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米小说网 > > 雾都夜谈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送别2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送别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只见得绿依周身时而绿光大作,时而金光冲天。两色光芒不断变换,不断纠缠,互不相让。却搅得绿依苦不堪言,冷汗涔涔。

胡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也无可奈何。

绿依既然选择如此,便只能由着她自己承受。胡言虽然心疼,却也只能袖手旁观,无法出手相助分毫。

胡言心疼不已,一旁的无求和紫菱,担忧之心却也不比胡言少多少。

“绿依坚持住,你一定可以的!”无求喉头滚动,银牙紧锁,双眼鼓胀,青筋毕露。

绿依却紧紧的抓着胡言的手臂,紧张的手心的渗出了细汗。

良久,绿依忽的周身一颤,周身的光芒陡然间消失不见。再看时小腹之处一团淡淡的金光萦绕,似有还无,若隐若现。

绿依低垂着脑袋,整个人像是刚从水池里打捞上来一般,狼狈而颓然。

“成了……”庄白见状,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胡言闻言,赶忙上前扶住绿依,关切道:“绿依,你怎么样?”

绿依抬起头,微笑着摇了摇头:“大哥,我没事!”

不过胡言却感觉绿依的状态却并不好,她脸上大汗淋漓,略微有些发白,嘴唇更是毫无血色,整个人有气无力的,好似重伤了一般。

胡言回头看了一眼庄白,犹疑道:“庄大哥,绿依为什么会如此?”

庄白拍了拍胡言的肩膀,沉声道:“绿依乃妖修,所持者乃妖丹也!要封印她体内的妖气,自然须得封印她的妖丹,而妖丹却是绿依之根本,封印了她的妖丹,自然会让她功力大减,身体虚弱。不过你大可放心,这并无大碍,少过几日,等她适应了,便会像之前那般活蹦乱跳的了。”

胡言皱着眉头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绿依道:“绿依现在感觉如何?”

绿依笑了笑道:“大哥,你放心吧,我并无大碍,只是感觉些许疲惫罢了。”

庄白蹲下身子,凑到绿依耳畔,轻声说了一段咒语,而后轻声道:“你可记住了?”

绿依微微点了点头;“庄大哥,绿依记下了。”

庄白笑了笑道:“绿依,现在你的妖丹已被封印,也就是说在封印未破解之前是无法使用妖力的。如遇危难,可念动此咒,便可解之。不过一旦解咒,这封印便再也无法恢复,慎用之。”

绿依感激的点点头:“多谢庄大哥,绿依了然!”

“那就好!”庄白笑着站起身,看了一眼胡言道:“胡兄弟,此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望请珍重才是!”

胡言抱了抱拳道:“庄大哥你放心吧,这邪神宗一天未灭,我们便有再见之日,到时候你我兄弟再把酒言欢并肩抗敌,何其美哉!”

庄白哈哈一笑道:“是了是了。到时候你我兄弟联手,定然会打的这些邪门歪道屁滚尿流。”

紫菱搀扶着绿依,眼巴巴的看着庄白道:“庄大哥,如若有空,你也可以和宁儿姐姐她们来清源宫看看。我清源宫虽比不得茅山壮丽,却也算是风景极美之所。”

庄白抚了抚绿依的秀发道:“紫菱,你们也要好好保重,等我养好伤,处理完茅山的琐事,如若有空,定然会上石蟆场清源宫拜会。早闻清源宫‘川主盛会'天下闻名,却一直无缘得见,到时候定然要去感受一番此等盛事。”

无求瘪了瘪嘴道:“庄大哥,川主会早已于月前召开完毕,你要去感受的话,估计也得等到明年了。”

无求的话,让庄白有些尴尬,他讪讪一笑道:“川主会虽然已经结束,不是还有上九会、清醮会、灯杆会什么的么?虽然我没亲身感受过,不过却早有耳闻。那可也是一等一的盛会呢!”

庄白的急智不由得让无求一阵无言,将众人也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无求笑着耸耸肩:“不过你这话倒是说的没错,清源宫每年的四大盛会,却也是热闹非凡。”

庄白暗暗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天色已然不早,于是抱拳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天色已然不早,各位早些上路吧。恕不远送,众位多多保重。”

众人也齐齐抱拳道:“庄大哥保重!”

别过庄白,胡言等人终于踏上了归途……

庄白目送众人远去,直到他们消失于青石板铺就的大路尽头,方才不舍的收回目光,转身向山门走去……

等到庄白走后,山门石阶后,一个小脑袋却鬼头鬼脑的探了出来,却是今早一直未曾露面的金宁儿,此时她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一番,却一跺脚,鼓着腮帮子,转身对其后满脸落寞的金凝筠道:“姐姐,你看这个臭家伙,说走就走,竟一点也不留恋。亏得我们对他这么好,真是讨厌死了。姐姐,我们快走吧,不然等他们走远,就追不上了!”

