青野都感到一点疼痛的,可想而知这力道,要是一般人说不定都要被拍散架了。

看来,他只是表面上气质文静了点。

“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

也很自然的提到了那根沉重到用十多个人都抬不起来的未知骨骼。

“啊,你说那个东西啊,其实我现在都能把它随身携带了呢。”

青野和井田龙马来到了偏僻的角落。

青野拉开了右手的袖子。

在那光洁白皙的手腕上,比起原来多出了一条鲜红色的印记。

竖着的一条痕迹,和血管的方向相同,大概七八公分的长度,带着些参差不平的形状,乍一看像是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但是仔细一看,就能看到那只是附着在皮肤表面上而已。

“这是......”

井田龙马面色惊讶。

“难道说。”

“是的。”

青野话音刚落,那条血红色的印记,仿佛变作一条活生生的血色小蛇,从他的手腕上爬到了手掌附近,又是一眨眼的工夫,它就变回了那条粗壮沉重的脊骨的模样,出现在青野手里。

“啊这。”

井田龙马瞪大双眼,发出小小的惊叹。

青野则是心念一动,那刚刚出现的棍状武器,就重新被收了回去。

重新变成那一道安安静静的印记,躺在他的手腕上。

这一系列画面变化得太快,再加上青野他们位置偏僻,以至于其他的宾客都没有发现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事情。

“刚刚那就是......可是,它怎么变成血红色了?而且......”

井田龙马明显认出了那就是他曾经的“传家宝”。

但正因为认出来了,所以更加惊讶。

他在武器这方面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像青野这类状况,还是第一次见。

尤其是这种化作印记附着在人体身上的现象,井田龙马甚至只在传说中听过。

“其实这也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

青野顿了顿,随后和井田龙马大概讲述了一下这根未知骨骸发生的变化。

正如青野所言,这种化作印记的能力,只是在两三天前,就是雨宫怜复生后第二天出现的。

须知道,在那天禅房里,青野利用血色脊骨解决仪式留下的残余“污秽”后,那根骨头便一直处在类似于“休眠”的状态——所以在面对“石山晶子”时,青野才没有把它随身携带。

而在几天后,它的“休眠”结束了!

如同青野最开始预想的一样,脊骨内含有一个懵懂的灵魂。

大概不能用“灵魂”来称呼,因为那不是那样完整的事物,只能说是一个“意识”或是“本能”?

先前脊骨就对青野表面出畏惧和亲切,这一次,则是完全表露了这样的念头。

它愿意臣服于青野,成为青野的助力。

再然后,它就拥有了这变成印记的能力。

明明是这么沉重的事物,化作印记后,就好像失去了全部的质量。

这是只有超凡手段才能做到的事情。

站在青野的角度,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他一直觉得这根棍子相当好用,就是重量太沉既是个优点也是个缺点,有些时候一点都不方便携带,要是没有青野用特殊能力控制,说不定早就把交通工具给压塌了。

“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井田龙马听得入神。

“没想到这竟是某种存在的骨骼,怪不得......会带给人那种幻觉,又拥有那样的质量。”

青野把最近发生在骨骸上的变化都和井田龙马谈了一谈,也是想向他问问,有没有见过类似的事物。

面板上的有一句话,青野还历历在目——【你手中的骨骸隐藏着深远的秘密,你可以尝试挖掘。】

就连这面板都用“深远的秘密”来形容的秘密,可想而知,绝对不会简单。

既然井田龙马身为家学渊源的匠人,说不定会知道一点有关的信息。

“这就有点难为我了。”

井田龙马挠挠脸颊。

“这种特殊的武器,说不定都不该叫做‘兵器了,用‘法器’这种称呼才更加合适吧?”

“实话实话,这种类似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在家中的一些古籍中,倒是看过相似的描述,不过那时候,还以为只是传说而已。”

这矮壮的男人说得明明是这样的话,但是眼睛却是微微眯了起来,眼底流露出一种名为“兴奋”的情绪,像是燃着一团特殊的火焰。

他可是立志要成为最强铁匠的男人,自然对这种从未出现过的“技术”感到了好奇。

而且很显然,假如这种“技术”真的能被推广,肯定能对现阶段的队员们战力迎来一个新的提升。

井田龙马现在的状态,简单来说就是——

rnm,燃起来了!

“龙马,你、在、干、什、么呢?”

这时,不远处同样身穿传统和服的日野留美子,寒气森森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咳咳!”

井田龙马像是被口水呛到了,神色尴尬的向青野道。

“抱歉青野君,我得去帮留美子了,那件事我会注意的,要是有了新的发现会及时通知你。”

这家伙刚刚怕是都忘了这是他自己的订婚仪式了!

