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在宛缨躲着胡天明闭门不出,有客不见时。胡天明遵守承诺的并没有主动来找她。宛缨暗暗觉得胡天明真是个君子,却不知他其实在与周刺桐派来的人部署着他们的大计!

与忙碌的北方相比,江南各地似乎还很悠闲。而就在这看似平静的城里,始终有一股暗潮在涌动着。每天都有商铺开张或关门,稍微灵敏的人发现其中不少老字号和口碑良好的店铺接二连三的消失不见,或是撞邪似的被官府查封。留下来的反倒是些投机倒把、唯利是图的取巧之人!当然这一切没能逃过柳辰阳的双眼。于是城中恰到好处的传来一个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消息:柳辰阳终于要娶宛清清了!

本就风光无限的宛清清再次登上她华丽舞台的巅峰!世人都知柳家的东西天下无双,只要成亲时配足所需的金银首饰或贵重物品或珍贵家具,怎么样都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可宛清清却丝毫不满足。生怕别人瞧不起她似的,没日没夜的大肆购买,大到金床玉盆小到翡翠玛瑙。虽然大家没瞧见柳家十三少的身影,可一个宛清清也足够让大家了解了他和柳家的动向。

抛洒多日,这天宛清清浓妆艳抹,富贵逼人的来到老张的医所。目的直奔宛缨。

“宛缨那女人呢?我找她!”宛清清趾高气扬。

“宛姑娘,少夫人现在还……”

“少夫人?宛姑娘?”宛清清横眉冷对:“老张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未来的柳夫人是我,而宛缨早就被踢出柳家,你说话小心!哼,念在你年纪大头脑不清醒,我暂且放你一马!赶紧叫她给我出来!”

远远就听到宛清清鬼叫。宛缨推门进来长叹一口气:“你不过是来向我炫耀,何必迁怒老张?”

见宛缨穿的还是离家时的那身锦缎,宛清清更轻蔑了:“哟,这么久没见朴素多了!不过挺衬你的。”押了口茶:“宛缨,不甘心吗?”

“嗯,不甘心。”自顾自的坐下,宛缨给自己倒了杯茶。

没看出宛缨的敷衍,宛清清更得意了:“看你这么坦诚我就直话直说了!医所是柳家的,老张也是柳家的大夫,他可没有义务让你这个不相干的人白吃白住!哦,对了,还有一个不相干的苏铁。你知道的,他可是和你一块被赶走的!”

放下茶杯,宛缨对上她的眸子:“效仿我?是收钱还是赶我走?哦……想必你也不在乎那点银子了,我一会儿就打包走人。”

“哈哈!不愧是三妹啊!真是深知我心!”宛清清捂着嘴笑的含蓄:“别等一会儿,你们现在就给我收拾包袱。我看着你走!”

“宛,不少夫人……”老张不情愿的出声。

“老张,若是让我发现你接济他们,我连你一起赶出去!”宛清清拨弄着指甲:“我可没忘是谁将我从泾阳押回来的。我宛清清可不是个善茬!”

老张眼神沉着:“那少夫人只管赶我走吧,反正柳家已经没有我想看的病人了!”

“老张!”宛缨拦住他:“你留下来,暗竹说你精通病理。你留下……照顾柳辰阳……”宛缨低着头。

“宛缨……”老张不忍。

“我没什么好收拾的。”宛缨转过身与老张道别:“老张你保重。”

看宛缨凄惨的背影,宛清清得意不已。

“少奶奶。”出门后苏铁忍不住出声:“少奶奶你出身富贵,生计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可以去湖边拉船或者做些苦力。”

“你看不起我么?苏铁。”宛缨笑道:“我可不是这时代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放心吧饿不死我的。”

徘徊两天,宛缨终于在湖边的一处人家家里租下一间小小的茅草屋,因为原先是用来摆放柴火的,屋子简陋却不潮湿,而且里外刚好有两间,不愁苏铁没地方睡。典当掉身上的缎衣和本就没多少的首饰,宛缨买了些褥子和被单,与苏铁两人简简单单收拾一翻,一个庇身之所就有了。

