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秦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程麦香掷地有声的话一说完,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戴维德极为狼狈,罗伯特也面色通红地跟程麦香道歉。

“对不起,程,我原本想给你介绍生意,没想到戴维德太过自大,让你差点受了侮辱。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从来都没有瞧不起你们的意思,我也很喜欢华国文化,这才求老总让我来参加广交会的,我代戴维德向你道歉。”

程麦香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不禁微笑着说,“罗伯特,我没怪你,我知道你是好心,我领你的情,日后有机会,欢迎你再到我们国家来,我保证,你会发现我们的国家会变化得很惊人。”

“好,我一定会回来看看的。”罗伯特知道戴维德这么一闹,生意肯定是黄了,也不愿他在这里惹得各人都不高兴,于是就跟程麦香告别,带着戴维德离开了摊位。

散在周围的客户也迅速围了上来,发生了方才的事,客户们都对程麦香佩服地五体投地,跟制衣厂的合作更加坚定了。

一天下来,制衣厂得到的订单简直不要太多,几乎顶上过去半年的销量了,曾科长乐的合不拢嘴,连厂长也是笑容满面。

尽管很累,连厂长还是想请两人去饭店好好吃一顿,可两人实在累的很,婉拒了连厂长的好意,执意要回招待所。

连厂长不便强留,不过他对两人毫无保留配合制衣厂拉单很是感动,毕竟制衣厂无论卖出多少衣服,程麦香这边拿到的不过就是那两百件订单的钱,额外拿不到一分钱,可两人还是这般卖力。

连厂长突然心中有了个主意,不过他现在还不方便说,只是含蓄地提醒两人,“小程同志,小林同志,等广交会结束后,我一定要好好请你们吃一顿,到时候咱们再重新谈一下合作。”

“你说,连厂长说重新谈合作,你觉得他想怎么合作呢?”

程麦香和林嘉余漫步在广市的大街上,手里拿着从路边的小摊上买来的米糕,一边吃着,一边讨论着连厂长的话。

林嘉余笑意盈满脸颊,见她吃的嘴角都是渣子,轻轻给她拭去。

“还能怎么合作?如果只是加大订单量,那根本没必要重新谈,直接打声招呼就好,我猜他是想让制衣坊从订单里抽成。”

程麦香大喜过望,能抽成,就算每件衣服只能抽个一毛钱,可制衣厂的量大啊,积少成多,一年下来,钱也是很可观的,那她简直就是后世人常说的,躺着也能挣钱了。

林嘉余见小媳妇眼中的星星又开始闪烁,手中的米糕也几乎塞不进嘴里了,不禁扑哧一笑。

“当真么?连厂长真的同意我抽成吗?”

程麦香口中塞了满满一口米糕,右手紧紧地拉着林嘉余的胳膊,急切地问着。

林嘉余轻轻刮了刮她挺翘的鼻子,“咱俩这次来广市之前,大周曾私下给我透了个底,说嘉香品牌的服装出货量一直不错,已经引起别的制衣厂的注意了,他们都在打听服装的设计者,想跟你合作,估计已经引起连厂长的警觉了。

广市制衣厂是个国营大厂,规模是其他厂比不上的,如果想把合作抢过来,势必就要在合作中让利,连厂长不是个傻子,他肯定不愿意别的厂抢他的生意。

再说,咱俩在这次广交会上这么卖力地帮他拉生意,如果再没什么表示,那他还有良心吗?无论怎么样,他肯定要重新跟我们谈合作,一来是对我们尽心尽力地感谢,二来,他绝对要绑牢你这棵摇钱树。”

程麦香的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去了,说实话,她来广市前,根本没想到连厂长准备给她让利,只是想报答连厂长对她的知遇之恩,所以竭尽全力在做事,没想到努力果然有回报。

“对了,这次来广市,怎么没见到大周呢?”

“他确实想好好接待我们的,可惜在我们来之前三天,他有事临时去京市了。”

两人边聊边走进了招待所,正要上楼,突然角落里传来一阵鼓掌声。

“哇!今天二嫂好帅啊!一席话把那洋鬼子说得面无人色满地找牙,最后只能狼狈逃跑了,哈哈哈!”

