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心酸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原本程麦香以为林嘉余拒绝了秦母,她一定会纠缠不休,可没想到一连三天,不光是她,连秦欣然都没出现在两人面前。

不知为什么,程麦香总觉得两人就在离开他们不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他们,尽管她看不见,但是这股感觉一直追随着她,而且越来越强烈。

她不过是一个局外人,都有这么清晰的感受,那身为当事人的林嘉余,只怕会比她更加敏感。

所以这三天来,她眼瞧着林嘉余越来越沉默,情绪也肉眼可见的低落,几乎很少说话,只是闷着头不停地干活。

连厂长和曾科长都察觉了他的异样,私下偷偷问过程麦香,她不好把他的事说出来,只是随口敷衍了两句。

正因为如此,她对那两母女由原本的不以为然也越发不满,如果不是她们来搅闹,林嘉余何至于成了这个样子。

程麦香实在看不下去,想跟他提前返回林文县,却被他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如果她们想存心跟着他,那他即便走到哪里都无用。

眼看还有一天,广交会便要结束了,这三天来,制衣厂签下不少客户,而且嘉香品牌的服装在广交会上大受欢迎,订单量足足是去年广交会的十倍不止,连厂长和曾科长这几日嘴巴都快要笑歪了。

本来如果没有秦母出现,两人也很为此次的成绩高兴,毕竟这次销售额大放异彩,连厂长是肯定要给制衣坊提成的,可程麦香如今都没有太多的心思顾及此事,只希望广交会赶紧结束,两人好尽快离开广市。

这天下午,两人照例从会馆回到了招待所,一进大厅,便听到秦欣然清脆的声音,“二哥,二嫂,你们当真不打算理睬我和妈咪了?”

还有完没完了?让不让人过天安生日子?

程麦香额头青筋暴起,几乎都有骂人的欲望了,林嘉余握着她的手,手心微微冒汗,不停地深呼吸。

一瞬间,程麦香做了个决定。

她轻轻在林嘉余身上推了一把,“你先回房间,我跟秦夫人好好谈谈。”

林嘉余惊讶地看着她,似乎有几分明白她的意思,又仿佛有些迷惑。

“放心,我会让她以后再也不会来纠缠我们。”

程麦香故意没说你,而是强调了我们,就是想告诉他,在这件事上,二人是立场相同,她也受够了秦家人几次三番的搅扰,准备跟他们摊牌了。

不行,这样的事,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躲起来,任由一个女孩子出头,他坚决地摇头,“你不要去,我来就是。”

程麦香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撑着他的背,把他往楼梯上推去,“我不做什么,就是想跟秦夫人好好谈谈,以后要认秦家还是选择决裂,都是你来拿主意。”

林嘉余一向听小媳妇的话,见她这般坚持,倒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望了一眼大厅里的挂钟,嘱咐她说,“别说太久,半个小时后,咱俩还要吃晚饭的。”

“成。”

林嘉余并没理睬站在大厅眼巴巴望着他的母女俩人,只是冲程麦香笑笑,便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哎,二哥,你去哪,你别走啊。”秦欣然见林嘉余三步并两步上楼,急的直跳脚,恨不能马上冲上去把他给拽回来。

程麦香拦住她,见秦母呆呆地望着空荡荡的楼梯,笑了笑说,“秦阿姨,欣然,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秦母知道她是儿子的女朋友,而且看情形儿子似乎还颇听她的话,眼下儿子不理睬自己,那能跟他女朋友聊聊也是好事,说不准能说服她来劝劝儿子。

“好,麦子,咱们去外面店里坐坐吧。”秦母殷勤地说。

程麦香摇摇头,在大厅的沙发里坐下,“就在这里说吧,说完你们也早点回去吃饭。”

两人无奈,只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秦欣然嘟着嘴不满地说,“二哥怎么这样绝情啊,就算是当初爹地妈咪为了去港城,迫不得已抛下他,可这些年来,爹地妈咪一刻也没忘记他,过去十年他们忙着做事业,而且内地环境也封闭,爹地妈咪没法回来找他。

从去年开始,内地环境宽松了,爹地妈咪立即来广市打听二哥的下落,而且还派大哥借着来内地做生意的机会四处寻找。

十年来,爹地妈咪为了寻找二哥,想尽了方法,操碎了心,二哥好歹也是爹地妈咪的亲生儿子,怎么见了亲生母亲,这么冷淡,连声妈咪也不肯叫。

二嫂,你知道吗,这几天妈咪一直在酒店里哭,说都是自己的错,当初不该抛下二哥,她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可方才二哥见了她,完全视若无睹,连声招呼都不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欣然,不许说你二哥的坏话!”秦欣然话还没说完,秦母就忍不住斥责她,又含泪看着程麦香,“程小姐,我知道当初抛下蔚然,是大错特错,我也不敢替自己的所作所为辩解。

可人也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十年来,我跟我先生日夜替蔚然悬心,港城所有的寺庙我都供了香火,就是求菩萨保佑蔚然能万事顺遂,我和先生能在有生之年能再认回这个孩子。

如今菩萨显灵,让我见到了他,我也知道他心中怨恨,不愿认我和先生,但是我和先生可以对天起誓,从今以后,我们会好好补偿他,不会再让他受半分委屈。

如果程小姐愿意,我会让先生把你俩一起申请到港城,给你们好好操办婚事,以后你们就在港城好好生活。

程小姐,我说的出就做得到,能不能请你好好劝劝蔚然,让他不要再那么冷漠,即使不愿叫我声妈,叫声阿姨也可以,别再把我当透明人了。”

秦母说着,拉着程麦香的手,埋头痛哭,一直哀哀地求着她。

程麦香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叹了口气,“秦阿姨,这里是内地,跟港城不一样,您不能称呼我程小姐,应该称呼我声同志。”

秦母顿时一愣,怔怔地看着程麦香,不知她为何突然提起了这个话题。

程麦香见秦欣然撅着嘴,似乎一肚子不满,不禁微微一笑,“欣然,你现在哪所学校读书,读得是什么专业?”

秦欣然瓮声瓮气地说:“在E国的圣保罗大学,读室内设计专业。”

“世界排名前五十位的大学,又是最新颖的专业,未来一片光明。”程麦香缓缓地说:“半年前,我和嘉余在广市无意中遇见了你大哥,瞧他的举止谈吐,应该也是从世界知名大学毕业的吧。”

秦欣然并没把秦浩然在广市撞见林嘉余的事告知父母,此刻秦母听到秦浩然早就见过了林嘉余,回到家里却一个字也没提,顿时脸色阴沉下来,扭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秦欣然一眼。

秦欣然因为年纪小,再加上林嘉余不在秦父秦母身边,二老便把对林嘉余的愧疚和宠爱一并给了秦欣然。

她长到这么大,父母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此时乍然见秦母这样的眼神,着实吓了一跳,以致于原本不打算再理程麦香的她竟然乖乖回答了。

“嗯,大哥是M国尼斯坦福大学商业管理学科毕业。”

“真好啊,都是世界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程麦香轻轻感叹了一句,“可是你跟你大哥在大学里无忧无虑读着书,穿着学士服带着方帽子,拍着毕业照的时候,会不会想到你的二哥,他连高中都被逼无法读完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