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9.命中注定!(4000)

279.命中注定!(400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时一家比较冷清的咖啡店。

店里飘着浓郁的咖啡香气,暖暖的热气迎面而来,在这小小的咖啡店里弥散,短暂的驱散了冬天的寒冷。

青野的视线没有任何迟疑的,看向了咖啡店里最角落的位置,而且迈开步伐向那走去。

果不其然,正像是他之前一路上察觉到的若有若无的痕迹指示的那样,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人,正坐在那座位上。

两杯热腾腾的咖啡摆在桌子上,似乎在特地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青野君,你来了。”

坐在座位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日野彩香焦急寻找的日野幸。

只是他此刻的状态,和青野想得并不一样。

青野走到旁边,径直坐在了他的对面,细细观察眼下的日野幸。

日野幸的衣服很整洁,没有太多杂乱的褶皱,看上去也不像是经历了战斗。

就他此刻的模样而言,和周围那些普通的客人,没有任何区别。

而之所以所日野幸“熟悉而陌生”,则是因为他现在表现出的气质,和先前那个青野所熟知的日野幸,有着相当巨大的差异。

先前的日野幸,偶尔会流露出轻浮、张狂的个性,但在日野彩香或是日野留美子身边时,还是称得上“乖巧听话”的,作为同为东京别动队的同伴,更是称得上十分可靠。

可是现在。

日野幸的眼眸低垂阴暗,看似黯淡无光,却能从其中看到无数道枝丫的分叉。

缤纷的色彩隐藏在那团黑色里。

“五彩斑斓的黑”——大概只能用这种词汇来形容。

只是一瞬间,青野就好像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许多许多纷乱的画面,但是在下一刻,那些画面全都消散不见,仿佛那些倒影仅仅是青野的幻觉而已。

最关键的,还是他身上那种气质,平静、淡漠......竟是和先前的青野有些类似。

要是一定要找出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日野幸的气质,那或许是......

安心?

别无所求,也没有什么能对他造成影响。

而且还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一切,日野幸都好像事先排练演习过了无数遍,一切的一切,都表现得极为熟练。

或者说,有一种“本来就应该如此”“注定是这样”的感受。

老实说,青野不太喜欢这“钦定”感觉,甚至可以称得上“厌恶”了。

哪有什么命中注定!

“我就知道,如果是青野君的话,一定能发现我留下来的提示。”

日野幸缓缓开口,端起茶杯里的咖啡,啜饮了一口。

青野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日野幸。

视线里略微有点冷意。

他能感觉到,日野幸的人格,发生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不,说不定眼下的日野幸,都不再是日野幸了。’

联想到最近的“石山晶子”,青野很难不对现在的日野幸产生怀疑。

“不,我可不是‘载体’那种东西,也不是什么来自于里世界的怪物。”

似乎是看穿了青野的想法,日野幸哑然失笑,并且轻轻摇头。

“当然,‘载体’除非是在临死前,也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变成‘载体’的,我这样的自辩也没有任何价值。”

“但是青野君,我还是请你相信,我就是日野幸。”

日野幸的眼神仍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只是平静的叙说着,像是说着一件和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是他的话语里的确带着一种可以被信任的力量,青野的直觉也相信了他所说的话——哪怕直觉也有骗人的时候,但起码在现在,姑且就相信他他还是日野幸吧?

“至于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又为什么会选择逃离我的母上和姐姐,我都会向你解释的。”

“不过因为时间有限,我尽可能长话短说。”

青野:“愿闻其详。”

于是,日野幸用尽可能简短的话语,说明了这一切的原因。

同的描述一样,直到国中时,日野幸都是一个没有超凡天赋以及能力的“普通人”,当时的他自然有过羡慕姐姐、母亲还有其他超凡者的念头,并且对家人为他没有超凡能力感到欣慰这一点疑惑不解。

只是很快,日野幸就理解了。

他在生日那天,毫无预兆的觉醒了超凡能力——预见未来和结界术。

后者是日野家族这一阴阳师家族长久以来流传下来的能力,日野彩香就拥有,而日野留美子继承的则是寒冰之力。

前者,则是对日野幸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他,疯了。

在石山晶子的帮助下,他疯掉的意识被重新拼凑了回去。

但是他遗忘了最初那些他见到的、导致他疯掉的画面——这可能是出于身体本能一种生理性的保护。

而且性格由此发生了剧变。

“也就是说,在特殊刺激下,你终于想起了那些记忆。”

“所以决定摆脱封印?离开你的家人?”

青野皱着眉头。

如果只是这样,完全称不上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中的关键应该在于,那些使得日野幸直接疯掉的画面,会是什么?

“我见到了......末日。”

日野幸抬起头,眼底黑暗深邃,又带着浓郁到化不开的绝望。

语调略带沙哑的说道。

“随着表世界超凡力量的不断出现,我的预知能力越来越强,所以母上大人她们选择一定程度上封印我的能力。”

“预知未来,既会让我的大脑难以接受那么多信息,也会消耗我的寿命,我知道她们是为了我好。”

“但是在那个梦境里,我重新见到了那些本该被我遗忘的画面。”

“几乎无法改变的......末日。”

日野幸的口吻极其确定,身上的情绪终于从“安心”变为了“绝望”“无力”。

男人甚至低低的啜泣起来,眼泪无法遏制的从他眼眶中流出,划过脸颊。

灵魂都像是从他身体里抽走,留存下来的,仅仅是一张焚烧殆尽后的残渣。

可想而知,他的绝望究竟达到了怎样的地步。

“真的无法更改?”

