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艰难的翻个身,宛缨感觉眼前亮的有些刺眼,下意识的睁开眼睛本能的坐起身来。回想昨晚的事宛缨一个激灵,猛地拉开被子,果然!身上只剩下吊带和短裤,宛缨心里一阵发紧难不成已经被胡天明给……

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没加任何掩饰的脚步声。宛缨瞥见一旁摆放整齐的衣裳,拿出一只发钗握在手中,背对着大门假意熟睡中。

“咯吱”门被推开,那人刻意放轻了脚步。只听那人先放下托盘后朝自己走来。噗通噗通宛缨心跳加快,紧了紧手中的发钗。来人走到床前,静静地站好一会儿这才坐下来。扑通扑通,感觉他的手已朝自己伸来,越来越近,宛缨突然坐起身举起手中的发钗朝他刺去!

“你这个装模作样的伪君……”话还没说完,手被人抓在空中动弹不得,宛缨怒目看去却一下子呆若木鸡,张着嘴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许久,低头再次掀开被子,宛缨检查着自己。摸摸吊带,没错!是肚兜,没穿bra样式老土的肚兜。亵裤?也没错!不是牛仔也不是迷彩,是绸缎的亵裤。回头看身后雕刻精美图腾的木雕床,抬头看装饰华丽的床账,宛缨再次看向眼前的人。

“呵!”突然宛缨轻笑一声,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宛缨你太累了,接着睡吧!”躺下,倒头,盖上被子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又过了许久,宛缨撩开被子的一角,伸出半个脑袋,那人在那儿!再次回到被窝中,过了一会儿,再次坐起来。没错!床边那个人一直都在!!那张俊美、面如美玉的脸,那张让她一见倾心梦里辗转千百回的俊颜。还有那一双漆黑的大眼,深邃别有洞天的正睨着自己。戏谑的嘴角微微勾起,是那招牌式的笑容!!

宛缨颤抖起来:“这位大哥,你,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一直坐在我床头有何贵干?”

“傻瓜!”柳辰阳忍不住上前抱着她,闻着她的秀发,亲吻他最喜欢的额头。

宛缨没有挣开这真实的怀抱,感受身上传来的温度,泪在眼框里打转:“我,我可是未出阁的大姑娘,事先声明!你这样我嫁不出去的。”

“你敢?!”柳辰阳笑意浓浓假装嗔怒:“谁敢要你我就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宛缨的眼泪夺眶而出,望着柳辰阳喃喃:“我死了吗?我是不是被胡天明毒死了?不然怎么会看到你呢?”

拭干她的眼泪,柳辰阳捧着宛缨的脸:“没有,你没死。在我没同意之前小鬼也不敢收你!”顿了顿,柳辰阳一脸歉疚:“这两年让你受委屈了。”

手上传来实实在在、货真价实的体温,闻着那股熟悉到骨子里的淡雅清香宛缨早经泣不成声,扑到他怀里捶打:“你在玩什么?搞得我这么伤心这么痛苦,身心俱疲,甚至想要一了百了!现在突然跑回来做什么?你说话不算话死在我前面!你还我的肚子,还我的睡眠,还我掉的那么多头发!你以为你笑嘻嘻的说两句好听话我就原谅你了?门都没有!我讨厌你,柳辰阳我讨厌你!哇呜呜呜……”

任她拍打,柳辰阳只是静静的摩挲宛缨的背,他是知道的,他什么都知道。回想起宛缨各种身影,孤独,弱小,凄凉、无助,柳辰阳的心就像揪着什么一样:“宛缨……”

哭声渐渐停下来,宛缨泪眼婆娑的抬起头。伸出手缓缓摸上那张让她痛彻心扉的容颜:“真的是你吗?我现在看到的都是真的吗?会不会一觉醒来什么都没了?”

俯身吻住她,柳辰阳按着宛缨的脑袋深深地允吸,用自己强烈的气息向宛缨证明自己真实地存在。抑制住自己身体强烈的渴望,柳辰阳越吻越深直到怀里的人气息不均,怕她呼吸不畅柳辰阳这才不舍的放开她。

宛缨怔怔的看着他,掩饰不住的激动。是他!真的是他!等到气息平定宛缨主动圈上柳辰阳的脖子,眼神动人:“吻我。不要停下来。”

如同*的信子被点燃,柳辰阳将宛缨推倒在床上,也不顾宛缨是否能够承受也不管她是否吃得消,仿佛要将两年来的遗憾全部补回来,两人窝在房间内醒醒睡睡,睡睡醒醒,直到第三天精疲力竭才想到找东西吃。

“原来已经回到柳家了。”宛缨环顾四周往嘴里塞了一个鸡腿:“公公呢?他是不是也回来了?”

“那天你见过他后就折返回李大人的府邸,李大人有皇上的密函,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什么!”宛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那我问李大人的时候他干嘛不说,就算不能说至少也给我个眼神暗示一下吧!害我没日没夜的东奔西走。这个李大人不厚道!”

“给你知道岂不是让胡天明也知晓了?”柳辰阳故意揶揄:“他可是个调兵遣将的高手。”

“说得好听。”宛缨扒了几口饭:“会打仗还不是输给你这个阴谋家,他会调兵遣将还不是照样输给你这个出谋划策的高手。”

“怎么?”柳辰阳偏着头:“替他惋惜?”

“哪敢!当你的面岂敢啊!怕你哪天把我阴了还傻乎乎的帮你数钱呢!”

柳辰阳笑出声来:“还生气呢?”

宛缨不理他,往嘴里再塞一只鸡腿看了看四周的摆设:“我怎么从没见过这间厢房?”

将她嘴里的鸡腿夺下:“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柳辰阳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是我娘住的,她走后再没人进来过了。”

宛缨一怔,端正了吃相:“从没听你说过呢!柳老爷也都不曾谈起过。你娘……是个怎样的人?”宛缨问的小心翼翼。

“和你娘完全相反,是个活泼好动、永远长不大的人。”柳辰阳微笑:“话说回来你和你娘不太像呢,我爹提起过施钰熙是个温柔如水的女人。”

“这个……”宛缨不说话了赶紧扒饭,心想:我娘才不是什么温柔似水的施钰熙,她可是个典型的市侩妇女!杀价能杀到老板都怕她!尤其是在超市抢购限时商品,那架势可是能抵挡住千军万马的!宛缨笑出声来随即眼光又黯淡下去,好想爸妈他们……

柳辰阳最怕宛缨现在这个样子,那是他探寻不到世界。就像大公主那会儿,明明她就在自己身边却总有一个无形的界限将他们划分在两个不同的圈地内。上前抱住宛缨,柳辰阳顶着她的头顶:“随便你像谁不像谁,你就是你无可替代。”

“少来!我还没原谅你呢!”出其不意的,宛缨两手油腻腻的去拍柳辰阳的脸,却被他毫无悬念的躲开:“是男人就别躲!只要抹你一脸油方解我心头之恨!”宛缨挥动着双手,八爪鱼似的贴在柳辰阳身上,无奈却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