将两人身上所有值钱的物品估算一翻,宛缨留了只发钗藏在墙角一个瓷瓶里面以做备不时之需。之后几日,苏铁去了河边找些搬运杂物或者接镖的工作,宛缨则去了些大户人家,一一拜访问他们是否需要帮手或者下人。

“你有些什么拿手的菜?”一个厨娘居高临下的。

宛缨想了想:“饭菜倒不会做,可我能做些打下手的事。洗碗摘菜什么的。”

“我们这有的是你这样的!找别家吧!”厨娘大门一关。

“我们这需要个奶娘,你生过孩子吗?”

“没……”一扇大门又关上了。

“唱歌跳舞会吗?什么小曲最拿手?”

“啊……流行歌曲行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又一扇大门关上了。

连连碰壁,除了苏铁每日拿回几个铜板回来,别说最基本的开支两人连肚子都填不保。眼见苏铁硬生生的瘦了下来,宛缨心里惭愧不已。

屋里没有口粮,再过几天就要缴房租。宛缨从没过得像现在这样窘迫,现代在至少还有父母,而这里她谁都没有。好几次,宛缨趁苏铁出门后一个人窝在床上放声大哭。

这日太阳正当空,宛缨的身影却显得那么单薄。站在当铺门口,宛缨紧紧捏着手中的玉佩下不了决心。这是柳辰阳成亲那天给她的信物,在泾阳也是靠着这枚玉佩苏铁去京师找柳辰阳自己才得救的。这块玉佩对她有特殊的意义!宛缨本想放弃可犹豫再三还是走到一半又折返回来。

“二十两。”老板看着玉佩爱不释手,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什么?!”宛缨伸手想夺回玉佩:“你睁眼说瞎话!这玉佩要是低于一万两我立马送给你!不卖了,还我!”

“诶!”老板收回手,宛缨扑了个空:“你卖也好不卖也罢,玉佩我是不会还你了。二十两你要就拿走,不要我也不给了!”

“你!”宛缨气的说不出话来:“光天化日之下你开黑店?”

“怎么说话的?”老板尖嘴猴腮的站起来:“看你一身打扮也不像个有钱人,打哪儿弄来这么漂亮的东西我就不追究了,惹急了我让你吃官司去!”

“去啊!上衙门更好!这玉佩是我明媒正娶得来的,我堂堂正正得来的!走啊去衙门!!”宛缨底气十足。

老板瞥她一眼:“明媒正娶?柳家能瞧上你这个穷人?要发疯上一边疯去!来人!把这闹事的女的轰出去!”

和二十两银子被丢在地上,宛缨哪里肯罢休,刚爬起来又被踹倒,站起来又被丢更远。一旁买菜的阿婆看不过去,上前将她扶起:“姑娘啊,别坚持了。这老板身后有人的!他不讲理可是这附近出了名的!你怎么不一早打听好了再来?”

宛缨噙着不甘心的眼泪,早知道就不拿出那玉佩了,现在她是彻彻底底的一无所有了。眼泪淌过脸颊,湿了衣服,一路上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茅草屋,宛缨木木的洗了澡换了衣服不想让苏铁看出异样来。

不知是不是应了有得有失那句名言,宛缨几日后便在一员外家,终于找到了洗衣服的差事。虽然钱不多,仍旧饿肚子可至少不担心随时被人赶出茅草屋了。

不知何时的一个晚上,柳辰阳带着暗梅四人来到那家当铺。踩着店老板的手柳辰阳将玉佩拿在手里:“我柳家的信物岂是你这种人拿得起的?”

“公子饶命!是我瞎了狗眼!少主饶命啊!”老板疼的直哆嗦。

“做了他们!”柳辰阳眼睛无光,消失在店铺外。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