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送别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送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昨夜已是定好行程,紫菱早早的就收拾好了包裹,只待启程。此时见胡言前来,她挽起包袱便出了门。

“小哥哥,我们这就离开茅山了么?”

胡言只是点了点头,却沉默不语。

紫菱见胡言面上似有留恋之色,于是道:“小哥哥,你向宁儿和凝筠两位姐姐道过别了么?”

胡言微微叹一声道:“昨夜已和她们说过了。”

“哦!”紫菱见胡言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一时却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走吧!”胡言拍了拍紫菱的肩膀,紧了紧挂在肩头上的包裹,缓步向山门处走去。

或许是茅山众弟子知道胡言等人今天将要离开,平日相熟的或不相熟的却早早的等候在了山门处,为的便是送他们一程。

正德见胡言和紫菱走了过来,快步走上前,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两人,微微叹息一声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胡言、紫菱你们一路上可要多多保重啊!”

胡言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邪神宗一天未灭,我们就总有相见的一天。到时候再把酒闲话,岂不快哉。”

这时正才也走上前来道:“胡兄弟,这次也多亏了你,茅山才免遭大难。这一番恩情,我茅山定然铭记于心。今番匆忙离去,我等心中着实不舍,等下次再来茅山,我等定然好生款待你们。”

胡言摆了摆手道:“正才师兄客气了,我也只不过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实在不敢居功!等邪神宗之事尘埃落定,我们定然还会登门拜访的。到时候正才师兄可不要吝惜你的好酒才是啊!”

正才哈哈一笑道:“胡兄弟赏脸共饮,我岂有吝啬之理。只怕到时候胡兄弟喝不了多少,却全进了庄师兄的肚子呢!”

听得这话,一旁的紫菱掩嘴偷笑一声道:“正才师兄,你这话倒是说的在理,小哥哥平日里极少饮酒,倒是庄大哥嗜酒如命。以后你啊要酿出好酒来,可得偷偷藏好了,不然全都进了庄大哥那肚皮里了。”

哈哈哈……

众人闻得此言,都开怀大笑起来。

“喂,你们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这时无求和庄白远远的走过来,见众人笑的开心,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紫菱掩嘴偷笑一声,微微的对正才摇了摇头。

胡言干咳一声,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道:“庄大哥,你来了!你的伤势无碍吧?”

庄白摸了摸胸口的伤患处,摇了摇头道:“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只是偶尔会隐隐作痛,不过倒也没什么大碍了。”

胡言面色微微一凛,心中升起一丝愧色:“庄大哥新伤未愈,我却要你行封印之法,真是该死。”

庄白豪气的一挥手道:“胡兄弟这是什么话?你我是过命的兄弟,这点小事算的了什么。再说这茅山,除了两位师尊,也就我习得了这封印之法,现在倒也非我不可了。”

胡言抱了抱拳道:“那就有劳庄大哥了。”

庄白瞪了胡言一眼,面色有些不悦道:“你这小子,现在居然和我这么客气起来了。难不成不把我当兄弟了?”

胡言惶恐道;“庄大哥说哪里话,我岂敢不把庄大哥当兄弟。礼多人不怪嘛。”

庄白摇摇头道;“话虽如此,但咱们是过命的兄弟,这些虚礼能免就免了吧,不然反倒生分了。”

胡言讪讪一笑道:“庄大哥说的是,胡言记下了。”

庄白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众弟子道:“行了,你们送到这里便罢,该回去早课了。一会儿替我向师傅告个假,我送胡师兄下山后,便回来。”

正德垂头丧气的看了一眼庄白道:“师兄就不能让我们多送他们一程么?”

庄白瞪了他一眼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们有这个心便好了。这么打一群人全都涌下山去成何体统,何况现在又是早课时间,难不成让师傅他老人家等你们不成。”

“这……”正德无言。

正才却拍了拍正德的肩膀道:“师弟,庄师兄说的没错,我们且送他们到这吧,以后又不是不能再见。终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把酒言欢又未尝不可!”

正德闻得此言,只得点了点头,不舍的看了一眼紫菱和无求道:“紫菱丫头,无求,你们多多保重,还有胡言你也多多珍重!”