程麦香和林嘉余脸色骤变,一起向声音来处看去,果然在招待所大厅的沙发上,秦欣然正欢欣鼓舞地拍着手,兴奋地冲两人直点头。

秦欣然身旁,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贵妇人,穿着一身当季的香奈儿套装,清秀的脸庞上化着淡淡的妆。

贵妇人一看到林嘉余,双眼顿时红了,泪水顺着脸颊簌簌而下,整个人失态地捂着嘴痛哭。

林嘉余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根本没想到,秦家人还是来了广市,秦欣然到底还是把他的事告诉了父母。

秦母站起身来,几步冲到了他的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良久,才哽咽地说,“蔚然,妈终于见到你了。”

林嘉余原本傻呆呆地站着,可秦母的这声蔚然唤醒了他,他迅速恢复了平静,嘴角扯了一下,算是笑了笑,“这位夫人,你认错人了,我叫林嘉余,不是什么蔚然。”

林嘉余拉着程麦香的手就要上楼,秦欣然立即伸臂拦住了他。

“二哥,你这是做什么,妈咪都亲自来见你了,你怎么还这么无情啊?”

林嘉余哼了一声,“我记得上次你去林文县找我,我就跟你说过,不许你把我的事说给你父母,我想那时你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如今你们一点招呼都不打,就擅自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没跟你们计较就不错了,还指望我感激涕零地接待你们?做梦!我就是这么无情的人,你认清楚就赶紧走吧。”

程麦香也有几分恼怒,秦欣然这个孩子,做事倒三不着两,就算是要来见林嘉余,也应该提前说一声,让他心里有个准备。一声不吭就冒了出来,这算是惊喜还是惊吓呀?

秦欣然见林嘉余斥责她,忍不住委屈地撅着嘴,“二哥,我没跟妈咪说,我的学校放假,我就回了港城。

本来是孔伯伯要来广交会看看,可他突然有事,来不了,就把机会让给了我和妈咪,我们也没想到在广交会上能遇见你们。如果不是我拦着,广交会上妈咪就过去认你了,只怕你连生意都做不成。”

秦母见林嘉余对他的态度很冷淡,也明白自己把他丢弃的事伤了他的心,她拉着他的手,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蔚然,不,小嘉,我知道我和你爸都对不起你,爸妈也不敢求你原谅,更不敢指望你认回我们,我们只希望,你有空能回港城看看我们,只要你愿意,我们也会常回内地来看你。”

秦母的态度很卑微,似乎是仰望着林嘉余说出了这番话,她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来说的。

林嘉余双眼直直地望着她,目光却似乎穿过她的身体,落在了远处一个虚无的地方,仿佛看到了自己从小到大,一路走来的那些日子。

突然,他笑了笑,摇了摇头。

“不必了,真的不必了。从大半年前,我在广市遇到秦浩然,我就跟他说得很清楚,我不怪你们把我丢下去了港城,可是你们既然走了,就没有必要再找回来了。

我父母在世时对我很好,视如己出,教我读书识字和做人的道理,我很感激上天给了我这样的父母,如今他们虽然都不在了,可我这一生都姓会姓林!

你们既然在港城有了稳定的生活,也知道我在内地过得不错,那就没有必要来打扰我了,我也不想去打扰你们,大家都过回原来的日子,那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嘛。”

林嘉余说完,再也不理睬秦母和秦欣然的反应,转身就向二楼奔去,程麦香也没跟两人打招呼,一路跟了上去。

一直进了房间,林嘉余忍了半天的泪,才终于夺眶而出,他抱着程麦香,哽咽着说,“麦子,我是不是很绝情,你是不是也认为我应该认下她,毕竟是她生了我。”

程麦香摇摇头,“没有经历过你生活的人,根本无权指责你做的决定,我知道你是个重情义的人,你不愿意认他们,有你的理由,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

林嘉余把头埋在程麦香的颈间,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

程麦香也止不住的心酸,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脊背,深深地叹了口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