金凝筠抚了抚金宁儿的小脑袋,柔声道:“宁儿,你去吧,姐姐就不去了!”

金宁儿愣了愣,转而急切的道:“姐姐,昨晚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去找他们的么,怎么忽然之间又不去了?”

金凝筠微微一笑,目光望向胡言等人远去的方向,幽幽道:“姐姐又何尝不想和你同去,可是茅山如今风雨飘摇,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我若随你一起去了,茅山怎么办,难道你忍心让受伤的庄师兄一个人承担这个重任么?”

金宁儿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道:“师傅和师叔不是出关了么,而且还有正德和正才从旁辅助,还有什么担心的。”

金凝筠摇摇头道;“师傅和师叔虽然出关,但他们已经年迈,不能过于操劳,而且他们近期在修行茅山秘术,不能让他们为俗事过于分心。庄师兄又有伤在身,正德却太年轻,很多大事难以决策,正才虽然能担当一些事情,但整个茅山数百弟子,岂能由他一人承担。因而姐姐必须留下来。”

金宁儿瘪着嘴,一脸不高兴的道:“既是这样,那宁儿也不去了。宁儿也留下来和姐姐一起担起茅山这个重担。”

金凝筠却笑了笑道:“姐姐知道你有这片心就足矣,不过宁儿你心性浮躁,顽皮成性,留下来也帮不了什么忙,倒不如随他们一起去,或许对你的修行有一定的帮助。”

“可是……”金宁儿一心想和胡言等人一道去四处游历,但心中又不忍抛下姐姐一人承担茅山的重担,一时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金凝筠却笑了笑道:“去吧,就算茅山留得住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等姐姐帮师兄们处理好茅山的事情,如若有空,便下山来寻你们。”

“真的?”金宁儿略带怀疑的看了一眼金凝筠。

金凝筠笑了笑,伸出芊芊玉手,扬了扬小拇指道:“姐姐何时骗过你!?”

金宁儿心中欢喜,伸出小拇指和金凝筠勾在一起,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汪汪汪……”

金凝筠微微一笑,溺爱的勾了勾金宁儿的小瑶鼻,将挂在腰间的乾坤袋取下,往金宁儿怀中一塞道:“去吧,要不然他们可就走远了。”

金宁儿接过乾坤袋,胡乱的往腰间一系,点点头道:“那姐姐我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走远你再和师傅他们告知我的行踪。”

金凝筠笑着摇摇头:“姐姐知道,走吧走吧!”说着猛的转身,再也不在看金宁儿一眼。

金宁儿犹豫了片刻,一咬牙,飞身窜下山门而去。

等金宁儿走远,金凝筠方才回过头来,望着金宁儿离开的方向眼中早已是泪水满盈。

“宁儿,你可要好好的……还有胡言……”

“她走了……”这时,庄白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金凝筠的身后。

“庄,庄师兄……”金凝筠慌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珠,有些诧异的道:“庄师兄,你都知道了?”

庄白笑了笑道:“你们这点小把戏瞒得了别人,岂能瞒得了我!”

金凝筠俏脸微微一红,沉声道:“既然你知道了,为何不制止?”

庄白背负双手,极目远眺,一脸深沉的道:“正如你所说,宁儿这丫头,心思不定,就算强留下来,心也早飘到了胡兄弟身边。倒不如让她随胡兄弟一起出去历练历练,这反倒对她有好处!”

金凝筠微微一笑道:“还是庄师兄了解宁儿。”

庄白却将目光收回,定在金凝筠的脸上,柔声道:“其实你也大可一起前往。”

“我……”金凝筠张了张嘴,一时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咬着嘴唇,微微垂下了头,好让那如瀑般的秀发挡住脸上的落寞。

“哎……你啊……”庄白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你要是有宁儿一半的活泛便好了。”

金凝筠却苦笑不语。

见金凝筠不言语,庄白也不多言,沉声道:“既然选择留下来,便随我一起好好处理茅山之事吧。应该过不了多久,邪神宗就会大举来犯,到时候又将掀起血雨腥风。哎,也不知道我茅山派这次还能不能挡住这滔天的巨浪。”

“一定可以的!”金凝筠猛的抬起头,眼中流光溢彩,坚定不已。

“但愿吧!走吧,快变天了……”庄白幽然转身,缓步而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