看着井田龙马向日野留美子小跑着过去的背影,青野莫名的有一两分兔死狐悲的悲凉,像是看着一个男人走进了一个坟墓。

转念一想,就连青野自己都觉得奇怪,他连一次正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呢,哪里来的“兔死狐悲”?

说是说“订婚宴”,井田龙马家中的情况,肯定是和华国的情况不太一样的。

算是有点日西结合的意思。

双方的家长,都是相当开明的那种,不管订婚礼还是正式婚礼,只要小一辈他们喜欢就好。

青野对仪式本身什么的不甚在意,只是看着井田龙马和日野留美子两人,觉得他们应该能算上“幸福”吧?

正是因为重视,日野留美子才会对井田龙马在订婚礼上在意别的事情而不高兴。

因为珍惜,井田龙马才会在意日野留美子的感受。

相互重视,相互珍惜。

这两人于是决定定下终身,在未来的人生中一起携手走下去。

可是。

突然的一个念头,从青野脑海里没来由的冒了出来。

他们现在的确是互相重视且珍惜的,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这份心意难道不会发生改变吗?

会改变。

青野自己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即便不能说百分之九十九,但是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便是会改变。

人是会变的。

面对各类情况,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改变。

而最容易改变人的,则是时间。

无数的情侣没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被生活中的各种琐碎改变,人在恋爱时,想给恋人展示的往往都是最完美的状态,而随着倦怠期到来,或是真正进入婚姻生活,便会见到恋人最真实的一面。

她拉的屎是臭的,他睡觉的时候会磨牙;她打的嗝里有股韭菜味,他的脚在被窝里是烂酸菜味......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处男作者,写情感戏更加好看,在谈了恋爱、结了婚以后反而没了原来那股“灵气“的原因——当你真正经历后,可能就不会认为那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了。

现代离婚率高居不下的原因,正是如此。

许多夫妻虽然仍没有离婚,却不过貌合形离、同床异梦。

龙马君和留美子小姐,以后会变成那样吗?

沉默片刻,青野哑然失笑......我什么时候对别人的情感问题这么在意了?

这也根本不是他该考虑担心的问题。

不管未来怎样,起码他们现在一段时间里的走向,应该是幸福的吧?

青野的思绪飘飞,倒是忽然想起了日野幸。

‘假如是那个家伙,能不能看到他们的未来呢?’

一边这么想着,青野的视线在房间里寻找着,看到了日野彩香和井田翔——前者是日野留美子的母亲,后者是井田龙马的弟弟——而且不出意外的没有见到日野幸的身影。

想来,他的症状实在严重,以至于就连自家姐姐的订婚礼都没法参加。

想到这里,实在是有些可怜。

突然,日野彩香像是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后脸色突然一变。

如果眼下的订婚礼不是关于她女儿的终身大事的话,这时她怕是就要直接当众离席了。

即便日野彩香没有这么做,她脸上的表情仍显得非常难看。

作为灵感敏锐的超凡者,日野彩香当然意识到了青野察觉到她的异常,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两人隔着的距离有点远,不一会儿,青野便收到了她的信息。

——【日野幸,逃走了。】

【如果有关于他的消息,请尽快通知我。拜托了,青野君。】

得知这个消息的青野,不由得感到一阵愕然。

“逃走”,这个词意味着,继续被“封印”的日子,对日野幸来说,像是监狱,最起码是类似于监禁的那种程度,让他感到了极大的痛苦,所以才会逃走。

日野幸的症状,竟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青野终于泛起了几分重视。

在询问了【占卜家】以后,青野觉得这件事虽然有点严重,但也不是那种特别应该放在心上的事情。

想来再过上一段时间,日野幸就应该被放出来才是。

可眼下这情况,则是说明了,“封印”日野幸,或许还有着更加深刻的内情。

而且他的直觉,敏锐的从中读出了不详和不安的味道。

上一次他察觉到这种感觉,应该是......进入古老国度之前?

青野看见日野彩香把【占卜家】叫到了身边。

以他超常的听力,轻而易举的听见了他们之间的对话——青野一直拥有这样的能力,只是平时为了屏蔽众多无关的信息,会下意识的将无用的杂音忽略而已。

日野彩香在询问能否通过【占卜家】的能力占卜出日野幸的所在位置。

能从话语中听出,【占卜家】对日野幸逃走这一点也表现出了强烈的震惊。

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也像青野一样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他无奈的摇摇头,表明他做不到那一点。

因为日野幸本身就具有看到未来无数种可能性的能力,随时都有可能通过改变行径来摆脱被锁定的状态。

不得不说,当这能力被自己人使用时,自然无比爽快。

可若是让他人掌控了这一点,那就变成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了。

怀揣着不那么美好的心情,青野直到订婚礼的最后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青野却一反常态的让神田雪绘先行回家,自己则是走向了一家从没来过的小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