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 > 273.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哦(5100)(一定要看!)

273.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哦(5100)(一定要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彼时,小小只的女童,已然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在一所还算不错的私立高中就读。

——日国私立高中的教学质量往往比公立高中好上许多,但是同样的,学费也要高昂许多。

得益于雨宫瞳逐渐摸清了牛郎这个行业的窍门,慢慢成为店里吸金能力较强的牛郎之一,他才能负担起妹妹的学费。

少女本来不愿意让哥哥如此辛苦,宁愿去读稍差些的高中。

但在雨宫瞳的强硬要求下,她只好答应了哥哥,并且决定好好读书,等到考上一个好大学后,赚更多的钱来报答哥哥。

这天,正是周末。

少女凭借自己的努力,在期末考试中获得了优异的成绩,而且拿到了一等奖学金作为奖励。

前段时间,奖学金刚刚发下来,她就打算给哥哥一个惊喜。

两人一起上街——对工作时间通常在深夜和凌晨的雨宫瞳而言,他也很久没有和妹妹一起逛街了,他把这当做是对妹妹的弥补之一。

小女生什么的,不就应该喜欢逛街吗?

就是雨宫瞳今早四点才睡,未免有些困倦和疲惫,打不起精神。

眉角带痣的少女非常体谅兄长的辛苦,还因此稍稍窃喜,这样她的计划就更容易实现了。

果然,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

一切都在按她预料中那样,顺利的发展。

少女暂时支开了哥哥,用极快的速度去一家宠物店里买到了一只灰色的小狗——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是以也不需要花太多的钱,她的奖学金加上平日里的一些积蓄,就足以支付。

而顺带一提,雨宫瞳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小动物,之前路过这家宠物店时,就盯着这只小狗看了许久。

可能在他看来,他们和这种小动物之间,有某种特殊的相似之处。

只是雨宫瞳没想到,这样的小动作,却是被妹妹默默的记了下来并且打算作为惊喜送给他。

事先少女就找店员了解了情况各方面的审核都通过,还签了合同就差把这只小狗领走了。

为了突出“惊喜”这一点少女还特意找店员要了一个比较封闭的宠物箱——一种小箱子似的东西,用来搬运这类小型的宠物。

“你要乖哦~”

少女对装进箱子里的小灰狗轻声说道还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等下先不要叫出声呢!”

“嗷呜......”

小家伙发出了轻轻的呜咽声,但这只小狗的性格确实很是温顺竟然没有太过害怕。

而且似乎真的听懂了女孩的吩咐在那之后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带着这箱子,少女来到了和哥哥约定好的地方,等待哥哥的到来,再用藏在身后的“惊喜”吓他一跳!

光是想到哥哥被吓一跳的画面女孩嘴角就不自禁露出一抹笑意。

只是大概因为雨宫瞳今天的确有些疲惫而且女孩为了防止意外,约定的时间靠后了一些,等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没能看见哥哥的身影。

“好慢呀。”

女孩的嘴巴撅了起来,快要能挂住一支铅笔了不自觉的原地转来转去。

即便知道这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准备的惊喜迟迟没有送出去还是不免让她有点小焦急。

产生了些意外的担心——哥哥他,该不会被什么坏女人盯上了吧?

男孩子出门在外也要学会保护自己。

女孩可是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忽然,少女的余光瞥见哥哥的背影从一条小路上一闪而过并且像是钻进了一个小巷里。

“咦?”

她很疑惑。

雨宫瞳的背影,她又怎么会认错?

哥哥,去那里做什么?

难道,他也为我准备了什么惊喜吗?

少女在心里想着。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而且在过去也发生了不只一次。

她的心里充满了被关切的暖意,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带着手上的箱子,往那条小路上走去。

女孩对雨宫瞳实在是太信任了,以至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那道背影到底是不是雨宫瞳本人。

只是走进小巷后,她依旧没见到哥哥的身影。

少女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继续向里走去。

突然!

在小巷的一个拐角!

一块沾染了刺激性气味的棉布,突然捂住了女孩的口鼻。

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强烈的眩晕感就从脑海传来。

“抓到了。”

少女残存的意识,听到旁边一个陌生的男人说道。

剧烈的不安和恐惧,在她心里爆发出来,她瞬间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机。

身体突然爆发出一股不知从哪来的力量,拼命的挣脱了男人的束缚,把他摔在了地上。

随后慌不择路的向外跑去,就算在这时候,她竟然还没有忘记手上的那个宠物箱。

“哼,不愧是那位大人挑选的目标。”

男人冷漠的说着,语气里带着几分羡慕。

“这样的天赋,果然是上好的材料。”

“天赋”“材料”......他说着少女根本听不懂的词语,女孩也一点都不想听懂。

女孩只想快点跑出这条小巷,摆脱这个陷阱。

可在她的眼中,这条短短的道路,却变得无比漫长,不管迈出多少步,都无法逃离。

这并不是小巷变长了,而是女孩的脚步变慢了。

即便在少女无意识爆发出和超凡相关的力量后,她的身体毕竟还是脆弱的,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刺激气体的影响,浑身愈发无力,每一步都像是灌了铅,以至于眼前的小巷虽然很短,但恐怕她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女孩终于跌倒,狠狠摔在布满污水的地上。

肮脏的恶臭气息,钻进她的鼻腔。

她抱住了小小的宠物箱,意识越发涣散,将要陷入彻底的昏迷。

但正如男人所说,她具有极强的超凡天赋,使得她还能保留最后一线清明。

“哥哥......”

