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在宛缨每天为生计忙碌时,宛清清没了刁难的对象,再无事可做。

这几日,一连好几天时不时有轿子拜访柳家。其中不乏富丽堂皇的私人轿栾,甚至还有从城外,由士兵开道一直浩浩荡荡抬进去的。虽然没有刻意渲染,却仍旧引得路人纷纷围观。大家议论纷纷,猜测其中。都说这柳家怕是又有什么好事将近了。当然议论最多的莫过于娶宛清清!一时间众说纷纭,街头巷尾都讨论着。恐怕这宛清清的亲事要比第一任还要来的空前绝后呢!

听到风声的宛清清好不得意,更是趾高气昂,嚣张跋扈。终日挥霍炫耀,一时风光无二!宛清清一心等待着成为柳夫人!一个月过去了,柳家热闹归热闹,在她的事上却没有一丝动静,宛清清丝毫不在意。半年过去了柳家还是没反应,宛清清尚且笑得出来。眼看今年就要过去,宛清清始终还是暂住在柳家,柳辰阳仍旧没有一点要接纳她的意思!宛清清一下子从世人仰望、记恨艳羡的高塔上摔到嘲讽连天的地窖中。

与此同时的宛缨,每天和苏铁忙忙碌碌,压根不知道这段时间柳家所发生的事情。直到有一天!一张爆炸性的皇榜沸腾了整个苏州,也轰动了大半个国家!大家交头接耳,互换信息。天下第一大商——柳家!涉嫌谋反!!堂堂柳家少主由京师来的御前侍卫亲自押往进京,而柳家其他人等就地听候发落!

在湖边洗衣服的宛缨听到这一消息,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谋反?柳辰阳?反谁?虽然精明老道、富可敌国,可他柳辰阳怎会反自己家的人?!不顾手中的活儿,宛缨丢下衣服,赤着脚匆匆跑去衙门口想一看究竟。刚到路口,遇到同样匆忙赶去的杨苏铁。

“少奶奶!你也来了?”

“你也听说了?柳辰阳他……”

苏铁点点头而认真的说:“这其中肯定有误会!少主绝对不会做出谋反这种事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宛缨附和着:“没错,我现在就去知府那打听看看。府尹和我爹是同窗关系还不错。我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身村民打扮的宛缨,还光着脚丫子,脸不红心不跳的站在府尹李汉面前。就如宛缨所说,李汉确实对她很客气,但是一口回绝了她的提问:“宛姑娘,朝廷有命这件事素我不能详谈。”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谈?既然被抓一定是有凭有据的!不能说,难不成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利害关系?”宛缨紧张柳家上上下下,一时口无遮拦:“朝廷是不是故意针对柳家的?柳家又不参政怎会谋反?朝廷是缺钱才出此下策?”这样的事电视上演的太多了!

一番话让府尹李汉哭笑不得:“宛姑娘你多虑了。皇上派自己的近侍从京师亲自赶来,可见皇上对此事的重视!而皇上更加不可能因为这些荒唐的理由而撼动我国大半个经济支柱,所以一定是证据确凿,兹事体大才下旨抓人的。我对柳老爷、柳少主一向很敬重,各中原因不方便透露,下官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还请宛姑娘见谅。”

“李大人可知少主何时上京?”苏铁问道。

“对啊,就算不能帮他什么,至少在他上京前能见一面。”宛缨眼眶不由自主湿润起来。

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李汉摇摇头:“柳少主恐怕现在已经在京师受审了。此事关系重大,为防不测所以柳少主早在一月前就被秘密押往进京,此事知人甚少,希望宛姑娘和杨公子还能保守秘密。榜文这几日颁布大概是已经尘埃落定了吧。”

“什么?你说什么?!”宛缨忍不住暴跳如雷:“你说早在一个月前就把柳辰阳押解进京?这是按律例办事吗?有这样先斩后奏的吗?朝廷就了不起了,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少奶奶!”苏铁上前,制止宛缨进一步暴走:“祸从口出啊少奶奶,为少主着想少说几句。”

怔住半晌,宛缨退了一步:“李大人恕罪,是草民失态了。那我可以见见柳老爷和其他人吗?”

府尹依旧很客气摇摇头:“皇上有旨,朝廷重犯,判决下来前任何人不得探视。姑娘忍耐一段时间吧。”

“可这山高皇帝远的,李大人你就通融通融睁只眼闭只眼吧!”宛缨侥幸求着。

“荒谬!”李汉突然严厉起来:“宛姑娘当下官是何人?皇上有旨下官办事,怎可以存这等侥幸心理?岂不是知法犯法!姑娘请回吧!”李汉下了逐客令。

出了知府衙门,宛缨怒不可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样才可以见?规矩是规矩可法外也讲人情呀!我见见他们又能怎样?是,谋反是大罪,我手无寸而铁衙门守备森严,难道我还能劫狱,劫囚不成?!”

“少奶奶。”苏铁听不过去,劝道:“李大人也是身居其职,按规章制度办事罢了。李大人为官三十多年也是难得一见的清官,他也是……”

“清官怎么了?清官就可以死脑筋?”宛缨此时已经没了理智:“难怪封建王朝都命不长!!古板!迂腐!呆子!!”

生怕宛缨再说出更大逆不道的话来,苏铁连忙将她带离闹市区。

疾步快走,宛缨暗忖:柳辰阳被他们抓去一个多月,已经一个多月了!!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李汉说柳老爷他们被抓正是因为证据已经确凿,柳家也是如此才被查封。突然停下脚步,证据确凿?那意味着什么?自古以来谋反是什么样的概念?宛缨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苏铁,难道?……

小心翼翼的扶起宛缨,苏铁不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就连他也忍不住去想这事的结果,或者说已经成为定局的结果。可是,无论他怎样颠过来倒过去的想他都想不透,少主怎么会和谋反这样的事联系在一起。

两个六神无主的人回到茅草屋,各怀心事,一言不发的坐了一晚上。直到天渐渐泛白。

“苏铁,从这里快马加鞭到京师要多长时间?”

“大概半月,少奶奶你想去京师?”

宛缨眼神笃定:“在这里什么信息都得不到,还不如直接去京师。李大人说柳辰阳谋反的罪证俱全,是什么证据?这些证据又是从哪儿来,不这样追溯源头永远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我有大公主给我的令牌,在宫中可以自由出入。我可以乔装打扮混进宫去!”

“少奶奶你想做什么?!”苏铁惊骇,猜出七八分。

“谋反在任何朝代、任何时候都是难以逃脱的大罪。自古君主更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一个来排除异己。”缓缓对上他的眼,宛缨眼里不再慌乱:“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你也不必明白,反正我不是这里的人,若是能救柳辰阳,那就一命换一命。我会向皇上坦白一切都是我做的!”

苏铁看着宛缨猛摇头:“不,还有其他办法的,少奶奶你现在是急火攻心才会胡思乱想。更何况还有太后,还有表小姐,她们不会坐视……”

“她们都是后宫之人有名无实。不管怎样,这是我做坏的打算。若罪名真的成立一切就来不及了,我一定要抓紧时间。”低下头,宛缨皱眉沉思:“我不是柳家少夫人,朝廷就没有理由再扣押柳老爷。苏铁,你留在苏州留意衙门的动向,照顾好……”自己还没说出口,颈上遭重击,眼前一片黑暗。

苏铁将宛缨安置在床上盖好。捡起地上的令牌。“柳家待我恩重如山,若是要顶替少主,也只有我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