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男女之事

第二百四十二章 男女之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绿依还没高兴好一会儿,脸上的笑容却逐渐凝固,苦闷的摇着头道:“大哥,就算清源宫并非法阵遍布,但绿依亦是难以随意出入!”

胡言疑惑的看了一眼绿依道:“绿依何故如此说?”

绿依嘟着嘴道:“清源宫虽不似茅山和正一教这等大宗门,但却也是玄门正宗,你的师傅师叔们也皆是修行有成的大修行人。我若进去,定然会被他们识破身份。到时候再起争端,恐怕连大哥也保不住我!”

胡言闻得此言,眉头不禁拧了起来。正如绿依所言,绿依周身妖气环绕,就算瞒得了一般弟子,却也瞒不过师傅以及师叔师伯们的法眼。师傅尚且好说,那师伯华天道人一关却不好过,以他的行事作风,恐怕也容不得绿依这等异类出入于宫门之中,到时候大打出手,一方是师门,一方却是好友,自己该如何处之?

如此倒也好说,怕只怕落人口实,那华天师伯行执法堂之责,污自己和妖邪勾结,将自己逐出师门。自己和执法堂一干弟子本就有罅隙,他们定然也回趁机发难,到时候别说是被逐出师门了,恐怕连性命也难以保全。

绿依的话,顿时让胡言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见胡言满脸思虑,绿依知道胡言陷入了两难之境,犹豫了片刻道:“大哥,要不然我不去清源宫了?”

虽是这么说,但绿依心中却万般的不愿意。她早就下定决心,这一生将永远守护在胡言的身边,至死方休。此时却为了不让胡言为难,不得不选择了半途而废,分道扬镳。这让她如何舍得。

胡言听得绿依这么说,却斩金截铁的道:“不行!你不和我去清源宫,还能去哪里?难道还像以前一样,只身一人漂泊无依?你愿意,我还不舍不得呢!”

胡言的话仿佛那冬日里的一缕阳光,让绿依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暖意,她嘟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胡言道:“那不然怎么办嘛!?”

胡言沉吟片刻,忽然灵机一动,一拍手道:“有了,我们还可以让庄大哥给你再加一道封印咒,将你身上的妖气封印,这样一来就算是师傅也定然察觉不出你的真实身份了。”

听得胡言这么说,绿依心头一喜,似小鸡嘬米一般不住的点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可以让庄大哥替我封印妖气,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和大哥一同前往清源宫了嘛!”

解决了这个问题,胡言心中愁云尽去,揽着绿依的肩膀道:“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可担心了。走吧,我们先去和无求他们会和,然后一同上路回清源宫吧!”

绿依点点头,挣脱胡言的魔爪,欢愉的像只小鸟儿一般,向前飞奔而去。

“瞧这丫头高兴的……喂,你慢点,你还没告诉我这几天跑哪儿去了呢……”胡言无奈的摇摇头,快步追了上去……

胡言回到房间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绿依为茅山法阵所摄,只能留在山下等待,并未和胡言一起上山。

此时天色早已大亮,无求早早的便醒了来,正整理着行李,见胡言从外面回来,贼眉鼠眼的审视了胡言一番,坏笑着道:“彻夜未归,昨晚是和凶丫头还是凝筠师姐促膝长谈去了?”

胡言理也不理无求,自顾自的走到自己的窗前,将一应物品,尽皆收揽于包袱之中。

无求却不依不饶的纠缠道:“依我看,凶丫头定然没这么好的耐性,这么说来是凝筠师姐了。给我说说,你们昨晚聊了什么,竟然聊了一夜。有没有行周公之礼?”

胡言听得此话,眉头微微一蹙,用手指捅了一下无求的脑门责备道:“你这家伙,人不大,这脑子里倒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无求被胡言捅了个趔趄,捂着有些发疼的脑门,不满道:“本来就是嘛,今日我们就要离开茅山了,你又彻夜未归,不是去临行道别么!这孤男寡女,互述衷肠,共处一夜,岂能不动情!?这情到浓时,干材烈火,岂有不行周公之礼的。除非你身有残缺,此事难为!”

闻得此言,胡言额头血管爆凸,嘴角微微一抽,真恨不得立马狠揍无求一顿!但理智却占了上风,他恶狠狠的瞪了无求一眼道:“你才身有残缺,难为此事。我说你这家伙这小脑瓜子里到底是装了些什么,一天天的光想些男女之事,难不成男女之间除了那事儿,便没了其他的事情么?”