她喃喃着,四肢并用,用无力的身躯,极其狼狈且丑陋的向外爬去,就连手指都在颤抖。

“哦,用了那么大剂量,还是能保持清醒吗?”

小巷的那头,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真不愧是有天赋的人呢!令人羡慕啊!”

“切。”

男人从地上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这是女孩挣脱时对他造成的伤害,那一瞬间的超凡能力,就已经不容小觑。

走了过来,语气颇为不善。

“我能先教训她一顿吗?”

“这可是那位大人挑中的目标,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就随便你。”

女人冷冷的回应道。

听到“那个大人”这个称呼,男人浑身打了个寒颤,对那一位他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

但就这样算了,他又有些不太甘心。

男人低下头,意外发现女孩紧紧抱着一个箱子。

“嗯?这是什么?”

男人踢了踢女孩的身体。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抱紧了手里的箱子。

她越是不肯交出来,男人就越是想看。

他本就是行事毫无顾忌的X教徒,直接想从女孩手里抢走,受到了意外很大的阻力。

“该不会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这激起了男人的施暴心理,对地上的女孩拳打脚踢起来。

“快把它给我!”

女人只是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你打算怎么和那位大人交代?”

“放心,我有分寸的,就说是她逃跑的时候弄得不就好了?”

男人残忍一笑。

“而且,我只是想得到这东西而已。”

“别把她弄坏了就好。”

女孩身上多出了数道淤青,痛感无时不刻在刺激她的神经,意识慢慢沉入麻木的深渊。

小小的宠物箱,也终于被男人拿到手里。

“这是个什么?”

他有点疑惑,但很快就意识到,里面装着一只活生生的动物。

打开拉链后。

“汪呜!汪!!!”

灰色的小狗在箱子里努力发出警告的叫声。

如果它是一只体型巨大的大型犬,例如强而有力的藏獒之类,或许能对这个成年男子造成某种威胁,但它不过是一只平平无奇的普通小狗而已,或许还是只杂种,而且它亲眼看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年。

尽管是这样的它,竟然有勇气对健壮的成年男人发起咆哮,甚至还想跳起来咬他一口。

“什么嘛!?”

男人懊丧的叹息,十分失望。

“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就只是一条狗啊!”

随后,没有丝毫犹豫的,把拉链拉上,把宠物箱丢弃在地上。

女孩心里轻松了一些。

可很快,男人就转过身。

“这小东西,看着还真是碍眼。”

他高高抬起了脚,用力的一脚踏下,里面传出小狗的呜咽声。

紧接着,一脚,又一脚。

连同那个箱子一起,幼小的生灵变作了一滩模糊的血肉。

即便被殴打都没有哭泣的女孩,泪水终于从眼角滑落,用旁人无法听见的声音喃喃着。

“小狗......我的小狗......”

记忆在这里停顿,下一次睁开眼时,女孩便已经置身于阴冷漆黑的地下室。

“你好。”

衰老的老人察觉到少女的苏醒,亲切的打招呼道。

他的手里似乎在忙活着什么。

女孩茫然看去,那是一个类似于手术台的设施,而在手术台之上,躺着的是一男一女。

正是把她绑架走的男人和女人。

只不过现在的他们,双目失神,面色铁青,呼吸停滞。

大概是死去有段时间了。

腹腔内被破开一个老大的口子,似乎把肠子取了出来,又把某些特殊的东西装了进去。

这幅画面的血腥程度,远超女孩的承受能力。

汹涌的恶心感从喉咙涌上,但又被硬生生的堵在喉咙边,怎么也吐不出来。

“抱歉抱歉,让你见到了这种画面。”

头发花白的老者慈祥一笑,嘴上说着抱歉的话,但是却怎么也听不出任何的歉意。

而且加上他那双满是被鲜血染红的手术手套,这样的画面就更显得惊悚恐怖。

“幸好我早有预料,对你的身体做了一点小小的处理,这样你就不会吐出来了。”

“那么,等我再用他们做点实验,就会来处理你的。”

从这一天开始,便是少女的噩梦。

“谁......有谁来救救我?”

