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地牢之战

第二百一十六章 地牢之战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但见胡言屈指一爪,一把拽过身前挡路的黑衣人,顺势一拳直冲黑衣人的小腹。那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小腹传来一阵翻江倒海的感觉,一声闷哼,捂着肚子缓缓跪倒在地。

胡言这一拳势大力沉,犹如雷霆霹雳。那黑衣人触不及防受此一击,顿时丧失意识,犹如一只煮熟的大虾,蜷缩在地,倒地不起。

一击得手,胡言也不多做停留,正欲对另一人动手。却被庄白一剑逼退

“胡兄弟,说好的一人一个,你可不能连我的也抢了。你先进去和筠儿汇合,这一个交给我了吧!”

胡言无奈的笑了笑,也不多言,点点头,撇过那黑衣人,一脚踹开虚掩的地牢大门,径直向地牢深处冲去。

胡言单枪匹马率先冲入地牢,却见地牢的大厅之中早已乱做一团,但他依旧一眼便看到了在人群中奋力冲杀的金凝筠。

金凝筠如同夜空中一颗耀眼的星,就算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依旧是那么抢眼,而她身旁围着三个黑衣人,功法尽皆不弱,三人成犄角之势直逼金凝筠。一时逼得金凝筠左右难顾,步步后退。

“凝筠师姐,我来助你……”胡言见金凝筠吃紧,担心有失,身形一展,如同苍鹰一般直扑而来。

胡言声如洪钟,在这空旷的大厅之中,犹如惊雷炸响。就连四周的人也被震得头皮发麻,金凝筠闻言,心中一喜,抬眼一看,果见胡言直冲而来,顿时如释重负,仿佛身后多了一双坚似的臂膀一般,让她无比的安心。

胡言身法极快,如同鬼魅一般,在人群之中穿梭,那四周想要阻拦胡言前进的黑衣人,刚要出手,胡言便如同一道残影一般从他的身旁穿过,再看时,胡言早已在几米开外。

“好快的身法……”

胡言此刻根本没心思和这些黑衣人缠斗,只想尽快赶到金凝筠身边。但似乎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围攻金凝筠的黑衣人似乎看出了胡言的意图,朝着另一个方向大喊道:“点子扎手,速速支援。”

而另一边一个黑衣人功法更为了得,以一敌众,竟丝毫不落下风。拳来腿往之间,竟有不少的茅山弟子倒地不起。

那黑衣人闻言,一圈击飞一个挡在身前的茅山弟子后,抬眼向胡言的方向看来,顿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愤然之色。回头对身后的几个黑衣人大喝道:“保护好师兄,我去去就来!”

“是!”那几名黑衣人答应一声护着伤痕累累的黑袍人向地牢深处退去。

而那名功法不俗的黑衣人却身法一展,飞身向疾驰而来的胡言扑了过来,双手成拳,急袭胡言的后背灵台穴。

胡言此刻周身真力高速运转,神识无限扩大,早将四周的一切尽收眼底。闻得耳后风响,也不敢大意,赶忙侧身躲避。

电光火石间,两人错身而过,胡言赶忙立住身形,抬眼向那偷袭自己的黑衣人看去。竟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要想过去,先得过我这一关!”那黑衣人一击不中,摆了个狮子搏兔式和胡言对峙道。

胡言眉头一拧,紧盯着那黑衣人,片刻后,沉声道:“是你。”

那黑衣人微微愣了愣,冷哼一声,也不答话。

“卑鄙小人,上次险些着了你道,哼,这次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了罢!”虽然眼前拦路之人全身黑衣黑裤又以黑布覆面见不得真容,但胡言一眼便认出了这黑衣人竟然是上次以毒烟偷袭自己的家伙,顿时怒火中烧,真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那黑衣人冷哼一声,右手一翻,一柄寒光四溢的长剑顿时落入手中。

胡言见状,也不敢托大,心中念动藏器咒,顿时身前火光灼灼,全身火光的龙魂斩妖剑带着震耳欲聋的龙吟之声,旋转着出现在胡言的身前。

胡言一把接过龙魂斩妖剑,冷眼看着身前的黑衣人,怒斥道:“那就让你试试我的宝剑是否锋利!”说着手中长剑一抖,身形一晃,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疾刺那黑衣人而去。

“来得好!”黑衣人见胡言来势极快,眉头微微一挑,赶忙向后急退两步,长剑一挽,一挑。一道罡风呼啸着从长剑之上激射而出。

无形剑罡最为致命,但胡言早窥得内中乾坤,手中长剑一收,一探,剑身之上顿时金光大作,一招仙人指路急施而出。

金色的剑罡脱剑飞出,直袭黑衣人射出的罡气,两道强大的力量顿时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轰!!!

