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提防胡将军”留下这句话,苏铁消失在夜幕中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宛缨的账簿藏在柳辰阳的书房,她喜欢书房里残留的柳辰阳的味道。在苏铁示意下她也知道了有人偷听。可宛缨怎么也想不透胡天明为何要偷听?苏铁一直没回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呢?是生还是死?宛缨心里七上八下,脑子一片混乱。

似乎嫌宛缨还不够乱。胡天明借口找宛缨帮忙却把她带到了曾经打发时间的大瀑布下山脚下。

看着飞流直下气势磅礴的瀑布,清澈见底鱼群嬉戏的流水,散发着盎然春意的树木。宛缨久违的好心情涌上心头,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这里还是这么漂亮,看多少次都不觉得腻。”

“笑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胡天明低头看着宛缨:“你知道自己多久没露出过笑容了吗?”

宛缨一时哑然,怔了怔感叹道:“发生太多事情。瀑布还是曾经的瀑布,只是我身边,早已物是人非。”

“不,除了柳家你身边还有很多并没改变,是你自己不愿意去看。”胡天明望着宛缨,眼里流露着渴望。

“我……”回避他炽热的目光,宛缨同以往一样:“我去捡些漂亮的石头回去。”

当胡天明再次伸出手来时,宛缨不再那样毫不犹豫的就搭在他手上,而是犹豫着,踌躇着。直到胡天明不顾她反对牵着她时,宛缨想收也收不回来了。不规律的心跳透过宛缨的手而传到胡天明心里,他当然知道宛缨慌张的原因,他是满意的,因为她慌了!

“胡将军你刻意陪我出来,夫人她知道吗?”宛缨打破两人的沉默。

胡天明哂笑故意说道:“怎么,你很怕她吗?我印象中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是怕她伤心。夫人她,不,李娟她视你如命,不要辜负了她才是。”宛缨故意言它。

胡天明却始终将问题绕回来,不紧不慢的反问:“我的心意……你知道的不是吗?”

宛缨停下来,猛的抽回自己的手,讪讪地说:“我,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吧字还没说出口,不知是不是因为抽的太用力,宛缨整个人朝后倾斜仰躺着落入水潭中。

“宛缨!”胡天明见状立马跳入水潭里,拉住拼命上浮的宛缨将她揽在自己怀中,两人浑身湿漉漉的爬上岸。慌乱之下的宛缨吸了好多水,一上来便咳个不停。

浑身湿透衣服紧贴在身上,在阳光照射下,宛缨还算有致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肤在薄如纱的外衣下若隐若现,加上水滴不断的从脸上滑落,宛缨我见犹怜的样子,看得胡天明心猿意马。情不自禁的上前抱着宛缨微微发抖的身子。

“胡将军?”宛缨心里一惊,推开他。

胡天明却将她箍得紧紧的:“宛缨你知道我心意的!不要抗拒我。”

挣扎着:“我,我是知道!可我心里始终被一个人占得满满的,现在还没办法回应将军你……”

霸上宛缨的唇,胡天明不想听她说什么。人将宛缨压在身下,身体里似有一股热力即将爆发,宛缨越是挣扎他就越是用力禁锢。含住宛缨的唇,在那张曲幽芳甜的口中用力留下自己的气息。可是宛缨双唇紧闭,胡天明不得不更加用力的强行撬开她的唇齿,纠缠之间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开来。

蓦然,身下的人停止了抵抗。感觉到宛缨的放弃胡天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宛缨捂着脸分不清是泪还是水,抽泣着。看着她红肿的双唇,嘴角渗着血丝胡天明心疼起来,将宛缨满抱在怀:“是我太急了。我会等你忘掉那个人为止,不会再勉强你了。”不说还好,一说宛缨反倒哭得更大声。

而远远的山头上。山顶处,茂密树林的一角一瞬间突然拔地而起,一道剑光闪过,树枝树叶甚至树根落无一例外折的折,碎的碎,连同脚下的土地都四分五裂。苏铁担心的看着单膝跪地,手执宝剑怒发冲冠的柳辰阳,他甚至后悔将少主带到这个可以眺望对面山脚的地方来。

受惊的鸟儿拼命的拍打着翅膀,看了看四处逃窜的鸟禽暗梅不得已的开口:“少主,恐怕这些鸟会泄露我们的……”

“少主?!”苏铁声音同时响起。暗梅眼前一闪,下一秒两把剑便同时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把剑尖离自己喉咙仅一寸,若不是另一把及时截住,自己恐怕早已被刺穿!暗梅不禁吓得后退好几步。

柳辰阳的眼睛前所未有的黑暗!冰冷而又犀利!不肖动作仅一个眼神就叫人心惊胆战。看到眼前一幕让他周身瞬间散发着嗜血的气息,触碰即死!剑气飘散,手中不到万不得已,从不轻易使用的软剑此刻如同成精的巨蟒张狂的吐着信子。暗梅和苏铁谁都不敢再出声,甚至不敢动一下。近已失控的柳辰阳让人骇到窒息。

“哗啦”随着一排又一排连根拔起而后支离破碎的树的牺牲,柳辰阳瞥向对面山脚渐渐远去,孤独无助的背影赍怒的收起手中的剑。他不要再守株待兔!不能放任胡天明他要主动出击!!当晚,留下暗梅监视将军府的一举一动,柳辰阳动身前往敌人的腹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