无求瘪了瘪嘴道:“你现在血气方刚,体内元阳之力过甚,本就应该以阴元相调和。我这可是为了你着想!”

无求的话让胡言有些抓狂,不得不说无求这话倒也有理有据,他一时却也想不出反驳的话来。他深呼吸一口,叹息一声道:“不妨告诉你,昨晚我根本就没和金家姐妹在一起!”

“哦!?”无求有些诧异道:“此话怎讲?”

胡言耸了耸肩道:“或许是还在气我,她们根本就不待见我,我就和她们说了几句话,就被赶出来了。心中憋闷的我,就去了后山寻绿依了。”

无求笑了笑道:“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这样倒好!对了,可曾寻得绿依!”

胡言回身继续整理起包裹,沉声道:“绿依在山下等我们,一会儿就下去和她会合。”

无求嘻嘻一笑道:“那么昨晚你定然是和绿依在一起咯?”

胡言心中一凛,赶忙回身瞪着无求道:“打住,昨晚我也没和绿依一起,我一个人在密林之中打坐呢。是今早才遇到她的!”

无求本来想套点风月之事听听,结果什么都没打听到,顿时没了兴趣,瘪瘪嘴道:“你可真没劲!”

胡言白了无求一眼,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对了,你这小子平日里和师傅一起修行,以师傅的为人应该不会教你这些东西吧!年纪轻轻的,也不知道你从哪儿知晓得这么多!?”

无求咧嘴笑了笑道:“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常言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什么东西不能从书里得来?”

胡言有些诧异道:“你是说你从书里看来的?清源宫会有这样的书?”胡言有些难以相信。

无求摊了摊手,凑到胡言耳旁小声道:“清源宫藏书阁自然是没有,不过七师兄却有!有一次我无意间从七师兄的枕头下翻出了一本《金瓶梅》来,里面写的可尽是些男女之事呢!”

胡言虽然没看过《金瓶梅》,却也听说过,那可是淫邪之书,哪堪入目,于是道:“这七师兄不知怎么想的,不好好修行,反倒看这些污心之物。”

见胡言那面红耳赤一脸厌恶的模样,无求却笑了笑道:“非也非也!这《金瓶梅》可不是什么秽亵之物,那可是一本奇书呢!”

胡言狐疑的看着无求,不以为然道:“此话怎讲?”

无求翻身坐于床上,摇头晃脑的道:“刘廷玑《在园杂志·卷二》有云:“深切人情事务,无如《金瓶梅》,真称奇书。欲要止淫,以淫说法;欲要破迷,引迷入悟。而文心细如牛毛茧丝,凡写一人,始终口吻酷肖到底。结构铺张,针线缜密,一字不漏,又岂寻常笔墨可到!”

刘廷玑不认识,也没看过什么《在园杂志》,不过他却明白了无求这话中的意思。人畏惧黑暗,想要战胜黑暗,就必先进入黑暗。要想知道一个山洞到底有所深,就必须下到山洞的底部。这便是欲要止淫,以淫说法;欲要破迷,引迷入悟之意。

胡言若有所思,亦有所悟!这不正是修行么?或许有的时候大道就在脚下,只是不为世人所知所悟罢了。

见胡言若有所思,无求也不打扰,笑呵呵的跳下床,开始整理起自己什物来。

胡言心中有所明悟,倒也没多深究,只是把床上的东西一应的整理了齐备。回头对无求道:“无求,庄大哥他们可曾起来?”

无求应了一声道:“我实不知,既是昨夜和他们道过别,今番自行离去也是无碍的吧!”

胡言心中惦记着绿依,还得央求庄白替绿依施下封印妖力的咒法,岂能这般不辞而别。于是道:“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却有一事得庄大哥出手帮忙呢!”

“何事?”无求放下手中的活计有些疑惑的看着胡言。

胡言笑了笑,将自己和绿依的说话,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无求。

无求听闻绿依要和他们一道回清源宫,自然是喜不胜收,当闻说执法堂很有可能会借机发挥,便暗自蹙眉,直到胡言将要让庄白给绿依下了咒法封印体内的妖力时,无求才展颜而笑。

“这倒不失是个好办法!那我一会儿就去请庄大哥下山替绿依封印体内的妖力罢!”

胡言点点头道:“是了,那我们分头行动,你先去请庄大哥,我先去看看紫菱收拾好没!”

“得咧!”无求将收拾好的包裹往胡言怀里一丢,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胡言笑着接过无求的包裹,摇摇头,将自己的包裹一应的挂到肩头,快步向紫菱房间的方向走了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