一个小小的希冀,从她的心底产生。

哪怕她知道,这希望无比渺茫。

光是目睹老人对那两具尸体的“实验”,女孩脆弱的神经都接近疯狂。

但因为老人做的手脚,她又保持着特别清醒的思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念头开始越发强烈。

“无论是谁,请救救我!”

一次、两次、三次......

乃至于无数次,她在内心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直到某一天,她的心愿,超越了一个极限。

“那么,我来了。”

饱受煎熬的少女,听见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一道虚幻的影子,出现在了这个逼仄血腥的地下室之中。

正是青野。

他目睹了少女所有的回忆,但只要当少女心中的期盼达到极致时,他才终于能进入这个梦境,而不是身为一个旁观者。

“你!你.......”

意外的是,这位为了苟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的老人,竟然能看见青野的出现,在短暂的惊讶后,露出痴迷的神色。

“原来,你才是最完美的材料!”

“有件事,我想做很久了。”

青野的心中早已失去了愤怒,因为他心中的决心无比坚决。

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起初青野会为他的罪行发指,但当法官宣判死刑之时,青野就不再愤怒。

因为,他的结局,已经注定。

青野甚至能用十分从容的态度,来面对眼前之人。

他最为清楚,自己的决心有多么坚决

此时此刻,青野就是要做老人的法官,就是要做他的行刑者!

下一瞬间,青野骤然突进到老人面前。

他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一拳就被击碎了头颅。

时间在此流逝了一秒,青野可以确认,在这个瞬间的老人,已经被他彻底杀死。

下一刻,青野的位置重新回到原地,老人依旧站在他的面前。

像是第一次见到他那样。

“你!你.......”

“原来,你才是最完美的材料!”

青野迅速理解了一切,由于他的介入,这个由回忆构成的梦境难以进行下去,所以自行恢复成先前的状态。

但梦境里的时间,却是切实的过去了一秒。

“不管多少次,我都会杀死你。”

青野的决心,比顽石还坚决。

......

像是只过去一个瞬间,又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

青野一次又一次的杀死眼前的老人,因此次数过多,青野甚至有闲心为他选择一些其他的死法。

比起他做过的事情,这样的惩罚,只能算是太轻了。

而一旁的少女,只是傻傻的看着青野,视线一刻没有移开。

即便是一秒一秒的度过,梦境也终究会有终结的时刻。

直到这一次,青野给了老人一个仁慈的死法。

他没有再次复生,而是像一块破抹布似的,被扔在地上。

这种异常的反应,令青野都产生了意外。

过去十几秒,才终于意识到——一切,都要结束了。

青野转过身,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遍体鳞伤少女身上的伤势,就一点点的消失。

似乎他每杀死一次老人,那些伤口就会少掉一些。

现在出现在青野眼前的,是一个完好无损的女孩,甚至还抱着一个装着小狗的宠物箱。

可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是青野极其熟悉的。

“青野君~”

依旧是那种娇媚的语调,句末的尾音都和青野记忆里的一般无二。

还有那颗醒目的美人痣,只有她是富江时,才会格外引人注目,挪不开视线。

可在现实里的她,明明......

“我就知道,青野君会来救我的。”

雨宫怜,或者是富江,她向青野走来,温柔的拥抱住青野。

柔软和温暖的触感不似作伪。

可是,这里不该是一个梦境吗?

有一个瞬间,青野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那么,我们做吧。”

富江突然的开口,妩媚的笑着,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要是连梦里都拒绝我的话,那我可太可怜了。”

青野蓦然觉得有哪里不对,而且......“做?”

做什么啊?

“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哦~”

富江依旧笑靥如花。

“没关系,我有好好预习过......”

————————————

次日清早。

冬日的阳光照进卧室,暖洋洋的。

青野从睡梦中醒来。

他浑身的发烧症状已经褪去,现在身体状态好得不能再好。

但奇怪的是,青野感觉怅然若失。

他还能清楚的记得梦境里发生的许多事情,但是到了梦境的终点,又好像遗忘了不少画面。

遗忘的,会是什么呢?

青野冥思苦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既然想不起来,那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青野依照惯性思维如此想着。

暂时抛开心中的疑惑,青野发现了新的奇怪之处。

胸口上,好像压着某种软乎乎的、面团似的事物。

有些格外沉重,令青野都有一两分气闷的程度。

身上像是压了个人似的,还被一双手环住了腰部?

青野差点都认为这是梦境的残留幻觉了——在梦里,他似乎也有类似的经历。

“我是睡迷糊了”

青野刚这么想,就从被窝里听到了清晰的呼吸声、心跳声,还有血液流动的声音。

灵敏的听觉,还捕捉到了一两声嘟囔?

于是,青野迅速掀开被子。

光洁的、熟悉得娇躯,正靠在他的胸膛上安心酣睡着。

大概是被冷气冻醒了,她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嘟囔着。

“早安,青野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