一声轰鸣,霎时间整个地牢也为之一颤,顿时罡风四起,真力激荡。离得稍近的两方人员也受到了这爆炸的冲击,纷纷被撞得飞了出去。

但激战中的二人却根本不以为意,一招方罢,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冲至近前。你来我往,缠斗在了一起。

不得不说这黑衣人的剑法端的不凡,竟比辛未的剑法还要强上些许。胡言的剑法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锤炼,已经娴熟精纯了不少,但依旧被他压制得捉衿见肘处于下风。

但胡言却仗着龙魂斩妖剑之利,硬生生将劣势扭转,一时间倒也斗得旗鼓相当,难分胜负。

不过这对于胡言来说却并非一件好事,此刻金凝筠受到三人的夹击,自己一时间却分身乏力,难以上前相助,这不禁让胡言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战斗中最忌心浮气躁,稍有不慎,便会给对手可趁之机。胡言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终究不是那得道的高人,眼看金凝筠受困,却难以支助,不由得大怒。于是他将这满腔的怒气尽数发泄在挡在身前那黑衣人身上,一时竟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势,就连那黑衣人也被胡言这接近疯癫的打法搞得有些触不及防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喊杀声,庄白领着无数茅山派弟子终于冲破了黑衣人的防守,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地牢大厅之中。

庄白及茅山弟子的到来,顿时让正和黑衣人激斗的众人受到了巨大的鼓舞,让他们心里有了底,一个个竟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战力。

庄白自然也看到了正和黑衣人缠斗的胡言和金凝筠,稍作迟疑,便飞身向金凝筠方向冲了过去。

庄白知道胡言的实力,就算打不过对方,也有自保的能力,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事,而金凝筠此刻受到三名黑衣人的夹击,形势岌岌可危,稍作分析,他便决定先出手帮金凝筠化解危机,何况他和胡言还有赌约在身,他可不想到时候输了赌约,替胡言搓背。

有了庄白的助拳,金凝筠那边的战况顿时有了好转,原本被黑衣人压得步步后退的金凝筠终于有了喘息之机,虽然是二对三,但金凝筠和庄白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压倒性的。

战况瞬间逆转,转眼间攻防交替,原本步步紧逼的三个黑衣人,此刻却在庄白和金凝筠天衣无缝般的配合下被打得节节败退,很快便处于了下风,被打垮是迟早的事。

胡言虽然尚在激斗之中,但对于金凝筠这边的战斗却极为的关切,此刻见金凝筠的危机化解,顿时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焦躁之心也顿时一扫而空,深吸一口气之后,便静下心来沉着应战。

之前胡言凭着一腔怒火打了那黑衣人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沉着应战的胡言却更加让对手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胡言虽然筑基不久,但他体内所蕴含的真力却强大到令人结舌,充裕而凝练,根本不是一个刚筑基的修行人应该有的实力。

别人想不明白,就连胡言自己也想不明白。他也只能将这一切归功于九转凝元草所蕴含的灵力。

沉着应战的胡言,无论是身法还是招式,都有了质的提升,在强大真力的催动下,一招一式变得更具破坏力。就连那黑衣人也不敢倾缨其锋。只能暂避锋芒,左右闪躲,不与胡言正面交锋,只待胡言真力衰竭,在一鼓作气将其击杀。

但显然他这个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胡言的招式越打越快,越打越猛,真力如同泉水一般源源不断的从小腹之中涌出,那小腹中的光团却越发的光亮,丝毫不见衰减之像。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黑衣人越打越是心惊,才短短数日,胡言的功力竟然比之前提升了数倍还多,一时间他心里竟升起一丝无力的挫败感。

转头向四周看去,庄白带领的茅山弟子已经尽数涌入地牢,而地牢另一面也被从金凝筠带来的弟子占据。现在自己是腹背受敌,难以为继。

“难道今日天要绝我于此……”黑衣人心头一阵恍惚,回头看了一眼伤痕累累的黑袍人,眼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怨毒之色。

“要不是这个蠢货,我又何至于此。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真不知道大师兄怎么会将如此重要之事交给这个饭桶!”

黑衣人愤慨不已,却也无可奈何!对于师傅和大师兄的决定,他只能毫无条件的服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