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请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程麦香和林嘉余携手走在黄昏时分的广市街头,见昏黄的路灯下,行人或三五成群,或拖家带口,都在街头漫步。

“嘉余,我把秦阿姨赶走了,你真的不会介意吗?”

程麦香这一世有了亲人,可前一世跟他也有着相同的经历,她能明白被父母抛弃又被父母寻上门的人的心思,一边并不愿意跟他们有什么瓜葛,可一方面还是期望能有再次相见的机会。

尤其是寻上门的父母对当年抛弃孩子的行径懊悔不已,还打算补偿,那孩子期望再次相见的心理就愈发强烈。

前世她的亲生父母烂到了家,她虽然跟他们彻底断绝了来往,但还是忍不住为不能再见父母感到遗憾。

比起她那对奇葩父母,秦阿姨和秦欣然是真的把他当成亲人,尤其是秦阿姨的痛哭流涕,现在她想想都觉得心酸。

林嘉余摇摇头,“麦子,你这样处理很好,你的那番话,彻底点醒了她,让她知道该怎么做,我承认,我确实不想看到秦家人,一个都不想,她能承诺以后不来骚扰我,我真的觉得心头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而且你并没拒绝她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胸真的广阔到可以放下这一切,不再计较秦家的所作所为,说不准我会回去看看,但也许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也是,等他日后成了商界的领头人物,见惯了人情冷暖,世事无常,或许真的可以放下秦家对他造成的伤害。

等等,那么他最终有没有认回秦家,接下了秦老爷子的产业呢?

程麦香记得,在那本年代文里,他是坐了一年多的牢,出狱后发奋图强,一步步走上了高位,好像并没有关于秦家的情节。

到底是秦家没有找到他,还是他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搭理过秦家,又或者是因为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所以改变了一些事,秦家的事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才冒出来的?

程麦香觉得脑子都想疼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停地摇头,林嘉余双手扶住她一直摇个不停的头,笑着说,“现在说以后的事都太远了,眼下最要紧的事是找地方填饱肚子。”

程麦香见他笑容满面,显然秦母的承诺让他彻底放松了,心情也好了不少,于是重重点头,“好,我也饿了,我要吃灌汤小笼包。”

“好,那咱们就去吃灌汤小笼包,最贵的那种。”

五天的广交会终于结束了,随着会馆工作人员宣布闭馆,程麦香把贴在墙上的照片和装饰图全部拿了下来,恋恋不舍地瞧着空空如也的偌大会馆,微微笑了。

这也算是自己一次宝贵的经历了,她相信,她会记一生的。

连厂长哼着小曲乐呵呵地把撤下的东西捆在一起,这次广交会,制衣厂可算是收获巨大,不光接到了数倍于往年的订单,还结识了不少业内的大咖,得到了不少内幕消息,自然喜不自胜。

连厂长见收拾地差不多了,于是招呼两人说,“行了,小程同志,小林同志,这些东西我会寄放在会馆这里,明天我再派人取回来,咱们先去吃饭。”

程麦香和林嘉余随着连厂长和曾科长走出会馆大门,下意识地就往公交站走去,曾科长赶紧招呼两人,“小林同志,小程同志,连厂长今天让我叫了辆红凳仔,不用坐公交了。”

红凳仔?那是什么玩意,不会是三蹦子吧?

程麦香想起前世那些混迹在城市小巷里的电动三轮车,便不觉皱起眉头,那种车颠簸得厉害,她宁可去做公交车。

不对,这个年代好像没有电动车,那红凳仔到底是什么?

两人好奇地跟着袁科长走了一段路,见会馆前方的广场上,赫然停着一辆通体红色的小轿车。

曾科长见两人都是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好奇模样,不禁带着几分自豪地说,“这是我们广市汽车公司特意为参加广交会的人配备的,会前还特意发了告来宾信,信上说,在没有汽车服务点的地方需要用车时,如遇空车可招手示意停车。”

招手即停?原来这是出租车。

程麦香清楚,出租车在解放前就进入了华国,可后来渐渐销声匿迹,后来开放前后,出租车又开始出现在了市民大众面前,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彻底成为了居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没想到,她来参加广交会,竟然有幸坐了一回这个时代最早的出租车。

四人依次上了车,连厂长见四人中只有程麦香是个女孩,就做主让她坐了副驾驶,三个男人坐在后座,好在这个时代人没有胖子,三人坐在后面,竟然也不觉得挤。

一路上,四人中竟然数林嘉余对这辆车最是好奇,缠着司机问个不停,好在司机也是个健谈的人,对林嘉余的刨根问底并不厌烦,反而知无不言,也让程麦香得知了不少关于这个时代出租车的事。

这辆红色的车是五十铃马牌小汽车,是广市汽车公司从国外采购的,而司机基本都是公司招聘来的,也有人自己有钱买了车,挂靠在公司,每月交足份子钱,其余都是自己的。

当程麦香听说从会馆门口到饭店的这段距离竟然要收费十几块时,不禁啧啧惊叹,这个时代的出租车,或许是物以稀为贵,比起这个年代的物价,收费简直贵的离谱。

难怪她曾偶然听人提起,这个年代最让人羡慕的职业之一,就是出租车司机,在八十年代国人的工资普遍在百十元上下的时候,出租车司机都赚的盆满钵满,有人一个月竟然能挣到上万元。

八十年代的一万块,那是什么概念啊,只怕比起三十多年后的一百万还值钱呢。

汽车开了大约二十分钟,便来到了连厂长打算请客的地点。

程麦香一下车,便被眼前的二十几层高楼吓了一跳,原来连厂长竟然把请两人吃饭的地点定在了广市饭店。

这个时代的广市饭店,基本上都是用来接待外宾的,像他俩这样的平头百姓,想进这里吃饭只怕难上加难。

“连厂长太客气了,咱们四人要吃饭,随便找哪里不行,干嘛还要在这么贵的地方?”林嘉余笑了笑说。

广市饭店里灯火通明,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穿着统一制服的服务员在饭店里穿梭来去,倒是有些后世高档大酒店的味道了。

“今天可不是我请客,是客户请我们吃饭。”连厂长笑着说。

房间定在了五楼的雅间,四人从电梯走出来,就有服务员客气地领着他们,一路来到房间前,轻轻敲了敲房门,房间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请进。”

程麦香和林嘉余面面相觑,他们真的没想到,今天请客的人竟然是秦母。

程麦香脸色一沉,便要发作,转身正要离开,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秦母走出来,客气地招呼着,“连厂长来了,快请进来吧。”

林嘉余一把拉住程麦香,轻轻摇了摇头,程麦香也知道连厂长对他们颇为照顾,她若是这么甩手就走,无疑当着众人打他的脸,又见秦母似乎并未对两人表示出亲热,这才勉强踏进了房间。

今天的程母穿了一身灰色职业套装,颇有几分职业女强人的架势,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并没见到秦欣然。

双方分宾主坐下,秦母眼光在程麦香和林嘉余身上转了一圈,故作好奇地问,“这两位也是制衣厂的负责人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