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佳妻速成记 > 第五十四章狡黠狐狸

第五十四章狡黠狐狸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那么,陈是打算向一夏求婚吗?”

看着面前狡黠的小姑娘不紧不慢的拿出那枚陈方平历时准备了好久的钻戒,一夏是没有很明显的感觉的,甚至反而在心中深深呼吸一口气,只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好。

陈方平也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就算心中不满意,但是他的面上是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的,能够让这个人大悲大喜的催化剂只有一个,那就是叶一夏。

看着面前抱着露易丝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的叶一夏,陈方平的心中若是没有一点失落那才是假的。

他也是清楚,今天自己的举动或许有吓到叶一夏,但是那种侥幸心理却是存在的,他觉得要是叶一夏能答应了最好,就算不答应,但是已经埋下了伏笔,后面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怎么着也能在以后的娶妻路上轻松几分吧!

只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露易丝,我觉得你真的很不乖,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这次是你偷偷跑出来的,否则你的父亲一定会打烂你的屁股。”

陈方平面对这个狐狸一样的女孩子,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情怀,反而看着她白皙手指上缠绕的那枚戒子内心恼火不已,只不过强忍着不发作,但是看着那枚戒子被随意的晃来又晃去,陈方平真的很恼火。

西餐有多难吃,一夏是听说过的,而且在四大文明古国中,现在的中国尤其以她的美食而文明世界各地,所以现在那个叫做“吃货”的词语,已经很不陌生,已经在广大人民的民间文化中流行开来。

一夏喜欢美食,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吃货”,而是因为一夏想要认真的讨生活,想要精致的对自己,这是在她那一次经历生死存亡之后认真体悟到的一种生活方式。

当一夏端着那几盘色香味俱全的炒菜出来的时候,一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的那只小狐狸眼神中毫不掩饰的那种好奇,甚至是口水直流的那一幕情景就已经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

只不过她的身子还是像是被胶水粘在凳子上一样,佯装的坐得很端正,那种属于真正宫廷贵族礼仪的坐姿,一夏看着都有些觉得腰酸背痛,一种心疼的情绪透过自己的眼神就那么直直的投射出来。

对于露易丝这样看似身份高贵但是却没有真正完全属于自己自由的生活,一夏竟然会有种感同身受感觉,即使这种感觉令她很是不解,但是那么明显强烈却是怎么都无法轻易地忽视的。

不同于西方的用餐礼仪,中国老祖宗一直以来的用餐工具就是那么一双源远流长的竹制筷子,所以看着面前努力却用不好的小姑娘,一夏直接以身试法,直接用勺子把每个人手中的筷子换下来,就连陈方平都不例外。

陈方平在接受到一夏掌心柔腻的触觉时,心中那股子别扭直接就像是被一股风吹散一样,心中都是恍惚的幸福。当一夏把勺子递给露易丝的时候,小姑娘一双湛蓝色的漂亮眼睛就好像是看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定定的盯着一夏。

一夏满脸的疑惑,还以为自己是哪里做错了,难不成这姑娘不喜欢用筷子取代勺子,可是要是不换,照她那不熟悉的技巧,就算今天把桌子捅破了,那饭菜也是一口吃不到啊!

谁承想小姑娘却是傲娇的一扭头然后低着头开始一粒米一粒米的慢慢的挑起饭来,一夏没有忽视小家伙的眼中似乎一闪而过的晶莹,可是那种场景也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就好像从未出现,只不过是一夏的幻觉一样。

在中国的餐桌上,虽然老祖宗始终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但是在一夏的心中,原本就因为忙碌而没有相聚的时间,好不容易找到饭点大家聚在一起,怎么可能冷冷冰冰的吃个饭然后继续各奔东西。

一夏不知道陈方平是什么感觉,但是自己确实做不到那么刻板,况且一夏虽然忘记但是陈方平依旧对于这种所谓的礼仪也是不赞同的,从他对于一夏的喂养原则,这就是一个坚定鲜明的表现。

露易丝用着勺子明显比起筷子来得容易的多,所以她可以尽量的食用着自己喜欢的小菜,一夏不知道,从这个时候起,这位露易丝公主已经将一夏划分进自己人的范畴。

一个勺子产生一个好感,一个好感从此好处无限。

夜晚的时候,陈方平再一次看见露易丝的时候,几乎有一种奔溃的感觉,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有颜色啊,竟然直直的闯进别人的卧室来,不是都说国外的孩子很早熟吗,为毛这会儿没有体现出这个真理。