紫菱微微点了点头,无求却笑嘻嘻的道:“正德你可要努力修行哦,下次见面,我倒要和你比比看谁功法更厉害!”

正德笑了笑道:“好,下次见面一定要和你一分高下!”

胡言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却可以看出,两人之间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友谊,这种友谊就像他和王启一样,将在他们之间延续到世界的尽头。

正才拍了拍正德的肩膀,向三人抱了抱拳道:“那三位就多多保重,我们就先去早课了。”

三人也抱拳回了一礼,以此作别。正才这才带着一众师弟们离开了山门。

看着正才他们走远,胡言的心里却万般不是滋味,虽然和他们相处不久,但这些日子多受他们的照顾,心中却也多有不舍。

庄白笑了笑道:“怎么,舍不得了?”

胡言咧了咧嘴道:“是有那么一点。毕竟一起相处了这么长的日子,忽然分别,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舍得的。”

庄白拍了怕胡言的胳膊道:“来日方长。我们走吧!”

胡言点点头,回头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山门,心中越发的不是滋味。不由得暗暗叹息一声:“她们终究还是没有来……”

他多希望此时能再看一眼金凝筠和金宁儿,哪怕是一眼,毋须告别,便已足以。

但他心里却也明白,昨晚自己的决然,已经伤透了两人的心,或许下一次再见面也将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见胡言目光有些呆滞,紫菱拉了拉胡言的衣袖道:“小哥哥是不是惦记着宁儿姐姐和凝筠姐姐?”

胡言苦涩的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紫菱柔声道:“小哥哥我觉得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不过我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就算今日不得相见,迟早也还会再见面的。到时候澄清了误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胡言笑了笑,揉了揉紫菱的头发道:“知道了,走吧!”

胡言再一次回望,终究还是幽幽一声叹息,拾阶而下,缓步离开了这个有着千般不舍的地方……

一路下得山来,绿依却早已在山下踱着步子,万般的不耐烦了。

此刻见众人下山,顿时大喜,飞也似的窜至近前,却被那山门处的法阵震得倒退两步。

她幽幽的看着那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结界屏障,一时没了计较。

庄白见此,哈哈大笑道:“绿依,我茅山这法阵可还坚固?”

绿依瘪瘪嘴道:“倒也比唐门的法阵要坚固许多。”

庄白扬了扬下巴一脸自豪的道:“那是自然,这唐门的结界法阵岂能和我茅山正法相提并论。”

绿依见庄白这样,翻了个白眼道:“庄大哥,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

“哈哈哈……”庄白肆意大笑起来。

众人闲聊几句后,庄白忽然正色道:“绿依这次我将用另一种封印之法,封印你体内的妖力,时间可持续很久,而且当你想要破除法咒之时,只要念动咒文,便可及时破除。只不过再我封印你妖力的时候,将会将符咒打入你的小腹之中,这过程可能有些难捱,也不知你可否能持?”

绿依早就打定了决心,要常伴胡言左右,跟着他守护他,就算受什么样的苦,什么样的痛,她也能忍受,就算是为他失去性命也在所不辞,何况是这么一点苦痛?

于是坚定的点点头道:“庄大哥,你来吧。再难捱,我也能坚持住的。”

胡言有些担忧的问道:“庄大哥,不会有事吧?”

庄白自信的笑了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只不过符咒入体时,那符咒之力会和绿依体内的妖气相争,这过程或许会有点难捱。不过只要那符咒裹住了绿依体内的妖丹,使其妖力不再透体而出,此事便成了。”

绿依见胡言一脸的担忧,于是安慰道:“大哥,你放心吧,我相信庄大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胡言见绿依说的坚定,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得对庄白点点头道:“那有劳庄大哥了。”

庄白笑了笑,示意绿依坐下。然后自己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来。

待绿依坐定,庄白以指为剑捏着那符箓,嘴中念念有词,虚空里画了几个晦涩难懂的咒文,剑指一晃,那符箓便噗的燃烧起一团火焰。

待到符箓燃尽,那虚空之中却显现出几个金色符文,庄白手掌一探,将那符文揽入手心,忽的伸手一拍,将那几个符文拍入了绿依的小腹之中。

符文入体,绿依面色顿时大变,额头之上顿时渗出密密吸汗,就连那微微颤抖的身体也泛起光芒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