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十多天后,胡天明手下带回失魂落魄的杨苏铁,那样子就如十多天前的宛缨。

“苏铁。”宛缨轻叫,她当然了解苏铁此时的心情。破天荒的,杨苏铁只看了宛缨一眼便垂下头去。拍了拍他的背宛缨轻叹:“那我一会儿再来找你。”

“少奶奶……”宛缨刚转身,苏铁声音很轻:“是知道少主消息后,住到将军府的吗?”

“你觉得呢?”想了想,宛缨反问。苏铁沉默。

“打晕我的那天晚上我醒来后就跑出去追你,半路被人砸晕,醒来后就在将军府了。跟着知道了柳辰阳的消息。”宛缨一脸平静,看苏铁脸色有所缓和接着说道:“苏铁,我知道你想什么。你现在的反应和我刚知道消息那会儿一模一样,但是……”话锋一转,宛缨声音忽然高起来:“见过柳老爷后我的想法变了。”

“老爷?”苏铁总算抬起头来:“老爷不是被?难道他们还在衙门?”

“不,柳老爷子已经在路上了。”打破苏铁的幻想:“柳辰阳……是我终身的遗憾,我不想再抱憾柳老爷、福伯和柳家上上下下,如果你也这样想就不要再消沉下去。我要将这件事查清楚还柳辰阳、柳家一个清白。”看向苏铁,宛缨走过去:“没能救柳辰阳可我们还能救柳老爷和其他人。你说呢苏铁?”

杨苏铁释然,一脸歉意:“是我错怪少奶奶了。看到将军府的人来找我,还以为……”

“我知道。”宛缨笑。

“少奶奶你有什么打算吗?”

笑容消失,宛缨淡淡蹙眉逐一分析开来:“我从胡天明口里得知:几月前宫里有几名刺客刺杀皇上。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夜巡的侍卫发现,全部被擒。拷问之下,他们说被一有权有势的大人物花重金请来,还没说出是谁便毒发生亡。刚巧事情发生没多久,京城一家客栈老板报官,有人住房不但没付账而且再也没回来,官府搜查之后发现屋里存有大量的金银珠宝并且全都出产自柳家。”

苏铁听得很认真,附和着:“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京城有很多人收藏柳家的珠宝。”

“没错。”宛缨点点头:“但奇怪的是皇上突然发现,刺客所穿的衣物花纹和皇后的一件朝裙花纹一模一样!”

“表小姐?”苏铁一下子紧张起来:“表小姐也被牵连进来了?”

“没有。”宛缨摇摇头:“皇上那么爱信芝绝对不相信是信芝所为,但是……却从信芝这条线索查到了柳家。这批布是朝贡的贡品,除了皇宫,唯一能接触这批布的就只有柳家了。”宛缨眼睛渐渐黯淡下来:“我去问过李大人,他说的与胡天明差不多。”

“不可能的!少主绝对不会做这事。”苏铁一下激动起来:“少奶奶,少主不光是柳家少主人他还……”突瞥门外微动的人影,苏铁紧急刹住车。

宛缨困惑的皱起眉:“他还怎么?”

定了定,苏铁不得不改口:“少主还和朝廷有过协议。之所以皇商的称号经久不衰就是因为柳家世代经商不参政不涉政。少主是不会违背自己誓言的,这件事一定不是少主所为。”

“我也相信!”宛缨笃定的说,苏铁暗暗松了口气。“柳辰阳最不屑的就是下毒用药,他瞧不起这种自降身价的手段。一早我就知道不是他做的。”

“这件事越想越可疑。少奶奶,要不要我们到京师打探一下?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不,我和你兵分两路。”宛缨想了想:“我比较在意他们口中的那匹布,柳家所有的东西都记录在册,更何况是贡品。贡品稀有并且独一无二,试问能做几件衣裳?更何况刺客有数名,常理判断根本不可能。如果我没猜错刺客身上穿的可能不是朝贡的布匹。只要能证明这点,我想帮柳家翻案不是不可能。”

苏铁点头同时说出自己的担忧:“但账簿应该被官府查封,李大人不太可能……”

“不是柳家的账簿,而是我做的!”见苏铁一脸疑惑,宛缨莞尔:“福伯做的册子我一点也看不懂,我自己做了个更简单的。被赶出来时想刁难宛清清,就把它藏起来了。”

灵机一动,苏铁朝门外看了看后转回头:“我知道少奶奶藏在枕头里,那天被我看到了。我今晚帮少奶奶取回来。”

宛缨一愣,诧异的看着苏铁,一瞬间便反应过来:“那好。”

其实时间不算太晚,但是夜黑街上的行人并不多。苏铁知道身后有人紧跟着自己,于是刻意东绕西绕,假意警惕的带他穿过小树林,不算容易的将他带到柳家的府邸还特意选择了宛清清住的厢房。

拿起枕头苏铁还没迈出门一道剑光就劈了下来。灵敏的跳开,苏铁迅速背手拔出背后的长剑,抵挡住再次快速的袭击。一手拿着瓷枕苏铁单手接招,双腿并用,或跳或掷飞跃于内室之中。而黑衣人穷追猛打,招招带着内力。两人你来我往如同急转海潮,剑光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整个屋内霎时支离破碎、混乱不堪。黑衣人绵密的刀法始终砍不到技艺精湛的杨苏铁。

僵持不下间黑衣人一声口哨响起,屋顶一下子又跳进四个人。形势瞬间逆转,苏铁审时度势夺窗而逃,却“滋”地一声,左后肩中招挂彩,顿时鲜血狂涌。弃剑也不扔掉瓷枕,苏铁将戏演足。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怀着枕头被黑衣人穷追猛赶,逼到了山顶上而身后则是万丈深渊。眼看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近,苏铁转身奋力起跳。黑衣人迅速围上来,悬崖却深不见底,五个人相互看了看,立马散开四处巡视,以防苏铁再爬上来。

悬崖半山腰处,右手抓在岩石的树枝上苏铁整个人挂在半空中。丢掉他放烟幕的瓷枕,眼看柳家暗室的大门就在眼前,可受伤的左臂却怎样都使不上劲。风越来越大,抓着的树枝开始出现裂缝,眼看连人带树就要掉下去,一只修长有劲的手抓住了他!

心里一惊!当苏铁整个人安全着地,抬头看到眼前人,不禁欣喜的叫出声来:“少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