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五十五章胆战心惊

第五十五章胆战心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好像是刀子一样从肚子里划过去,那种剧烈的疼痛叫一夏死死地咬着嘴唇,根本不能站起来,只能尽量的缩着小腹,双手紧紧的按着,却还是无济于事,一夏干脆死死地窝在桌子的一角,就好像是依靠着最后的一个浮木一样,除此之外,别无办法。

终于后悔了自己没有好好的吃饭,眼看着时间的秒针都是那么的缓慢,就好像是在散步一样,晃着一点一点怕过那个圆圈。“难道这就是惩罚吗,可是真的好疼啊,自己不会就此交代在这里吧!”

软软的靠着桌角倒下去,眼前再没有了任何的光亮!

“病人一定要注意饮食规律啊,要好好照顾她啊!”

一夏躺在洁白色的病床上,闻着特属于医院的这种福尔马林的味道,真的是不好闻啊!眯着大眼睛,眼珠子看着陈方平面前的护士想要大声说话,但是却是畏畏缩缩。

陈方平一脸胡子拉擦的模样,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什么,反而是那医生站在后面,然后那个年轻的小护士,应该是刚毕业不久吧,竟然敢对着陈方平说教,一夏的嘴角微微的躲在被子里独自乐得开怀。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醒了!”

一夏一时间有些笑的刹不住,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人的过来,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赶紧闭着眼睛假装处在睡眠的状态中,就好像方才笑的肚子痛的人不是她一样。

“没有!”闷闷的声音,透过不是很厚的被子,经过障碍物的阻隔然后不容易的发出来。一夏不知道陈方平这时候是什么表情,但是自己却是不想要钻出来的,就好像是躲猫猫一样。

陈方平看着被子里叶一夏,那种熟悉的神态再一次被演示出来的时候,自己还以为眼花了,还以为时间其实一直从未走过,自己精心呵护的那个小姑娘还是对自己一如既往的依赖与信任。

忍不住伸出双手想要拉开一夏蒙着脑袋的被子,指尖想要触碰一夏的脸颊,自己真的想要用手指去感受她是真实存在的,不是自己幻想的,可是那颤抖的手却是怎么都触及不到。

陈方平尽力的了,最终却是怎么都无法实现自己夙愿,只好放弃。看着被子里鼓囊囊的一团,陈方平缓缓的后退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眼睛一直盯着床上的叶一夏。

想着自己一进门,然后这个姑娘就那么毫无生机的躺在那里,陈方平无法想象要是叶一夏再一次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会不会彻底的疯掉,摸着一夏冷冰冰的双手,自己竟是来不及叫那些人过来跟着自己。

直接开着车,一路上什么都是不管不顾的,车子也是开的横冲直撞的,什么红灯绿灯,什么十字路口,什么交通规则全都让他见鬼去吧,一只手捂着冰凉的一夏,另一只手却是佯作镇定的控制着手中的方向盘。

生死徘徊也就不过如此了,能够吓到陈方平,折磨陈方平的人,也就只有叶一夏了。

“我不想喝!”

这是一夏的话,看着面前那碗黑乎乎的药汁,还带着呛鼻的味道,一夏几乎在被拿到面前的那瞬间就已经想要远远的逃开了,天知道自己是最不喜欢吃这些带着乱七八糟味道的东西的,哪怕这个东西能让自己长生不老,一夏觉得自己也要好好考虑一番,更何况它还没有这功效。

陈方平看着面前闹着脾气的叶一夏,看!这样的一夏,是那么的向自己手中捧着的小姑娘,还是那么的肆意妄为,一点都吃不得苦,只要被人看到她那副娇气的模样,那里还忍心逼她,只会心疼得不能自已。

可是别的事情都好说,关于健康问题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陈方平皱了皱眉头,将护士手中的药接过来。

一夏看着陈方平沉着脸,手中还端着自己最不喜欢的东西,直觉一定会发生什么让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所以身子用自己以为悄无声息的动作在慢慢的往后挪,这样的话可以随时跑路。

“陈方平,我不喜欢,你把它拿开好不好?”

看着一夏友好讨饶的笑容,在那张苍白的脸上就好像是严冬刚刚离开的春花灿漫,陈方平的心就算是千年寒冰也要瞬间柔情似水,可是那宽松的病号服却是一件很扎人眼球的风景线,加上一夏过分瘦弱的身子,陈方平暗自叹一口气:“果真是被宠坏的姑娘!”

“好,你可以不喝!”

一瞬间听到了陈方平的回答,一夏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看着面前男子温柔的笑容,顿时笑的笑得像朵纯白的栀子花。

直到一片阴影压下来,才后知后觉的想要逃离,却已经为时尚晚。

温热的唇舌就好像是强行闯进来的侵掠者,一夏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牙关,但是却抵不过陈方平的巧劲,一瞬间不注意便被攻略城池,陈方平的舌头就好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竟然死死地将那口药顶着一夏的咽喉,然后径直顺下她的喉咙喂下去。

一夏直到陈方平离开,还是那么一副泪眼朦胧,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就那么凭借平时极不容易出现的小女儿家的形态看着陈方平,陈方平只觉得心都要酥了,可是这会儿还不是心软的时候。

“你可以不喝,但是我会喂你喝。你选择吧,到底是自己老老实实的喝下去,还是要我这样喂你喝下去?”