一夏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姑娘,那么惨惨淡淡的抱着一只大枕头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顿时心中的那股似水柔情源源不绝的奔涌而来。

等到陈方平被扫地出门的时候,一脸恨恨的看着扮着鬼脸的小姑娘,刀子似的眼神射过去却也是不管用的,因为房门已经被关上了,小姑娘欢欢喜喜的挤走陈方平,然后扑上了一夏的床铺。

夏天的薄被子凹显出小姑娘玲珑有致令人血脉喷张的好身材,一夏看着都觉得心跳个不停,更何况是这孩子还双手紧紧的环着自己,那种惊心动魄自不必说。

“夏夏!”虽然是一口的洋文味,但是一夏还是能听出来这是叫自己的名字,这孩子是在和自己说话,因为转过头来尽量保持镇定的看着面前摄人心魄的那双湛蓝色的大眼睛。

忽然间房间的灯光在顷刻之间就灭掉了,方才还亮堂堂的屋子一瞬间就变得黑乎乎的,电闪雷鸣的强光透过守卫薄弱的窗户,更加有一种狰狞的意味蕴含其中,夏天的雨真的是说到就到啊!

一夏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一双纤细的手紧紧地抓着,那种要命的力道要不是自己有些底子,真的能被抓断。那种孤独无助的颤抖,对于一夏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几年前的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一夏没有多说话,只是静静的温柔的揽住怀中的小姑娘,慢慢的才察觉到那具纤柔身板稳定下来,没有继续的颤抖,一夏的双手却还是不紧不慢的轻轻的拍着小姑娘的脊背,在继续安抚她。

一夏的面容在黑暗中没有谁能窥见,若是陈方平这会儿出现的话,他一定能看见自己最心爱的姑娘原来已经假装出来的安然坚强都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那种被时间磨砺过的孤独无助,要么完全不显现出来,要不就能淹没全部,让天地都为之动容。

有的人在受过伤害之后,她会将这些苦痛牢牢的压抑在心中,不诉说也不会轻易得外漏,更不会很明显的表现出来,不是因为她不知道疼,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受到伤害是因为没有心疼自己的人,没有能够帮自己承受的人,没有真心愿意和自己分享的人,说了也是白说,为别人的生活徒增笑料罢了。

第二天当叶一夏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昨晚的小姑娘就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的单纯的想想罢了。

就像是一夜春梦了无痕,过去了就是没有了,不再回来。一把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经过雨水冲刷的一片生机,忽然间又觉得自己真的是醉了。

或者说是已经不清楚了,在那个完全失去一切的时候,一切都重新开始的那瞬间就已经不清醒,如痴如醉的活着了。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就好像没有人烟的气息一样,一夏忽然间就有些失落了,打开冰箱才发现冰箱里的食物全都是生冷的,没有一件可以直接拿出来吃的。

到处都是一片萧条的景象,那么的荒凉,就好像这里从未有过人一样,一夏看着冰冷的牛奶,慢慢的将它们塞进微波炉。这才多久啊,自己竟然已经这么习惯陈方平的存在,甚至有些离不开。

这早上,那人不在,自己竟然脸早饭都成了一个大问题,一夏心中的那股子莫名的慌乱再一次像是龙卷风一样完全袭击了她所有的神智。

干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连下楼吃饭的欲望都没有了,直接到了一杯开水慢慢的品着,然后就去了自己的书房,打算看看那几本新的书,毕竟即将要进行买断的书,是需要自己仔细审核的。

陈方平已经将露易丝送到了机场,可是这个姑娘却是一脸的不情愿,反而还是那种一副特别鬼精鬼精的模样,陈方平看着面前的姑娘,干脆直接叫方回过来,亲自将她押送会国。

看着进入安检口的那两个人,陈方平叫了几个人继续跟着方回和露易丝,以免路上会出什么事,毕竟那丫头的身份摆在那里,要是有什么事情,那可真的是要出大事的。

一夏直到觉得腹部难受的时候,并没有在意,因为这种事情经常见,但是隔了半个小时,却发现这一次的疼痛来的那么的轰轰烈烈,根本就不是依靠强忍的扛过去就能行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