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噗”一口血喷涌而出,胡天明被柳辰阳的软剑穿过,与剑一体钉在墙上。血顺着伤口涓涓流下,将那张本应是他和宛缨的新床染得鲜红,红的刺眼。胡天明看着已将宛缨抱在怀的柳辰阳,缓缓闭上眼。

“相公!”李娟疯了一样的跑过来,扑在胡天明身上六神无主:“好多血!好多血!我,我先帮你把剑拔出来。”却看着沾满鲜血的双手颤颤抖抖。

“咳咳……”胡天明睁开眼又吐出些血来:“你怎么在这?”

“外面一阵骚乱,我趁其他人没注意忙跑来的。相公,你怎么样?”李娟欲拔出深入墙中的银剑。

柳辰阳面无表情提醒:“你若是拔出来血会流的更多,除非你希望他死的更快些。我不会阻止的。”

“柳少主?你,你不是……”李娟脑袋混乱不堪却一脸仇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带将军?!”转脸视线落在宛缨身上,尽管披着披风可她双肩裸.露,肚兜亵.裤清楚可见。李娟心里一沉,说不出话来。

“少主。”苏铁的声音从门外远远传来。

柳辰阳稍一皱眉:“苏铁你先在门外,有事报上。”

苏铁明显停顿几秒:“将军府上下已被控制,不过拼死顽抗的周刺桐心腹阿城死在混乱中,暗竹也传来消息,半路截住了送信的侍卫。”

“将密函寄到京师。”顿了顿柳辰阳又吩咐道:“让暗梅随时准备突袭。”

“是!”苏铁退下后。钉在墙上的胡天明轻咳两声。看着柳辰阳,胡天明似心有不甘:“咳咳……我不懂。我的计划天衣无缝,朝廷没道理相信你!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扬起他惯有邪笑柳辰阳撇了撇嘴角:“确实做得干净利落,不着痕迹。若是陷害其他人的确绰绰有余,不过我柳家可不是范范的其他之辈!”

胡天明皱眉:“哼!不过是太后背地里做些小动作罢了!”

“是吗,你这样认为?会这么想也不足为奇。”

“究竟是何处露出破绽?”

收起笑意,柳辰阳目光转淡:“你对什么最有把握自然也会成为致命的破绽。”

胡天明愣住半晌随即反驳道:“不可能!那可是我亲手临拓的,绝不可能有问题!难道?是刺桐设计过程中有所遗漏?”

走进胡天明,柳辰阳漫不经心的轻吐一口气:“反正你也将死不妨告诉你好了,柳家的家纹之所以神秘是因为见过它的人少之又少!你以为柳家会这么随便就将家纹呈现在外人面前?你不妨仔细看清楚剑尾镂雕的家纹,这才是货真价实世代传承我柳家的家纹。也是我不随便使用这把剑的原因,见过它的人,必死!”

看着插在胸前的剑尾,圆形的图纹上下左右环绕着四条柳枝,相互缠绕成一只腾云的祥龙,样子和柳辰阳身上那块价值连城的玉佩如出一辙!而他临拓的家纹,四条柳枝枝叶繁茂没有祥龙,只有一颗森森大树蜿蜒盘绕。胡天明心中一惊:“不可能!就算你有钱,就算你有太后做靠山,平民百姓的你怎可使用龙纹?没有皇家血脉的你用龙纹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看着怀里熟睡的宛缨,柳辰阳淡淡的撇开嘴角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谁又告诉你我不是呢?”

胡天明和李娟大惊!“可,可你不是姓柳吗?”李娟插话进来。

无视李娟,柳辰阳看向胡天明:“姓什么重要吗?只要能够巩固皇权,替皇上分担对朝廷不利之人,就像胡将军你这样!目的达到也就够了。”

李娟脆弱的心脏经不起这样的消息,甚至忘了替胡天明止血,惊愕在原地一动不动。胡天明则放声大笑:“哈哈哈哈,真没想到,真是没有想到!皇宫居然是这样卧虎藏龙,阴险狡诈的地方!我输得心服口服!”笑声停止,胡天明挑唆道:“你不会不平吗?或许有一天坐上皇位的人可能是你!可他们却改你的姓,换你的族谱让你一辈子只能是个平凡之人!你服气吗?”

柳辰阳看着胡天明笑而不语,深邃的眼睛闪耀着不平凡的光芒。

胡天明一愣,惊觉:“你!……”喉咙突然被什么穿过,胡天明瞪着双眼。

“相公?相公!”李娟发现过来时他已经气绝身亡。

“少一事不如多一事,有的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他知道的太多了,你说是不是胡夫人?”轻轻一弹指,李娟一头倒在胡天明身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