陈方平挺直自己的脊背,然后将眼睛稍微偏离一下的面容几分,硬着心肠说完这句话。

一夏直直的睁大了眼睛,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啊,居然这么的无赖,想着自己方才的窘态,心中更是觉得伤怀积分。

一个人不管平时再怎么坚强,但是生病的时候总是她最柔软的时候,也是她最脆弱,最轻易被攻下的时候,而一夏就是这样的人。不管她平时显示的有多么的无所谓,但是在这样的时候,那种女儿家的娇气尽显无疑。

一夏几乎是在陈方平的严密监视下,硬是在这个住院高峰期,收费贵死人的医院愣是住了半个月,然后喝着自己最讨厌的重要,就这么在陈方平的强权镇压下,勉强呆了这么久。

若不是一夏拒绝继续接受所谓的疗养,闹着非要出院,否则就拒绝进食。通过这种方式威胁陈方平,否则的话,一夏估计自己都还要在医院过年了。

尤其在此时此刻,一夏真的后悔了自己为毛要引狼入室,嘴贱的答应陈方平,让这个人住进来,现在倒好,自己的房子被生生瓜分了一大半不说,而且自己的人生自由都没有了。

这不是,明明眼看着钟表指针已经在9的那个位置上,还要一直前进的模样,而时针已经晃晃悠悠的快要达到九的位置,一夏赶紧用冷水抹把脸,拎着包就要往出跑。

心中真的是懊悔不已,干嘛一觉睡过头啊,真的是完蛋了。就算自己打个车估计都来不及了更何况现在还是上班高峰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打车。

一夏手忙脚乱的急匆匆的往出冲,根本没有顾及到陈方平投过来的那份足以毁天灭地的愤怒,手指刚碰到门,却没想到身后居然被一个大的力气给扯了回去。

一夏这才回过头,看着陈方平面无表情的脸,这时候还是一脸茫然的模样,她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男人一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仰起脸,那眩目的笑容瞬间释放出来,好像夺目的阳光。

陈方平心中一动,但是依旧伸手紧紧的拉住一夏的包包带子,怎么都不松手,一夏急得都快哭了,论力气的话,自己是怎么都比不过陈方平,干脆一记拳头伸出去,想要来个虚招让陈方平松手,但是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上当。

“陈方平,你松手好不好,我快要迟到了!”

一夏干脆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的男子,晶莹的眼泪就在眼睛中回环往复,就好像瞬间能掉下来一样,真的是我见犹怜,可是陈方平却是毫不动容,反而是嘴角似乎微微扯动了一下,却是不动声色的那种。

“先吃饭!”

不得不说,陈方平的话语真的很少,尤其在这种情况之下,处在不高兴中的他,还能够勉强说出这几个字,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一夏并不了解陈方平的脾性,或者说,是她已经忘记了,忘记了这个男人曾经的那些习性。

“可是我上班要迟到了。”

一夏看着面前已经阴鸷下来的表情,说话的声音几乎都不敢放大,所以就低低的说出声来,她希望自己能够得到陈方平的谅解,但是这个人心中想的却是有关于她的健康,而一夏并不知道。

可是看着陈方平丝毫不退让的模样,忽然间,一夏直接就火了,那种被阻止的愤怒是怎么都挡不住的,就好像是一个着火点,只要稍微被点燃就能天崩地裂,瞬间燃起滔天大火一样。

“我跟你说我要迟到了,我不要。”

一夏使劲的甩开陈方平的手,然后直接就跑出去了,那种不想要被束缚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根紧紧勒住自己脖子的感觉一样,那么的让自己瞬间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一夏直接跑下楼,紧紧的甩开身后的建筑物,就好像是要甩开什么要命的东西一样,没有回头,没有犹豫,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不舍,就那么直直的跑出去,就好像从此都不要再回来。

陈方平已经被叶一夏的那种反抗给吓得直接愣住了,这样子的情景或许对一夏来说是陌生的,但是与自己来说却是很深切的而又难以忘怀的一段恐怖的记忆,这时候的叶一夏让自己想起了,那个自己当初听到了她决定离开的那一瞬间的害怕。

陈方平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被甩开的大门,楼道已经完全失去了那个人的身影,陈旧的楼道里除却了透漏在阳光中的尘埃之外,一片虚无。

安静的就好像是从未有过什么一样,那个姑娘就好像是从未出现,陈方平的脑海中已经一片黑洞,原来自己终究是留不下吗,就连自己这么用力的挽留,最终都是什么都没有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