青野顿了顿,即便他从不相信有什么无法更改的存在,对这种说法甚至有些嗤之以鼻,他的观点一向是“从来都没有命中注定!”

但是就对日野幸此刻的绝望来说,证明他已经竭尽所能的去寻找那种可能存在的未来,只是......他始终都没有找到。

“几乎。”

日野幸擦了擦眼角,迅速将自己的状态调整过来,即便话语里还带着很浓重的鼻音,但起码恢复了先前的状态。

——现在想来,那可能是日野幸给自己施加的一种催眠,只要始终保持那种“安心”的情绪,就不会被心中始终汹涌澎湃的绝望浪潮淹没。

“我不断的寻找,不断的尝试......可是不管怎样,末日都会降临。“

“只不过时间的早晚而已。”

日野幸沙哑说道:“我真的一直都在找寻那种未来,但是始终找不到。”

“只有在一个极短的瞬间,一条细小到不能再细小的分叉上,我见到了一点点的希望。”

“那一次,我们差点就阻止了一切。”

“......我们?”

青野捕捉到了日野幸话语中的一个关键词,并由此联想到了更多的内容。

“是的,就是我们。”

日野幸认真点头。

“但凡是任何一种尽可能拖延末日降临的未来当中,都有你的手笔。”

“相比而言,我在其中,只是发挥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作用而已。”

这时的日野幸,目光灼灼的盯着青野,似乎把他当做了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种狂热和盲目的信任,程度可能比青野的小迷弟片桐炎还要严重,至少也是金城太一那种程度。

而在今天之前,日野幸可从来没有表现过这种态度,多半是他看到了许多未来的可能性,最终把青野看作是唯一的希望。

老实说,日野幸的这份信任,对青野来说,也算是一份沉甸甸的压力。

青野的直觉告诉自己,从一开始直到现在,日野幸没有一句话说话,全都是发自内心的话语。

可即便是他参与到事件当中,都只是“差点就阻止了一切”吗?

“青野君,我相信你是独一无二的、特别的,拥有‘创造奇迹’的可能性,我已经无数次见到过那样的情况。”

日野幸继续说道。

那炽热的眼神,像是能把青野的皮肤看到直接燃烧起来似的。

“即便我还没有寻找到唯一的美好的未来,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制造出奇迹的吧?”

青野背负上的那种压力,更加沉重了。

真要说起来,他一向是那种不太擅长对别人的期待做出回应的人,从青山病院里开始就是如此。

所以要找一种词语来形容他现在心情的话,说不准是“难为情”之类的。

‘真是莫名其妙啊......’

青野感慨一声。

他本来好端端的参与完日野留美子的订婚礼,本来应该和神田雪绘一起回到家里,像是从前那样看看书、锻炼锻炼身体,再按照准确的作息时间睡觉,再在第二天为小姑娘准备一份丰富的早餐,即便偶尔会遇到特殊的事件,临时通知他去处理,但那仍属于日常的范畴以内,可以不用太大力气的解决掉。

但就是在这样的日常中,他又是毫无防备的从日野幸这里听到了关于“末日”的消息。

不管怎么看,这都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但是令青野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这感觉,意外的不算太坏。

说起来,青野本来就一直处在这种日常生活被破坏的境遇当中。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倒不如说,倘若没有这样那样的意外,青野才会不习惯吧?

就是这一次的意外,稍稍更大了一点,仅此而已。

感受着自己血管内像是微微熨烫起来的血液,青野向日野幸问道。

“那么,你所看到的末日,是怎样的呢?”

日野幸早就料到青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黑雾降世,群魔乱舞,海浪翻涌,东京陷落。”

日野幸用很短的四个词语,描绘了他所见到的景象。

“哦不,准确来说,不只是东京。”

“而是......整个世界,但我能见到的未来里,只看到了东京而已。”

他惨然一笑。

“黑雾?”

青野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愕然,“你是说......迷失之雾?”

如果日野幸口中的黑雾不是说青野身上使用的那种能力的话,那么指代的也就只能是那种“迷失之雾”了。

但实际上,在冬天到来之后,迷失之雾就没有像先前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出现的频率大大降低——这也是为什么青野这段时间还比较清闲的原因。

迷失之雾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所以东京别动队内部,也把它们的危险评级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不再像最开始那样重视它们。

可是,按照日野幸现在的说法。

那样的“销声匿迹”,很可能是一种假象,目的是为了降低人们的警惕性,并且不断积蓄着力量,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

也有可能,是由于古老文明事件,表世界的修正力量暂时的强化。

迷失之雾不打算在这种时候触霉头,于是暂时蛰伏。

不管是怎样的原因,听完日野幸这句话,青野反而觉得他的可信度增加了。

因为迷失之雾,的确具备那样的能力。

它可以成为表世界和迷失世界的通道,再严重一些,甚至可以直接通向里世界。

可以预期的是,假如那种事情真正发生,肯定会对现有的人类社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至于“海浪翻涌”更可能预示着一种可怕的未来。

众所周知,日国是一个岛国。

假如周遭的海水,全部都往这座岛屿上翻涌的话......

青野沉默下来。

那样的景象,的确是彻彻底底的末日之景。

哪怕是青野,也无法和自然的力量抗衡,最多守护住身边的人,就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实际上,那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日野幸的笑容愈发苦涩——青野只是想象而已,但他却是能真切的见到那些末日中的画面。

“我见到的最可怕的末日,是就连死亡都成为一种奢侈。”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