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从泾阳回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胡天明对李娟都是不闻不问,不理不睬的四不原则。就在李娟暗自垂泪,几乎认命时,悉知原委的胡老夫人一声令下,胡天明对李娟才稍微缓和起来,答应老夫人善待李娟。而好景不长,今年一开年,胡天明一日外出归来后态度再次转变,之后更是出门频繁,好几次李娟都发现胡天明干干爽爽的出门却总是湿漉漉的回来,仿佛入秋打了霜一般。本就如同惊弓之鸟的李娟再次嗅到危险的气息,在老夫人的反复干涉下,胡天明终于恼怒将李娟再次打入冷宫。

然而一次与宛清清的偶遇,从她口里得知宛缨已被赶出柳家。更是惊悉被赶出柳家的原因与将军有关。什么词都无法形容李娟当时的心情。她讨厌宛缨。因为她,将军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和自己产生这么多隔阂。可她又彻底的恨不起来,因为宛缨懂她,懂自己对将军的占有欲,仅这点就足够她与宛缨惺惺相惜。

不算太早,这日李娟去给老夫人和老爷请安。路过客房却发现客房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好奇推开,在看清楚来者后李娟顿时大惊失色!宛缨?!怎么会是宛缨?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府里?宛缨怎么会毫无戒备的昏睡在自己家里?李娟神经兮兮的回头张望,四周没有人。盯着宛缨,李娟心想如果,如果她在这世上消失,将军会不会……

“夫人?”女婢突然传来的声音吓着李娟。

“啊,是小榕啊。”抑制住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李娟反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小榕规矩的福身:“回夫人,是大人吩咐我来侍候这位姑娘的。刚帮姑娘擦净了身子,也拿了些干净的衣裳。”

“擦身子?”李娟紧张的瞪大眼睛:“她,她怎么了吗?”

“回夫人,姑娘身上都是尘土和污渍很脏呢,帮她洗了好一阵呢。”

李娟轻舒一口气:“原来是这样。”

“夫人是不是有什么吩咐小榕的?”

李娟摇摇头:“这位姑娘要是醒了你通知我。”

“是,夫人。”

朦朦胧胧中,宛缨闻到淡淡的香味,身上柔软而又温暖。一点也不像茅草屋那睡了近一年半的石床。茅草屋?宛缨皱眉,倏地睁开眼!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看看自己身上,还好,衣服还在。但是这里是哪儿?自己怎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宛缨仔细回响着,昨天晚上……苏铁!

来不及多想,宛缨抓着一旁的衣服就走,还未走到前院,就看见侧门款款而来的李娟。宛缨一愣,忽而欣喜的跑上前:“胡夫人?昨天是你救我回来的?谢谢你。可我有个不情之请,你能不能借我几匹快马,我……”

“你已经睡两天两夜了。”宛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正门进来的胡天明打断:“我已经派人去追回苏铁,不过暂时还没回传的消息。”

“胡……”想了想宛缨改口:“胡将军。”

“相公。”李娟跟着怯怯的叫了声。

“追回了我也要借几匹快马!”宛缨丝毫没注意自己赤着脚,只穿着白布睡衣:“我,我想快马加鞭去京师!胡将军你府上一定有马匹的!”宛缨眼神急切:“请你借给我!”

远远就见她光着脚,胡天明走进看着宛缨的脸,上下打量着。见过宛缨精灵古怪、俏皮的男装,见过她中规中矩、出尘脱俗的女装,也见过她搞怪似的拎着裙子露出大半的美腿在水里玩的样子,却都没有眼前这样不施粉黛、披着秀发,穿着普普通通的睡衣,肌肤却在薄薄的布下若隐若现来的婉转动人。胡天明一时忘了怎样开口。

李娟看在眼里,心凉的拿出宛缨手里的外衣替她穿上:“宛姑娘,你这样光着脚也没披风的跑出来很容易着凉的。”

宛缨抱歉的笑了笑,一边自己扣扣子一边等待胡天明的回答:“谢谢。胡将军?”

回过神来,胡天明故意避而不答:“你还是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李娟陪着你,两人说说话散散心。”

宛缨一愣,随即道别:“谢谢胡将军好意,我,我还有事先别过。等有机会再来府上答谢将军和夫人。”头也不回就抬脚就走。

“宛……”一把拉住宛缨,当着李娟的面,胡天明还是改口:“宛姑娘,两日前判决已经下来。我想你无需浪费力气去京师了。”

“什么?”宛缨本能的转过身,反抓着胡天明:“什么判决?判的什么?”

胡天明看着她欲言又止,声音无力:“你要有心理准备。”

倏地放开手,宛缨不想知道了:“不,不会的,不可能这么快!你故意吓唬我怕我借你的马?是不是?”

“宛姑娘……”李娟看的有些动容。

宛缨有点生气:“胡天明我知道你作弄我。我不过睡了两天,两天皇上能查出什么来?你以为我是傻瓜吗?”

“宛缨!”胡天明走过来,严肃地拉起她:“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判决已经下来……”

“我不听!我不听!”宛缨急忙用双手捂住耳朵。

“柳家谋反人证物证俱在,证据确凿!柳少主于昨日已经处斩。其他人等昨日起相继流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